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35章 年少封爵(月票500+)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吟月心一冷,道:“我不清楚你说什么。”——难道他想挑明他对郭清哑的爱恋,连一点面子都不肯给她了吗?

????他明明就是个无情的人!

????韩希夷道:“你若不清楚,当年又怎会算计我那么准呢。”

????谢吟月心一跳,就听他叹道:“我是个多情的人,我自己也讨厌这点。第一时间……当年韩谢两家定亲,我该在第一时间果断退亲的,可是多情的我没有,因为顾忌你的脸面,却伤害了她。一初说我一定会后悔的,我当时不相信……”

????那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前院。

????谢吟月感觉自己的心就像屋檐下挂的冰棱。

????她愤怒,有一万条反驳的话想要冲口而出,却一句都说不出来,忽然就体会到他的云淡风轻,醒悟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是场交易,她竟然奢望他能对她全心爱护,真是日子过糊涂了!

????这时,谢天护引着马车过来,见面笑道:“刺客已经抓住了,听说是镇南侯府的人干的。世子石寒天越狱了,跑去刺杀皇帝。”

????韩希夷吃惊道:“后来呢?”

????谢天护道:“姐夫再想不到:皇上被适哥儿给救了。”

????韩希夷道:“这……怎么可能!”

????谢天护道:“我也这么说呢。可是禁军说得有板有眼,说看见皇上牵着适哥儿,方家这回封赏少不了。”

????谢吟月听不清他们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只剩下一个念头:天不妒红颜,老天爷一直在青睐郭清哑。

????※

????顺昌六年的十月二十日,原本是个平常的日子,即便郭织女在这天举办了纺织服装会展,引得各方关注,但也算不得朝廷大事,顶多被史学家在史书上提一笔。但是,这天募捐赈灾款高达五千万,史学家们便不得不关注并记载了;再加上顺昌帝这天被罪臣镇南侯世子刺杀,更是大事件,在史书上被详细记载了长长一个篇章。

????这一章里,郭织女和她的儿子方无适都青史留名。

????虽然史学家们采用春秋笔法着述历史,也没有抹煞郭织女在这次赈灾中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她的功劳为人津津乐道。

????至于她儿子方无适就更加传奇:以七岁稚龄救驾,然后封爵,成为大靖历史上年纪最小的凭功勋获得爵位的人。大靖爵位获取有两种途径:一是凭功勋获取,二是皇室宗亲凭身份地位获取。大凡立功获得爵位的,少说也要成年,否则就是继承祖宗爵位。方无适靠自己的能力挣得爵位,偏年纪幼小,怎不引人瞩目。

????且说刺杀事件后第二日,清哑和方初一早就迎来传旨太监。

????圣旨曰:方无适年少忠义,果敢英勇,因救驾有功,封为一等忠义伯,不世袭,年俸八百二十两,禄米八百二十斛。赐伯府一座,赏珍宝古玩若干,书籍典籍笔墨纸砚若干,上等皮毛衣物、药材饮食等无数,另赐二十名龙禁卫、二十名宫女嬷嬷给伯府。

????适哥儿高喊“谢皇上隆恩”,接了圣旨。

????他虽年纪小,却知道爵位代表身份地位。也因为年纪小,得了这样的荣耀心里实在高兴,捧着圣旨嘴咧开老大,合不拢,拼命也合不拢。这时候对他说稳重、不骄不躁什么的,大概也不管用。

????传旨太监笑呵呵道:“小伯爷请起。皇上让伯爷好好读书习武,将来长大为朝廷效力,皇上定会重用伯爷。”

????适哥儿恭敬地应了。

????方初急忙向传旨太监感谢,暗塞给他一个荷包。

????他知道皇上会赏儿子,没想到会封爵位。

????这么小就封伯爷,这可是本朝从未有过的事。

????他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听了传旨太监一番话,便明白了皇帝用心,才踏实下来。

????他不知道,顺昌帝为了适哥儿的封赏,也很是斟酌了一番:赏轻了不合适,要知道适哥儿可是救驾的功劳,昨天若不是适哥儿和婉儿,他这个皇帝很可能已经没命了,赏太轻不服众事小,显得他这个皇帝的命不值钱事才大呢。但适哥儿才七岁,封赏太高也不行。最后,他决定封适哥儿一等忠义伯。

????这是个闲散爵位,只有禄米,没有实权,且不能世袭。

????换言之,哪怕将来适哥儿碌碌无为,也能保衣食无忧。

????但若适哥儿将来在文治武功方面有出息,便比别人起点高,等于站在别人肩膀上,这个一等伯的爵位就成了实权爵位,还能再往上升。

????适哥儿高兴之余,忽想起婉儿来,忙问:“请问公公,婉儿妹妹可有封赏?”这救驾可不是他一个人救的,他不敢独自居功。

????传旨太监笑呵呵道:“皇上特封沈姑娘为县主。”

????适哥儿疑惑:县主是个什么身份?

