水乡人家

第96章 不共(二更求粉红订阅)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是小人妹妹。”郭大全恭敬道。

????清哑直视夏织造,目光清澈,并无拘谨害怕。

????夏织造甚为惊异,微微颔首。

????“是用什么机子织的?”这次他是看着清哑问的。

????“是小人弟弟和妹妹改造的织机。”

????又是郭大全回答,一边指向郭大有。

????夏织造和内监们对视一眼:果然如此。

????他挥手示意郭家人起来,然后捻须沉思。

????略沉吟后,他才问郭大全——经过刚才对答后,他以为,郭家虽奉郭清哑为少东,郭守业又是一家之主,但主掌人事的却是长子——“你们献上来的织锦很好,乃本次织锦大会头等织料。只是,织锦大会自有规矩。本官问你,你们来此意欲何为?”

????他想先摸清他们的底细和意图。

????“意欲何为”四字让郭大全有些懵,竟不知如何接。

????他忙看向清哑。

????清哑道:“转让,合作,签约。”

????郭大全面色一振,立即躬身道:“大人,小的们是庄稼汉,从来只会种地,没做过生意。小的妹妹织出了这锦,送了来这里,多亏了大人们体恤百姓,不嫌弃我们没见识,还给了天字号的官帖,小人全家都感激不尽。大人体恤爱护百姓,小的不能没眼色,要是叫我们帮皇宫里织锦,累死累活一年下来,也就能织出几十匹。那不是耽误事么,还辜负了大人和皇上的心意。所以,小人想把这织锦和织机让出去。小人就不给大人添乱了。”

????夏织造双目迸出强烈光彩,疾声问:“当真?”

????鲍长史等人也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郭大全,好像盯着异宝。

????郭大全赔笑道:“哎哟大人,小人几个胆子,敢在这唬弄大人?不过大人,要是这法子使得,能不能让小人自己跟锦商们说?不怕大人笑话,小人还有点小小的要求。”

????夏织造笑道:“这是自然!岂能让你等白白献出织锦和织机。况这也是织锦大会的规矩:你若让出这织锦和织机。当由你和他们互相磋商,商定后交易。”

????他很喜欢这汉子,说话实在,没有弯弯绕。

????郭大全喜形于色。又谦卑地说道:“那小人就当着大人们的面说了,也好请大人们做个见证。还有,小人一家是乡下来的,见识浅,要是有什么说得不对。大人也好教训小人,当面改过。省得让人说小人不知天高地厚、不懂规矩。”

????这话更合夏织造心意,越发看他顺眼,遂和颜悦色道:“好,你且说来听听。若是要求合理,本官自会为你做主。”

????郭大全又施了一礼,才转过身去,看向郭守业。

????郭守业遂一挺胸膛,带头走向官厅外,站在台阶上。

????郭大全、郭大有一左一右护持着清哑。也走了过去。

????他父子隐隐将清哑簇拥在中间,面对下面无数锦商。

????清哑尚未病愈,苍白的面色衬得她眼睛格外深黑。

????她穿一身黑白锦袍、系黑腰带:锦袍乃是黑色打底,胸口处织着一丛白玫瑰;那丛花又以白色为底色,花茎和花叶都织成黑色,只花朵儿是白色。黑白二色搭配,简约出尘,在这锦绣争辉的会场中显得格外突出,还带着一种静穆和哀伤。

????她头上挽着男子发髻,只插了一根木簪。

????修长的脖颈。在这身黑白的衬托下,像天鹅一样优雅。

????下面人就见那个男装打扮的少女,如鹤立鸡群般静静地站在父兄身前,没有谢吟月的气势。却也没有一般村姑的腼腆局促;不像严未央火热直爽,也不似卫昭的冰冷。她就安静地站在那里,简约的黑白,凝练出萧瑟的寒意,让人感觉夏日的流火忽然没那么炽烈了。

????方初看着她那身袍服,心里又冒出个念头:

????她在祭奠逝去的爱情!

????清哑扫视了整个会场一圈。转脸对大哥点点头。

????郭大全便低声对郭守业道:“爹,我说了!”

????按理说这样的场合,该郭守业这个一家之主打头主事的。刚才在官厅,因鲍长史先问的郭大全,他不得不回话;现在对着众锦商,他就算被老爹委以重任,场面上也要先请示一番,以示尊重。

????郭守业半眯着眼盯着下面的谢明义,重重吐出一个字“说!”

????他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派哪个儿子或儿媳出头说话。

????郭大全便昂起头,脸上立即漾起一贯和气的笑容。

????然他到底只是个庄稼汉,面对锦绣堂六条回廊下伸出来的人头,有那么一瞬,他心神恍惚,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更不知都说了些什么。

????“各位老爷少爷们,我是郭大全。托官老爷们的福,运气好,前儿在拍卖的时候认得了许多人。我都记得你们的。也不晓得有没有人记得我……”

????认得众人与官老爷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没有人嘲笑他溜须拍马,都紧盯着他。

????沈亿三大声笑道:“大侄子,前儿不是说了,改天咱们去喝酒么。我还记着这事呢,怎能忘了你。”

????郭大全顿时高兴极了,忙道:“沈老爷你好呀……”

????郭守业见儿子有些飘,轻咳了一声。

????郭大全凛然,当即收回心神,话锋一转,“……才刚大家都瞧见了,我们家送来的织锦。才刚我们对官老爷说了,我们是乡下种地的,没那么大的家业,也没那么多人做这织锦生意。我们就想把这织锦和织机让出去……”

????下面一阵骚动,有人高声问“拍卖?”

????郭大全急忙提高声音道:“不是拍卖,这个不要钱的。这回我们不像先前卖竹丝画那样拍卖,我们就是把这织锦和织机让出去,有两个条件……”

????这下,下面骚动声更大了。

????沈亿三问:“大侄子有什么条件?”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息收声,望着郭大全。

????别说是后面地字号和人字号廊亭里的人了,就连前面十大锦商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官厅台阶上那一家。韩希夷轻摇折扇的手动作有些僵硬,脸上笑容好一会没波动了;卫昭凝神之际,面色更冷了;严未央两眼火热——不管什么条件,她今天一定要拿下郭家的织锦技术和织机图纸!

????只有方初,紧闭嘴唇,唇线刚硬。

????他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被他硬生生压制,只待郭大全说出那条件,便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

????凝神蓄势之隙,眼角余光瞥向隔壁。

????隔壁,谢吟月也是一样肃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