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02章 不肯吃亏的主儿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心想,少年识人不明,喜欢的可不是真正的吴青梅。

????他并未反驳崔嵋,只说自己不能做主,要去信问岳父和舅兄,谁知湖州那边岳父有没有帮郭勤定亲呢,别仓促再出岔子。

????崔嵋道,这是应该的,遂约定过几日再来。

????方初送走了他,立即进内院找清哑。

????一入内院,便听见上房传来笛声。

????方初便知道清哑在跳舞。

????以前清哑总是无声自舞,少了节奏感也少了激情。后来方初挑了紫竹这批丫鬟,在调教时便命她们学习音律,吹弹都有。其中水竹吹笛,在清哑指点下学了不少曲子,常为清哑伴奏。

????方初走进上房,拐向西边。

????紫竹和水竹坐在外间临窗大炕上,水竹在吹笛,紫竹在做针线。方初停步,看向紫竹,目带询问。水竹不停,依然吹她的笛子;紫竹却下了地,冲方初福了一福,又点点头。

????方初便知道,里间只有清哑一人在。

????若是有别人,紫竹肯定会拦住他的。

????他便走进去,到门口抬眼看过去:这屋子除了临窗大炕是原本就有的,其他一应家什都被搬走,地下铺着平滑的木地板,最里边靠墙边铺着一大幅羊毛地毯。屋子中央,清哑穿着宽松单薄的碎花衣裤,正张开双臂,踮着脚尖随那盘旋的笛音不停旋转。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圈,她转得不晕,他看得眼都晕了,不自觉嘴角漾起笑意。

????清哑发现他来了,脚下滑动,朝他转过来。

????一直滑到他面前,他伸出双手扶住她腰,顺势一转,便带她闪进去,站在外面看不见的视角,低头看向她的眼睛。

????她脸上红扑扑的,满是运动后的绯色。

????睫毛下的眼眸也格外水润,带着笑意。

????他眼神便深暗起来,自两手一搭上她腰,哪怕隔着一层薄薄的棉布,触及棉布下面优美紧致的健美线条,他也控制不住地蠢蠢欲动。

????她跳舞时,是最能撩拨他情动的时候。

????可是眼下,他当然不能恣意妄为。

????他右手便上下滑动,感知她腰线的起伏和顺滑。

????她双手扶住他肩头,依然踮着脚,笑问:“从哪来?”

????方初到底忍不住,低头含住那红唇好一番辗转,直到她窒息开始推他,他才放开,轻声道:“书房。刚才崔嵋来了。”

????清哑喘息问:“姑父的……丧事?”

????她觉得崔嵋来,肯定是为了和方初商议送林姑父灵柩回乡这件事,林亦真怀孕了,无法离开;林亦明也不行,只有委托方家人了。

????方初摇头道:“不是。”

????先放开她,然后将披风两边一牵,像蚌壳似的张开,将她整个儿包裹住,紧紧圈在怀里,才接着道:“他是受吴尚书委托,来……”

????一面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清哑敛去笑容,恢复安静的神情。

????她觉得这事还是要让大哥和郭勤自己决定。

????她不喜欢专权揽事,更不会替人做决定。

????她相信大哥和郭勤,尤其是郭勤,这个侄儿从小就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就算一时不妨吃了亏,过后也要找回来。

????她便道:“晚上写信给大哥,问他怎么办。”

????方初道:“我刚才就这么告诉崔嵋的,说要派人回去问一声岳父和大哥,不然大哥在家给郭勤定了亲怎办。毕竟吴姑娘之前嫌弃郭勤,郭家没道理指望这门亲,巴巴地等着她。”

????清哑道:“嗯。吴家真要嫁……”

????方初忙道:“除非他们主动来提亲,这事不能让步。”

????清哑怀疑地问:“他们会主动来提亲?”

????这也太丢脸了,不符合官宦人家的行事方式。

????方初讥诮道:“原先不会,现在很难说。——王家把女儿都许给方家不成器的庶子了呢。还有勤儿,他也不是个好说话的,轻易不会让步。哼,吴青梅一定要嫁给他,将来有她好受的!”

????若吴青梅是他妹妹,他一定会阻止她嫁给郭勤。

????真不知吴家哪来的自信,觉得郭勤会接受他们的女儿!

????清哑笑了,轻松不少。

????侄儿能干,她自然就少操心些。

????她右手握拳,照他胸口轻轻捶了一下,道:“你不许偷懒,多想想法子帮勤儿。他年纪小,我怕他吃亏。”

????方初微笑道:“之前我就写信给大哥说了此事,不知大哥帮郭勤定亲了没有。只怕没合适的,否则胡乱娶一个,还不如娶吴青梅。等他们信来,咱们就好见机行事了。”

????清哑听了更放心,因站久了感觉到寒意,遂抱紧他腰取暖。

????方初忙道:“快去洗澡,不然该受风寒了。”

????依然抱着她送进洗漱间,一大浴桶热气腾腾的水早备好,清哑便脱了衣裳泡进去,舒爽地出了口气。

????方初趴在桶旁陪她说话,继续分析这件事。

????这件事他只能出主意,却不能越俎代庖。

????郭家还是根基太浅了,岳父和几个舅兄应付市面上的人事绰绰有余,若是涉及背景和人事复杂了,他们应付起来便有些吃力。好在这事他早在吴尚书来道歉后,就已写信给郭大全详尽分析过,希望他和郭勤已经拿定了主意。

????说不了几句话,他便管不住自己,开始偷香。

????正在这时,适哥儿在外面大喊“母亲”。

????今晚幽篁馆摆了家宴,前院已经要开席了。

????清哑对他一笑,意思说“你还不去?”

????方初无奈,只得先出去了。

????次日,吴尚书便得到崔嵋回话,说郭织女不肯作主,要去信回家问父兄,他便知这是在推脱了。

????他当即给夏流星写信,让他留意郭家父子动静。

????信送出后,他想:难道真要请媒人上郭家提亲?

????※

????远在湖州,乌油镇,方无适的牌坊建成。

????之前因为方家和玄武王府勾结的案子尚未明朗,方瀚海心头一直压着一块巨石,直到案子查清,他才透了一口气。

????缓过气来后,他决定要好好热闹一场。

????等牌坊落成,他便代方初请亲朋故交来观礼。

????方家老宅门前的街道上,巍然耸起一座御制孝义牌坊,俯瞰这古老的水乡小镇,引得整个乌油镇都轰动了。

????********

????早上好朋友们!假期结束了,玩儿累了吧,好好休息(*^__^*)这话是不是很矛盾?但实际情况往往就是这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