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12章 郭织女的影响力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爸爸说,有能力就尽一份力,不必刻意去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像她被生成哑巴一样,这不是博取别人同情和怜悯的理由。助人和被助都只是暂时的,重要的还是靠自己。

????所以,她会去奉州传授混纺布技术。

????所以,她支持方初动用方家全部人脉关系,吸引天下商贾去奉州,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这才是从根本上赈灾。

????那她为什么坐在这义演呢?

????她要告诉世人:群体的力量永远比个人的力量强大。帮助人不是富人的责任,只要你有能力,都可以帮助人。

????祥和的琴音从她指尖飞出,散落在积雪初融的天地间。

????方初盯着她白皙手指,代她感到冷。

????他觉得那琴音无止境,就像和尚念经一样,反复循环,而他心却越来越焦躁,漫长的等待,简直煎熬。

????由此可见,若让他弹,一定弹崩坏。

????屋顶积雪正在融化,淅淅沥沥往下滴水。

????他轻吐一口气,吐出的是浓浓的白雾。

????仿佛等了很久,他见她还不停,急了,就要上前打断,既然义演,换一个人来弹也行,不用她一个人在这坚持。

????刚动,却被仁王拉住了。

????方初不满地看着仁王。

????仁王低声道:“一支曲子还没弹完呢,你干什么?”

????方初诧异:“还没弹完?”他怎么觉得弹了好久了。

????仁王点头,道:“说了义演,总要弹两支才像话。”

????半途而废,叫人怎么想?

????他示意方初看那些捐款的人。

????方初这才腾出注意力打量那些人:一个个满目虔诚,静悄悄地走上前,恭敬地将银票递给文书,报了数量和姓名住址后,并不盯着对方记录,而是转向清哑,注视她并静静聆听琴曲。

????等记录完催他走开,他才依依不舍地慢慢往外走。

????后面排队等待的人也是一样虔诚表情,排队等待并不使他们不耐烦,相反,他们很安定安心的模样。

????大门外,慈善中心好几个执事人正催大家:“快,快,听郭织女弹琴!天冷,说不定待会就不弹了,晚了可听不到了。”

????人们便往里挤起来,都要进来。

????执事人有经验,急忙吩咐大家另排队。

????于是一队变成两队。

????还是挤,于是两队变成三队。

????还是挤,于是三队又变成四队。

????又增加到五队。

????又增加到六队。

????登记的桌子也增加了,记录的人和数钱的人也增加了。

????……

????直到院子里排了十个纵队,外面长安大街上还乌压压堵塞一条街。

????人类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很多时候他们都自私贪婪,灾害来临时,为了生存,更会最大限度地激发潜伏的恶念;但有时候,他们表现出来的善念令天地动容。

????今天,京城,长安大街便上演了这一幕。

????这么多人来捐献,却没有喧哗,没有争吵。

????偶尔有声音,也是压得极低,说“对不住,让我过去,我捐钱。”前面那人小声回道:“谁不是来捐钱!”那人扬起手中银票,道:“我捐五千两!”好了,前面那人屁也不放一个,侧身让他过去了。还对再前面的人说“他捐五千,让他先。”于是前面也让开。

????这样的情形在街上各处发生。

????因此,当方初再次要阻止清哑时,仁王不好拦,慈善中心的大总管胡近却拦住了他,恳求道:“方少爷,啊不,方大爷,求求你老行行好,让织女再弹会,再弹会!”

????方初断然道:“不行!她手冻僵了。”

????胡近赔笑道:“这不弹得挺好么,要是冻僵了,织女自己不知道停下?大爷你瞧外面,这能停吗!”

????方初不想理他,直接甩开他。

????胡近不顾一切抱住他,姿势极为暧昧,凑近他耳旁低声道:“方少爷,织女这是为了赈灾募捐!你不能意气用事。本官知道,方家能补得起剩下缺口,可是皇上会怎么想?冯尚书那些人又怎么说?大爷不管织女名声了?还有这些百姓,都对郭织女寄予信任和厚望,结果织女弹了两声就躲进殿里暖和去了,他们又怎么想?不等下午街上酒楼茶馆就会议论:织女是怕夫家赔银子,才跑出来向百姓募捐。结果又怕冷,想想还是赔银子划算,冻坏了得不偿失。奉州灾区几十万百姓,还不抵郭织女几根手指头值钱……”絮絮叨叨,说了又说。

????方初眼神锐利地盯着他,像要看透他内心。

????胡近官职不高,却是极为油滑的官吏。

????仁王不大理会俗事,皇家慈善中心全靠胡近一手打理,今日见此大好机会,怎肯不借着清哑的名望募捐,这是他立功的好机会!

????外面的头批捐款是他让送进去的,他当然知道大概数目,总计已经过了三千万了,可他却不告诉方初,打定主意要让清哑能弹多久就弹多久,吸引多多的人来,捐多多的银子。

????那十个队伍就是他让组织安排的,他一面组织安排增加人手加快募捐进度,一面密切盯着方初,防止他心疼媳妇打断清哑。

????瞧,真给他料着了。

????此时,他真是不顾生死也要拦住方初。

????他想:织女身体康健,哪里就容易冻坏了!

????方初后悔不已,千不该万不该答应清哑弹琴。

????赈灾募捐又怎样?

????他们只顾募捐钱财,谁顾着清哑了?

????这个冷天,坐这里弹,她的手非冻坏不可。

????他宁可用方家银子补那个差数。

????他大力推开胡近,一转身差点撞人身上,定睛一看,原来两个禁军抬着个大铜炉过来了,放在清哑身边。

????胡近道:“好了,搬铜炉来了!”

????方初道:“这不管用!”

????这句话他放开了嗓子说的,是希望搅扰打断清哑,然而清哑却置若罔闻,依然沉浸在自己营造的祥和世界里。

????方初急了,上前去推她。

????才动脚,就止住了——顺昌帝站在面前。

????他心一沉,躬身道:“参见皇上。”

????顺昌帝对他点点头,没出声,自顾走到清哑身边站定。

????太皇太后也出来了,站在铜炉旁。

????大臣们也都出来了,都站在皇帝身后左右。

????方初狠狠咬牙——再也不能开口阻止了。

????准确地说来,清哑的命都是皇帝救的,别说弹琴募捐,就是再难的事,他也不能推拒;再说,皇上和太皇太后都出来陪着清哑,他还能说什么?清哑再金贵,还能贵得过皇帝去?

????祥和、安宁的琴音袅袅扩散,让人安心。

????********

????早上好朋友们!谢谢大家订阅、打赏和投票各种支持。今天会加更呢,争取明天也加,尽力把欠的加更还了,实在还不完再往后延些日子。众人:你就不能争口气,一下子都还清了?原野:……(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