????传旨太监主动解释道:“亲王、郡王女才封县主。”

????婉儿的封赏顺昌帝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鉴于当时在祠堂婉儿说了一句“我们人小救不了”,想丢下皇上不管了,他本打算赏赐婉儿些物品就算完了,但一想适哥儿都封了爵位却不封婉儿,对外不好解释。小姑娘为救他差点丢了性命,害怕再正常不过,他不念人家孩子的好却只怪人家孩子不尽心救他到底,未免心胸太狭隘,有些不知感恩。所以最后还是封了,就以郡王之女的级别封赏,算是额外开恩。

????适哥儿一听亲王、郡王之女才封县主,很为婉儿开心。

????传旨太监又传太皇太后令:让郭织女去慈善中心主持会展。

????清哑虽有些犹豫,却只能领旨。

????她昨天被追杀,加上细腰去世,今天实在没心情去慈善中心,可是皇上不认为清哑在居丧——细腰只是下人,算不得她的家人;别说下人了,有些朝廷重臣的父母去世,也会被夺情不许守制呢。

????她眼底有些青,昨晚没睡好。

????昨天她和方初先去沈家祭奠了细腰,回来就一直守着儿子。她不是追求表面虚套的人,不能陪细腰也遗憾,但表达哀思的方式很多。她将适哥儿哄睡后,亲自裁剪,要为细腰做一套衣裳装裹下葬。一直忙到三更天。方初怎会任由她煎熬,强制拖她去睡。然她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早上起来就成了这样子了。

????送走传旨太监,上下管事仆妇们都来恭贺主子。

????大家围着适哥儿,纷纷说“恭喜小伯爷”,有的说“恭喜忠义伯爷”,适哥儿被恭维得飘飘然,自豪之下还有些害羞,举止便不如平常洒脱,咧嘴一直笑,不停说“赏,都有赏!”别的就都想不起来了。

????哦,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是伯爷,可是父亲呢?

????他偷偷看向方初,暗想父亲会不会觉得儿子封爵了,自己没儿子有出息,觉得丢人?还有母亲,也是一品夫人,就父亲是白身,这不符合一家之主的身份和威严啊!

????他有些心虚,想难道往后父亲见了他要向他行礼?

????不对,往日曾听祖父激励他,要他光宗耀祖,为父母赚一份荣耀回来,方瀚海特地对他解释说:若他当了官,他的祖父母、父母,乃至将来的妻子,都会因此而沾光,得到朝廷封赠,活着的叫“诰封”,死了的叫做“诰赠”,所以父亲也应该被封爵才对。

????他急忙仰起小脸问方初:“父亲,怎么皇上不封你?”

????方初正吩咐赵管事:“每人赏两月月银。”听了儿子的话,再看他那内疚不安、明明很高兴却不敢开怀的样子,哪还不明白儿子的小心思,因摸着他头微笑道:“这圣旨才发,哪有这样快。”

????适哥儿喜悦地问:“这么说,爹也要封了?”

????方初点头道:“应该会封吧。爹沾你光了。”

????他不确定是否有意外,毕竟儿子封爵就够意外的了。

????适哥儿乐呵呵地傻笑,这回真高兴了。

????各执事人也都大喜,纷纷奔走相告,与有荣焉。

????清哑自然也喜悦,却因为细腰的死无法全心开怀,便捧着儿子小脸不住摩挲,眼中隐露自豪——儿子是忠义伯了呢!

????适哥儿兴奋地仰脸对清哑道:“母亲,我们要搬去新家吗?”那是皇上赏赐给他的宅子嗳,他挣来的!

????清哑便询问地看向方初。

????方初道:“暂时不搬。赐的宅子还要修整一番。等你祖父祖母过来,差不多就能搬了。等两天咱们先过去瞧一瞧。”

????适哥儿大声道:“嗳!”

