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98章 你比我皮肤好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道:“你不试,怎么知道自己考不好呢?你要心里真有王姑娘,考试又算什么。你又不笨,那些书又不是读不懂、记不住。”

????方制想了想:不是他自负,他真要静心读书,未必读不好。

????他便道:“考科举就不说了,考完了呢?去做官吗?这我不行。”

????清哑道:“你平常油奸耍滑,挺适合做官。”

????这话不但让方制窘迫,还引得两位王大人一阵咳嗽。

????方制坚决道:“弟弟不愿做官。”

????方初严厉道:“做不做官到时再说,你该先考个功名,以免王姑娘被人耻笑,说嫁了个无用夫君。王家世家大族,不缺你一个做官的女婿。然王姑娘是书香世家出身,你是锦商世家出身,王姑娘因为你受了委屈,你便不能为她努力付出一二?当初你大嫂被方家为难,她是怎么做的,你都忘记了?大哥我也被郭家为难,我也没有退缩!”

????清哑道:“对。王姑娘被人嘲笑,你不为她出头?”

????方制终于被哥嫂激发了血性,霍然站起来,怒道:“不就是进士吗?有什么难的,爷就考一个给他们瞧瞧!”

????一怒之下,把“爷”的称呼都带出来了。

????好大的口气,引得王大人和王源又一阵咳嗽。

????方初道:“先考了再说,光说大话没用。”

????……

????半个时辰后,亲事总算议定。

????既然亲事说定了,两家就是亲戚了,该有的礼数便不能缺,故而方初几人告辞时,王家子侄辈都被叫出来相送。

????众人得知亲事议定,都不敢相信。

????尤其是王琨,若非王家平日最注重培养养气功夫,讲究含而不露,简直要捶胸顿足骂没天理。

????他眼神不善地盯着方制,想这家伙真要成他妹婿了?

????越想越不忿,忍不住念叨:“癞蛤蟆终于吃到天鹅肉了。”

????他养气功夫比上父辈功夫深厚,动静大了些。

????动静一大,便露了行迹。

????众兄弟都朝他看过来,连王大人也威严地看过来,不悦道:“润之,怎么了?”颇有责怪他在客人面前失礼的意思。

????润之是王琨的字。琨即美玉。玉,石之美者,玉有五德:仁、义、智、勇、洁,其中仁是指“润泽有温,仁之方也”。这王琨性子跳脱,言语犀利不饶人,长辈便赐他小字“润之”,希望他性情温和,常保“平和心态”、具有“仁爱之心”。

????不过,长辈的一番苦心好像白费了。

????王琨很怕这个大伯,忙赔笑道:“侄儿……没想到……”

????谁都明白他未尽之言:没想到会和方家做亲。

????王大人觉得他无礼,把脸一沉。

????王琨急忙补救道:“侄儿是觉得方兄太过美丽了,瑛妹妹有些配不上。不过还好,承蒙方兄不弃,总算做成了亲。呵呵……”

????他嘴损惯了,明明是想补救的,话出口却变成了嘲讽。

????王家年轻辈都拼命忍笑,忍不住的便扭头,或者垂眸。

????方制气得俏脸通红,桃花眼喷出火来。

????方初也很不悦,又不好回击,今日两家结亲,若他在王家逞口舌之利,纵然占了上风,也会让人觉得不够大度、斤斤计较。

????王琨虽然说的含蓄,清哑还是听懂了。

????不就是说她小叔长得像女子、娘娘腔么。

????她便打量王琨:这小子也长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大户人家的孩子除非特别粗犷的,一般都养得这个样儿——也像小白脸。

????小白脸,是她前世对秀气男儿的统称。

????王琨见她盯着自己看,忙摆出正经样,又淡笑着朝方初看了看,似乎说“你夫君在旁,你这样盯着别的男子看合适吗?”

????众人都发现织女异样,都注视清哑,看她怎样。

????方初虽不知清哑为何看王琨,但总不至于是喜欢上他,因此装没看见,只和王源寒暄,说会尽快写信给父亲,告之亲事。

????王源见清哑盯上了儿子,却警惕起来,不等他想法子打圆场岔开,就听清哑对王琨道:“你长得也很白,皮肤比我还好。”

????王琨淡笑挂不住,变脸又突兀,神情僵住。

????清哑说完,在紫竹、水竹伺候下,优雅地登上马车去了。

????方初也如无事人一样,向王大人等躬身道:“晚辈等告辞了。请王大人和夫人留步。”又朝王家小辈团团一揖,也登上马车。

????上了车后,才回身叫方制“还不走!”

????早有人拉过马来,方制便也告辞,翻身上马。

????临去时,他扫一眼僵成一片的王家兄弟,心里那个美啊,想“大嫂真是我亲嫂嫂,帮我报仇。瞧这舅兄脸苦的……”

????他也不想想,从来只说亲爹亲娘,没听人说亲大嫂的。大嫂是亲的又怎样?有些大宅门里,越是亲大嫂,才越嫌小叔子碍眼呢。

????等方家马车走后,不知谁先“噗嗤”一声笑起来,然后接二连三的,众人都跟着哄笑,且是看着王琨笑,伴着嚷嚷。

????“比我皮肤还好……哈哈哈……”

????“五弟你皮肤比郭织女还好,你足可自夸了。”

????王琨气道:“这郭织女……真真……”

????王大人喝道:“真怎么了?你也当她是个村姑好欺负?”

????哼了一声,甩袖进屋。

????王源夫人瞪了儿子一眼,低声对大太太道:“这郭织女果然名不虚传,言语率直。上次对郡主就是这样。每次话不多,词锋也不犀利,却能切中要害,叫人难以应对。”

????大太太意味深长道:“她其实眼明心亮。”

????能走到这一步的女子,肯定不会傻呵呵的。

????方初兄弟和清哑从王家出来,那雪下得越发大了,无声无息却又轰轰烈烈,看去十分壮观,且喜气洋洋。 △≧△≧

????方初便叫方制也上车。

????方制和哥嫂挤在车内,顾不得窘,一直浑浑噩噩。

????他到现在还不敢确认,他真要和王姑娘定亲了。

????他仿佛还身处王家厅堂,端坐笔直,手搁在膝盖上,时而微笑,时而沉吟;时而蹙眉,时而展颜;又自言自语,不知咕哝什么。

????清哑和方初坐在一起,手拉手,很有默契地不去理会他,看他那魔怔的样子,想必问他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所答非所问。

????********

????早上好,原野感谢朋友们对水乡的订阅、打赏和投票支持!双倍月票只有两天了,手里有月票的支持下水乡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