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17章 不一样的结局(加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molly0707和氏璧加更

????********

????清哑听后转脸看向方初。

????方初对她轻轻点头。

????清哑便道:“皇上,我们捐的少,让谢家先选。”

????顺昌帝奇道:“这是为何?”

????刚才为这个捐多捐少的问题,她面对冯尚书可是毫不退让,方初更认为清哑捐的比谢家只多不少,如何这会子又谦让起来?

????皇帝嘴上问清哑,眼睛却望着方初。

????他看出来了,是方初在背后指点清哑。

????方初也不回避,起身回道:“回皇上,拙荆公开混纺布,是在这次募捐之前就决定的,甚至在奉州未受灾之前就决定了。我们认为:这选择权,只能以这次捐银多少来衡量。”

????清哑组织了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募捐,若最后为自己争利,必定会被人诟病,被有心人攻击,他绝不容这样的事发生;再者,谢家将祖产捐了,正没个营生,属弱者,人心难免偏向那边;最后就是,他看中的地方无需争抢,何必落这个话柄给人。

????顺昌帝劝了几句,便随他了。

????谢家取得了最先选择权。

????谢吟月不料峰回路转,心思复杂之极。

????她瞥一眼轻声和方初说话的郭清哑,有些恍惚:郭清哑越走越高,甚至被封一品国夫人,却很肯听方初的意见;而方初也未阻止她出头,不是管不住,更像纵容呵护,而不是夫纲不振的惧内。

????谢吟月想到自己以前和方初的相处,不由失神。

????再想现在她和韩希夷的相处,更失神……

????谢天护得了先选的机会,却迟疑起来:他对方初始终有份情义在,对清哑也没有仇恨心,如今他们让谢家先,他反不好意思抢。

????前方墙壁上挂着西北地图,十几个府界限分明。

????他目光来回打转,除了汉中府,选哪里好呢?

????谢吟月暗自皱眉,觉得弟弟太过天真,这是谦让的时候吗?而且他谦让了方家未必承情——人家已经让你先了,是你自己不选!

????结果,事情发展又一次出乎她预料。

????就听方初低声对清哑道:“奉北这地方荒地多,种棉花……”声音不大,附近座上人都听见了。

????谢天护一怔,脱口问:“方大哥看中奉北府?”

????方初点点头,诧异问:“莫非你也看中了?”

????谢天护大喜道:“没有,小弟看中汉中府。”

????方初笑道:“还好,咱们各取所需。”

????谢天护激动道:“对,各取所需!”

????转念又狐疑地问:“这奉北多荒野,方大哥选这里……”说到这,忽想起他刚说的种棉花,又咽了回去,只是困惑:若是这地方真好,怎会一直没有人去呢,人烟稀少的很?

????眼下也顾不得这些,他便点了汉中府。

????然后,方初果然选了多荒野的奉北,惊掉一地眼珠。人们当然不会觉得方初没脑子,都猜他有什么密招。

????谢吟月更是糊涂极了——今日结果,完全和前世不一样。

????等结束,顺昌帝迫不及待率领众人出来观看。

????外面,百姓募捐热情持续高涨。

????先前清哑弹琴时,大家默不作声地捐助,现在则是热火朝天地说笑进行。最冲击人心的是门房穿堂那里,那里只接受零散捐献,开始人们还有耐心等候登记,后来便不耐烦了,有人说“捐一两银子也要记名,莫非还指望人家还不成?”于是也不记名了,一齐将银子铜钱往里扔,很快便堆起一座银山。

????真的堆起一座银山,把穿堂都堵住了!

????胡近急忙命人用铁锹将银子铲了抬去院子里堆放,又命在穿堂放了数个大篓子,让捐助人把银子扔篓子里,扔满一篓就抬进去。

????顺昌帝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蒋大人急忙奏道:“请皇上即刻命人清点银子入库,并多加派人监管。这样不计数、不记名,恐被人钻了空子,若是中饱私囊,将无据可查,那时伤了百姓的一片善心,下次就没人肯捐了。”

????顺昌帝急忙道:“说的是!这事就交给爱卿去办理。”

????蒋大人道:“微臣只能派人监管,清点计数还需户部和慈善中心共同执行。”

????顺昌帝即命吴大人接管户部尚书一职,然后协助慈善中心安排此事。吴大人精神抖擞地走马上任,毫无压力。——压力都被冯尚书给背了,如今事情都解决了。所以说,时也,命也,运也!

????太皇太后和靖安大长公主静静地看着汹涌的捐助人潮。

????太皇太后喃喃道:“这样盛况,武皇帝时期也有过一次。”

????她说的是英武元年的事。

????史书记载:武皇帝刚登基就宣布数项新政,强势拉开“英武盛世”的序幕。英武元年,京城扩建,整个大靖富商云集京城,没人要他们捐款,可是他们自己主动捐了几千万。

????顺昌帝听了一阵激动——他,可以与圣武皇帝比吗?

????……

????刑部天牢,牢头张海带着两个狱卒进入地下巡查。

????他经过镇南侯世子石寒天的牢房时,多看了两眼。男人都崇敬英雄,对石寒天他是很钦佩的。这一看,却愣住了。

????他不相信似的凑近铁栅栏门,仔细朝里打量。

????片刻后,他惊慌道:“死囚跑了!快去回禀大人……”

????一狱卒吃惊道:“这不可能!张头怕是眼花了吧?”

????另一个也道:“是啊,这锁都好好的。”

????张海叱喝道:“我怎么会看错!快去回禀大人。”

????牢内,那黑色身影转过脸来,对张海一笑,张海觉得很诡异,情形有些不对,正要问,忽然身子一震,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看着从胸前穿透的刀尖,顿时明白,什么也不用问了。

????他扭转脖子,看着两个手下:“是你们?”

????一狱卒道:“是我们做的。对不住了张头。”

????一面用力将手中刀往前送,张海扑到铁栅栏上,两手攀住铁条,却无力支撑,身子往下滑,另一人托住他,迅速拖入牢内。

????藏好尸体,两人又出来清理现场。

????然后,无事人一样出了天牢。

????……

????皇家慈善中心,募捐依然如火如荼。

????今日,人们的善念被最大激发出来。

????顺昌帝命人宣告:三日后,各展厅都会对外开放,只需花几文钱,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观看所有服饰,并有专人讲解布料的织法、衣服的裁剪之法,真正做到惠及天下百姓。

????百姓们感激跪拜,高呼“万岁!”

????********

????加更来得早,看完早些睡觉觉!(*^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