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99章 硬抗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愤怒了,目光前所未有的冷凝。

????看在方初眼里,虽不凌厉却固执、坚持,分明在向他挑衅:“那你就来吞我好了。我斗不过你,噎也要噎死你!”

????方初果然被噎到了,猛咳了两声。

????他真是心悸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每当他面对她的时候,竟不用她开口,他自个就跟自个较量上了,好像自己跟自己辩驳,然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这怎们能占上风?

????竭力忍住心中翻滚的巨浪,他坚持与她对峙。

????虽然目光没有退让,额头却渗出一层汗来。

????“天太热了!”他想。

????清哑依然静静地站着。

????这么近的距离,他清楚地看到她瘦尖的下巴、深陷的眼窝、苍白的面色,因痛失爱人的锥心痛苦、被逼退亲带来的羞辱,凡此种种痕迹,清晰地留在她脸上。这些痕迹都带着嘲讽问他,遭遇这么多,如何一笑泯恩仇?况且郭家也没逼谢家做什么,就是不想把自己的东西让给他们而已。

????正看着、想着,忽然她对他微微一笑。

????他心里咯噔一下——

????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这太不合常理,所以他觉得没好事。

????果然,清哑看着他认真问道:“你真心赔罪?”

????方初虽然觉得情形有些不对,还是立即答道:“当然!”

????清哑道:“你跟她解除婚约,我就让步。”

????她说着,扫了他身边谢吟月一眼。

????方初脸迅速涨红,“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八个字兜头砸过来,他便不甘地闭上了嘴。

????韩希夷看看灰头土脸的好友,不自觉往旁闪了闪身子。

????他不跟郭清哑对面,是多么的明智!

????若刚才不是跟郭大有说话,而是跟她说的,还不定会怎么样呢。她话不多。却总能叫人听了难受。

????谢吟月看着清哑,实在很不理解她:这样坚持又有何益?

????郭家既奉她为少东,显然是想在生意场上闯出一番成就来。既如此,就该能屈能伸。卖个人情给方家和谢家。单凭方初韩希夷等人刚才承诺的,加上她谢吟月,郭家将来必定获益匪浅。像韩希夷说的,等郭家成了气候,她未必不能嫁个比江明辉更好的夫婿。何苦坚持。得罪方谢两家不说,还驳了夏织造的情面。

????她这样想,并非仗势欺人,实在是方初刚才说得至理名言

????别说眼前事了,就算是为了家族将女儿嫁给不中意的人家,或者送给官宦人家做妾,他们这些世家谁没做过?还不是一样要忍气吞声!

????郭家如此刚烈,将来如何在生意场上立足?

????郭清哑又如何担当少东重任?

????她不是郭清哑,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不会放弃。

????因此。她开口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固然有道理,然姑娘明知我二人定有婚约,却刻意为难,又不为什么缘故,于己又没有半点益处,就要我们解除婚约,岂是君子所为?我谢家前日虽有所得罪,却不是有心的。乃事出无奈;你我到场时,他们已经拜过堂了,回天无力,否则吟月绝不会纵容此事!而且弄到这步田地。也不能全赖在我谢家头上。姑娘心里明白的很:那江家二老对郭家早有成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因赶上了谢家抛绣球的契机,才引发退亲事端。若不然,江家坚持不让,我谢家又有什么办法能拆散你们?”

????方初侧首看向她。微微点头。

????这话诚恳!

????清哑只扫了谢吟月一眼,就晃过去了。

????方初见了又替她想道:“自欺欺人就罢了,还说出来欺骗别人。当别人都是傻子,就你一人聪明。真是可笑!”

????念头一起,不禁又惊又怕,脸色就很难看。

????韩希夷只当他还在为刚才的事难堪,忍笑撇脸。

????谢吟月不明白清哑的意思,只当她对答不出来。

????清哑当然不是答不上来,她只是不想答而已;二是站了这么久,她身体根本就没痊愈,已经支持不住了;三是见识到这人世间的是非险恶,都是她以往从未经历过的,心中不喜,胸口恶烦。

????她心中念着“弱肉强食”四字,愈发胸闷。

????刚觉不好,眼前一黑,一头朝前栽下去。

????郭大有正瞪着韩希夷和方初,根本没防备,及至发觉,惊叫起来。

????郭大全正和郭守业看着谢明义呢,他跑进官厅去了。

????眼看清哑就要摔个满脸开花,站在阶下的韩希夷和方初同时抢步上前。韩希夷被冲得倒退两步,方初则被压得直接跪地,膝盖也擦破了,好歹抱住了她。

????触手绵软的身子,根本扶不起,直往下沉坠。

????沉坠的身体,抱起来后却感觉轻飘飘的,瘦的没剩几斤了。

????他又惊又忧,又怕又窘,跟烫了手似的,想要把她扔了。

????可是,慌乱间却找不到人来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他便大喊“吟月!”

????韩希夷也觉不妥,忙上前来要接过清哑。

????他也是昏了头,居然忘了一件事:方初固然定了亲该避嫌,可他也是个男人,方初身上有的他一件不少,就算没定亲也同样要避嫌。

????方初倒还记着这点,所以没让他接过去。

????他想郭清哑被自己抱了就够倒霉的了,再被韩希夷抱一下,更不堪了,因此不让他碰,想等谢吟月来接手。

????谢吟月被这变故惊呆了,听见他叫才急步奔过来。

????与此同时,郭大有已冲下来了,一把从方初手上将妹子夺过去,抱在怀里大声喊“清哑!清哑!”声音惊慌又害怕,还带着哭腔。

????郭守业、郭大全、吴氏等人一齐涌过来,哭喊连天。

????“你们逼她!你们逼死我闺女,我跟你们拼了!”

????吴氏放声大哭大骂,看谢吟月的目光恨不得吃了她。

????在她心里,谢家的女儿都不是好货。

????如弱柳扶风的谢吟风看上去就是个水性杨花的不正经女子,所以勾引得江明辉退了亲。眼前的谢吟月虽然一派端庄,她却觉得她更可怕。她只见过她三次,分别是在谢家别院、郭家的拍卖会上,还有就是眼前的织锦大会。每次见她,也不见她多话,就能驱动诸如方初、韩希夷等众多少年自动为她出头,舍命一样挡在她前面。这样的女人,能是什么好货?还不晓得对那些少年使了什么手段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