????又对方初道:“我把圣旨拿去给三叔瞧。”

????方制昨天受的伤比适哥儿还重,适哥儿好歹能走能动,方制被那宝蓝刺客狠踢了一脚,伤了肋骨,要卧床修养一段日子。

????方初道:“你去告诉三叔就好了,圣旨就别拿去了。”

????他怕儿子手上没个轻重,把圣旨弄坏了。

????适哥儿便兴冲冲地去了。

????清哑嘱咐道:“慢慢走,别跑。”

????这是怕他乐极生悲牵动内伤。

????她想到底是小孩子,昨天还哭细腰姑姑哭得那么伤心,有了开心事马上就忘了伤心事。不过她相信,若她在适哥儿跟前念叨几句细腰,他马上又会哭起来。这就是小孩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方初见她眼底发青,精神恹恹的,自是不放心她独自去慈善中心;把儿子留在家养伤,他同样不放心——适哥儿封爵更被石家嫉恨,于是和她商量道:“把适哥儿带去,搁王府明阳子先生那吧。”

????清哑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

????清哑回房收拾换衣裳,刚才接旨穿的一品夫人礼服,去慈善中心她不想穿这个,想穿轻松舒服些。

????水竹为她换好衣裳,看着她迟疑道:“大奶奶补个妆吧。”

????方初阻止道:“不用,就这样很好。”

????水竹心下疑惑,心想大奶奶看去有些憔悴,哪里好了。不过大少爷发了话,她自然遵从,于是不再坚持。

????夫妻两个相携去看方制。

????方制要养伤,需安静,还有煎药什么的,住前面幽篁馆的耳房有些不便,方初将他搬到外书房隔壁的厢房住着。

????走进厢房明间,在卧室外就听他叔侄两个说话。

????方制道:“皇上只封你忠义伯,好小气,至少得封忠义公。”

????方初听了眉头一跳,这家伙真敢说!

????卧室里,方制半躺在炕上,身后垫了两个枕头,撑起上半身,适哥儿坐在旁边,眨巴着凤眼看着美丽的三叔,有些不踏实。

????他迟疑道:“忠义公,太……高了,不妥吧!”

????方制把桃花眼一瞪,道:“怎么不妥了?你救的可是皇上!皇上一条命就值一个伯的爵位吗?要不是你,他连命都没了,想封王爷也封不了;这会子捡了命回来,这样小气!”

????“别胡说!”方初紧走两步进去,呵斥道,“皇上这么封是为适哥儿好。他还小呢,封再高有什么用?又没实权,还遭人嫉妒。等将来适哥儿长大了,若有建树,才好提拔任用。”

????方制见哥哥嫂子来了,有些心虚,赔笑道:“大哥来了,嫂子坐。弟弟胡说的,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些关窍。”一面躲闪着清哑的目光,一面大声喊丫头倒茶来给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喝。

????他为何不敢看清哑呢?

????因为清哑看他的目光似乎还是不肯相信,不信他这个不成器的庶弟忽然就长大成器了,而且变勇猛了,居然敢不顾生死地阻拦刺客就为了救她这个大嫂,昨天她看他的目光就满是不可思议。

????当时她也没说什么,就是很安静地看着他。

????看得他心狠狠地悸动了一下,体会到被关怀的亲情。

????清哑走上前,关切问他:“还疼得厉害吗?”

????方制急忙笑道:“也不大疼了。”

????他在这样的目光下感到很不自在,心中嘀咕“大嫂忽然这么温柔好不习惯啊”,若是方初听见他心声,定要敲他脑袋,呵斥说“你大嫂一直很温柔好么。”

????他忙找话岔开,问方初:“适哥儿封忠义伯,就加封祖父母和父母,不加封叔叔吗?”

????饶是方初性子沉稳,听了他的话也是嘴角抽搐。

????清哑却一本正经回道:“没听说过呢。”

????适哥儿瞅着美丽的三叔哈一声笑出来,“哪有封叔叔的!”

????方制在方初诡异的目光下,讪讪道:“这个,不是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那我做叔叔的也应该沾点光才对。”

????********

????哈哈,我也乐得合不拢嘴,想起上学时有次得第一名,那个开心!当然,这话肯定会被学霸鄙视,咱不跟那些学习好的变态比!这是二合一章哦,四千多字,加更章含在里面了,有的读者只看章节数,若以为原野糊弄大家原野就冤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