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0章 打擂(二更求粉红订阅)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的目光太过怨毒和轻贱,方初急忙将谢吟月拉到自己身后遮住。

????这农妇骂人的本事他可是见识过的,若是今儿当着这些人骂吟月一通,那她也不用活了。

????“大娘,我们不是逼郭姑娘。”他肃然辨道。

????“不是!这还不是逼她?我家的东西,就是一根针、一根线,也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想送给哪个就送给哪个,凭什么你们要我闺女送给谢家?凭什么——”

????她嘶声喊着,用力捶地。

????方初等人一齐哑然,又苦笑。

????这时阮氏开口了。

????之前她见了这大场面,心里未免发憷,到底她从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所以言行格外谨慎;后来夏织造发了那番话,他是个当官的,她一辈子也没见过官,更发憷了,心中就有不平也不敢开口;眼下不同了:清哑昏迷,生死不知,全家乱成一团,她还顾忌什么?

????她对着锦绣堂高声道:“我一个妇道人家,一心巴望到城里来见见世面。今儿可算是见着了:这天底下没人能大过皇帝去,可皇帝还要立个规矩法度呢,谁要是违了法,他就砍谁的头;怎么我瞧着,谢家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难道他比皇帝老子还大?”

????锦绣堂内嗡一声,如同炸了窝的蜜蜂一般。

????韩希夷和方初已见识过蔡氏的能耐了,只当郭家这个媳妇是平常的,谁知说出来的话字字诛心,不禁齐齐变色。

????这个郭家!!

????谢吟月厉声道:“休得胡说!不过是织造大人想要替我们两家排解纠纷,他也是好意。”

????言下之意,郭家是在指责织造大人了。

????郭家父子见清哑昏迷不醒,看她的目光仇恨深重。

????严未央也赶了过来,急喊“快,叫大夫!”

????一面对谢吟月笑道:“谢姑娘,你是说织造大人在威逼郭家?这可不对了,织造大人本是好意想替你们排解。不过大人可没许你这么逼郭姑娘。把人给逼晕倒了,还说是织造大人的意思,大人可不冤枉?!”

????谢吟月冷冷地看着她,道:“严姑娘。谢家哪儿得罪你了?还是谢吟月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如此构陷我?”

????方初也低喝道:“未央!”

????声音里说不出的恼怒。

????严未央狠狠瞪了他一眼,也道:“你干的好事!”

????韩希夷早回身吩咐随从,“去,找大夫来!”

????随从急忙奔出去了。

????正乱着,有人递过一粒雪白的药丸。“给她吃了。”

????众人一看,是卫昭,冷冷清清的眼,冷冷清清的话。

????郭家人犹豫,不知该不该接,更不敢随便给清哑吃。

????严未央却一把拿了过去,一面道:“这药好,吃了能醒神。”一面就塞进清哑口中。

????吴氏还是信赖她的,就没阻止,只眼巴巴地盯着清哑。

????果然。含了药丸的清哑很快就睁开了眼睛。

????众人皆松了口气,吴氏也放下心来,抱着闺女不停流泪。

????严未央就劝道:“大娘,先把郭妹妹扶进亭去吧。亭子里有冰,凉快些。”

????吴氏忙亲自抱起闺女,向天字一号廊亭走去。

????那郭守业见闺女醒了,也不问她怎样,却向上跑进官厅去了。

????他是去对付谢明义的。

????先前谢明义见方初等人都去给郭家道歉、恳求,郭家还不领情,气得发抖。在心里恨恨地骂:“这该死的泥腿子!该死的村姑!竟敢这样羞辱谢家和方家,真是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他心里这样想,眼中就露出怨毒的光芒。

????忽然,他没来由地打了个寒噤。忙抬眼——

????只见郭守业盯着他,两眼同样闪烁着刻骨的仇恨和怨毒,比他更甚。看得他心底发寒,又发怒:“好,好!你既然硬拿鸡蛋往石头上碰,那就别怪我心狠了。”

????他便疾步走出廊亭。进了官厅,在夏织造面前跪下了。

????“大人还是不要费心了。总是我谢家处事不当,招致郭家仇恨。郭家恨不得杀我全家,是不会听大人劝合的。小人一介商贾,丢些脸面没什么;大人可是堂堂朝廷命官,当着这些人被人驳回,实在有损官威。为了谢家如此,小人于心何忍!”他满心满脸都是羞愧。

????正说着,外面清哑就晕倒了,乱哄哄的一片。

????夏织造笑得很淡,皱眉道:“起来说话。”

????他也没想到清哑会说出那样的话。

????更没想到的是,郭家父子并未反对。

????他先前以为郭家是长子主事,后来发现不对,一切都是郭守业在暗中操持;现在发现还是不对,郭家最终还是听这个郭清哑的,她真正是郭家少东!

????谢明义又叹息一声,把郭家大闹谢家的事捡些说了。

????这便扯出清哑已经退过一次亲的事,又说江家如何不喜这个儿媳,就是郭家人太难缠,所以早有悔婚的意思,谢家实在冤枉等等。

????正说得起劲,郭守业就进来了。

????他朝上跪下,先磕了个头,然后哭道:“大人,因为退亲的事,我闺女大病了一场,差点送了小命。这还没好呢,刚才又晕倒了。我们不敢怨恨谢家,也没把谢家当仇人,不然也不能主动退亲成全了。可是大人,不记恨是一回事,要是叫我们把织锦让给谢家,这织锦是我闺女弄出来的,叫她心里脸上怎么过得去?要是逼紧了,只怕她熬不过这个坎儿呀!她要是没了,郭家拿什么给人?我们可什么也不懂……呜呜……我的闺女……你好命苦啊……退了亲,又这样……”

????他一个大男人,在堂上大声嚎哭起来。

????跟着,郭大全也过来跪下,也无声流泪。

????堂上堂下,闻者莫不落泪。

????谢明义看得发狠,暗骂“狡诈的郭泥腿!”

????夏织造听郭守业说得恳切,动了恻隐之心;又听见下面谢吟月和严未央打机锋,心里不安,恐怕真逼死了郭清哑,好事变坏事,那时不但自己失去这功劳,反要落个不是,还要被其他锦商怨恨。

????他便忙顺势下坡道:“是本官疏忽了。你且起来,容本官想想……”

????“还想什么!”

????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一个红衣太监从后堂转了出来。

????众人纷纷起来,躬身道:“佟公公!”

????谢明义面色就难看起来。

????阶下,谢吟月心儿也猛一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