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31章 适哥儿的生死(月票400+)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啊”一声,忙揽住他,手抚摸他头,慌张问:“你感觉怎么样?头晕不晕?想吐吗?肚子疼不疼……”

????巧儿也一叠声地问:“什么时候打的?你怎么还活着?”

????不怪她言语鲁莽,被石寒天打了还活着,真不可思议!

????方初和清哑想到细腰的惨状,惊得面无人色。

????顺昌帝心一沉,也想起来了:适哥儿之前被石寒天用果子当暗器打中了不少下,因见他无事人一样,还当没事呢。现在想想,石寒天那个力气,便是用果子打中他这样一个孩子,那也非同小可。

????皇帝急对明阳子道:“皇叔快替他瞧瞧。”

????又埋怨适哥儿:“你这孩子,身上疼怎不早说!”

????明阳子上前把住适哥儿右手腕,问道:“他用什么打的你?”

????适哥儿道:“用果子打的。”

????顺昌帝忙将适哥儿救驾经过简要说了一遍,夸赞适哥儿和婉儿忠勇、聪慧、机敏,将适哥儿那没有皇帝就成了亡国奴、就像小孩子没爹娘的话复述一遍;又说“亡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所以灭石家的是石家自己”等语,众人听后震动不已。

????朝臣们警醒:皇帝这是借孩子的话敲打他们,一个小孩子都知道忠君爱国,何况你们这些人,若不忠君,天地难容。

????至此,大家才明白之前皇上为何青睐这两孩子。

????林熙忍不住叫道:“哎呀你小子也太狠了,扎人家命根子!”

????巧儿护短,听不得人家说弟弟,抢白道:“那你要他怎么办?和石寒天公平对锤?”真要对锤才不公平呢,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适哥儿道:“我也没办法。我想扎他眼睛,戳他脖子,可我够不着啊。你要是我,你往哪扎?对了,他当时正抬腿踢我呢。”

????林熙目测适哥儿身高,再想想石寒天身高,无言以对。

????因为若他是适哥儿,好像也只能往那地方扎,那地方顺手。

????顺昌帝咳嗽一声,道:“当时情势危机,由不得适哥儿手软。”

????张继嘲笑林熙道:“是你想龌龊了,人家孩子纯洁的很。”

????他俩已经是好友了,言笑无忌。

????众人听了哄笑起来。

????太皇太后是知道适哥儿误打误撞救了皇帝的,却不知具体细节,此时听皇帝说了才明白,连声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又见清哑和方初对众人说笑充耳不闻,只顾紧张地盯着明阳子等结果,忙问:“明阳子,他伤势如何?一定要治好他!”

????她已经断定适哥儿受了很重的内伤。

????众人看适哥儿目光敬佩又怜悯,因为他们觉得:这孩子怕是治不好了,能不能活还难说。不过,方家立大功了。

????所有目光都落在明阳子身上,等他给适哥儿判死刑。

????明阳子摸了好半天,才道:“我要看看他身上。”

????清哑道:“师傅快看。”那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明阳子道:“走,去王府。总不好在雪地里看。要脱衣裳的。”

????方初木木地蹲下身,抱起适哥儿,又木木地向顺昌帝告罪;清哑则转头走向细腰的尸身,要安排人把她送回幽篁馆,沈寒秋忙上前,低声道:“郭妹妹尽管去,她……细腰我带回沈家。”

????所有死者都要经仵作验尸再确认身份登记后才能领回去。

????清哑听了一愣,很不解。

????细腰的来历清哑从未深问过,但已经脱离沈家这是毫无疑问的,连郭家也没她的卖身契,怎么沈寒秋要带她遗体回沈家?

????沈寒秋没有解释,只道:“她临去前这么说的。”

????清哑点头道:“既这样,就麻烦沈大哥了。”

????她是想亲自为细腰办身后事的,于情于理也该这样,眼下被沈寒秋接手感觉怪怪的,可他说是细腰的遗言,她便不好抢了。

????死者要顾,生者更要顾,她挂念儿子,便匆匆走了。

????顺昌帝本也想跟去,看看在场众人,又犹豫不决,这儿还要他来主持,尤其外面百姓还在捐款,也要安抚。

????太皇太后便对杨嬷嬷道:“你跟去瞧瞧。若适哥儿有什么情况,即刻过来禀告一声。皇上这里还要主持大局。”

????杨嬷嬷屈膝道:“是。”遂也去了。

????仁王府一间内室,温暖如春。

????清哑方初等都脱了大披风,聚在炕前。

????适哥儿只穿贴身小衣,坐在炕上,当明阳子掀开他最后一层小衣,众人皆倒抽一口冷气,清哑更是踉跄站不稳,方初一把扶住了。

????只见适哥儿身上全是青紫淤痕,大的有茶碗口大,小的也有鸡蛋大,看去触目惊心;待脱了裤子,腿上和屁*股上也有许多。

????清哑觉得,儿子五脏六腑怕是全碎了。

????她以为武功高的人都会隔山打牛的,哪怕用片树叶打在物事上,物事外面看着好好的,里面却烂了;更何况石寒天用的果子也不是轻飘飘的东西,也有分量的,打在适哥儿身上能好?

????她也想像巧儿一样问适哥儿“你怎么还活着?”

????她担心儿子下一刻就像石膏像一样哗啦一声碎了。

????她被巨大的恐惧笼罩,根本站不住,身子往下滑溜。

????方初急忙托住她,连声道:“别怕!没事!没事!”

????他到底是男人,有几分见识,见适哥儿虽伤情严重,但脸色并没有呈现死气,想来内腑应该受创不严重。当然,这还要问过明阳子才能放心。对清哑,他只能竭力安慰。

????适哥儿见娘吓的这样,忙也道:“娘,我没事。”

????清哑哭道:“怎么会没事!”

????明阳子道:“哭什么?没大碍。”

????方初大喜,脸上才露出笑模样来。

????清哑不信道:“不可能!”

????明阳子生气了,道:“你这丫头,你会医术还是师傅会?”他心想你虽然叫我一声师傅,我可没教你医术,你根本就不懂医术。

????清哑疑惑地问:“他里面……没……没坏?”

????石寒天力气那么大,适哥儿那么小,怎么可能打不坏他?

????明阳子仿佛看出她心思,翻眼道:“石寒天力气再大,也是用果子打人。果子还能比适哥儿骨头硬?果子砸在适哥儿身上,适哥儿当然会疼,但果子也被砸烂了。果子砸烂了,怎么伤及他内腑?”

????清哑道:“他不会内力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