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45章 终身后悔的决定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不论在哪里,都有规矩。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规矩是用来约束人的,制定规矩的人却往往不用遵守这规矩。除了律法等以文字形式形成的明面上的规矩,更多的规矩则存在人们心中,无处不在,无时不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不遵守规矩的人,往往走不远。

????但凡事总有例外,比如郭织女。

????她还是无权无势的村姑时,就敢挑战庞大的谢家,太不懂人情规矩;后来在公堂上面对主审官,被诬陷为妖孽时面对天下百姓,来到京城后面对户部尚书,走上金殿面对皇帝和朝廷大臣,她一直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从没遵守过一个民间女子该遵守的规矩。

????眼下面对睿明郡王夫妇,她依然如旧。

????睿明郡王俊秀清雅,风采可与韩希夷比肩。

????他好奇地打量传说中的郭织女,除了安静些没看出其他,相貌也不是绝色,便不太放在心上。

????他环视众人笑道:“今日募捐虽比不上昨日,这半日工夫也筹了十几万。刚听王妃说,郭织女要再次义演,以为表率。这可是好消息,我等也可趁机一饱耳福,听听郭织女无上琴音。”

????方初心中大怒,面上沉着,右手却不由攥紧了,微微颤抖。

????睿明王妃一眼瞥见,微微一笑。

????这表现才对嘛,郭清哑云淡风轻太奇怪了。

????她等着方初出面反对,再顺水推舟取消清哑弹琴,这样还是会收到之前一样的效果,总之要突出郭织女珍惜名誉超过心系灾民。

????可是,方初虽面沉如水,却没有出声。

????龚先生韩希夷等人一齐皱眉,正犹豫要不要阻拦,就见睿明郡王对清哑含笑伸手道:“郭织女请——”

????笑容文雅,风度翩翩,双眸神光灿然。

????他也想听听清哑的琴音,可有传说那么惊人。

????清哑起身,恭敬道:“王爷先请——”

????睿明郡王笑容一僵——他有说要弹吗?

????他略疑惑道:“不是织女要弹吗?”

????清哑认真道:“民妇不敢僭越!这是皇家慈善中心举办的募捐,王爷和仁亲王乃皇家人,代表的是朝廷和皇室,应该先抛砖引玉拔头彩,为那些义演的姑娘们做表率,也让百姓看到皇家的慈心。”

????她语气十分恭敬和真诚,绝非故意刁难睿明郡王。

????昨日募捐就是由太皇太后和皇帝先出面向百姓致辞,后来捐了那么多银子,方初还特意告诫她:这都是皇帝的功劳,千万不能当是她的功劳,虽然她在寒风中义演了那么久,也不能抢功。

????她很受教,都记在心里呢。

????她前世那个世界就是这规矩:在某些重大项目上都是由主要领导剪彩,或者挖下第一锹土,意思意思也好,下面人不能抢先露脸。

????所以,今天睿明王妃叫她弹琴,她虽答应了,却要让王妃先弹;王妃说手扭了,她便又礼貌地请王爷弹,十分谦恭懂规矩。

????她可是一片好心哪,不然回头论功行赏,若郡王夫妇什么也没做,可怎么记功呢?皇上又凭什么封赏他们呢!

????睿明郡王看着清哑,不知如何是好。

????睿明王妃则怒火中烧——郭清哑,你好胆!

????当着这么多人,她当然不会将这话叱喝出来,可她眼中燃烧的火焰泄露了她的心情,大部分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方初温柔地看着清哑,随时准备接应她。

????他一直清楚清哑有这种魔力:她就像一面镜子,将和她打交道的人照得纤毫毕现,人性中的缺点和优点都放大,一览无余。有的人不能接受镜子放映出的自己的真面目,就会产生毁掉镜子的冲动。

????严未央几乎要爆笑,很辛苦地憋着。

????众人也都神情微妙,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睿明郡王,看他如何下台。

????睿明郡王很快回过神,谦和有礼地笑道:“织女说得不错,原该如此。然本王在外奔波多日,昨天回来略受了些风寒,吹不得冷风。织女是朝廷封的织女,有织女代表朝廷义演是一样的。”

????他说什么也不能出去义演,否则就沦为笑柄。

????所以他硬撑着,撒了一个明目张胆的谎言。

????人人都知道这是谎言,却没有人会指出来。

????若是当众指出来,等于和睿明郡王撕破脸了。

????睿明郡王并不知道,自己做出了一个终生后悔的决定!

????清哑听他这样说,便知他感冒了,很不好意思,忙道:“那就算了。王妃手也扭了,王爷又受了风寒,二位为了朝廷真是辛苦。”

????这纯粹是礼貌慰问,没别的意思,可睿明郡王夫妇却被刺得脸乍红乍白。尤其是王妃,谎言撒得十分拙劣,从来只听说脚扭了的,还没听说把手扭了的,众人神情古怪极了。

????王妃竭力维持端庄,淡淡道:“郭织女请吧。”

????眼下他夫妇只有看清哑弹琴这个笑话来挽回脸面了。

????方初霍然起身,沉声道:“我陪你一起弹。”

????他神情冷冷的,既不愤怒也不委屈。

????睿明王妃展开笑颜,道:“这太好了!原就想请二位联弹的,听她们说这联弹也要看时候,若是心情不对,配合不好便弹不起来,因此未敢冒昧。既然方公子主动请缨,想必心情不错,我等有耳福了。”

????又向清哑道:“就弹你们最拿手的《迢迢牵牛星》,方能表现二位伉俪情深,也让我等体会一番这旷古未闻的弹奏手法。”

????睿明郡王也急忙附和,说就弹那个。

????两人就像在点戏一样,点着他们喜爱的曲子,一方面想验证清哑和方初联弹是否确如传言那么有神奇,另一方面也是挽回刚才脸面。

????清哑摇头,正色道:“这是赈灾义演,不是茶楼听曲,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不适合在这种场合下弹奏。”

????这是她早就想说的话,说得很干脆,毫不留情。

????早上来看见那青楼女子在弹琵琶,虽然弹得很好,但现场那气氛实在太过轻浮、躁动,有失庄重,这不符合皇家行事风范。

????王妃脸色铁青,如果说之前她不能确定清哑是有意还是无意冒犯她,刚才她则可以断定:清哑狠狠给了她一记耳光!她待要说什么,清哑早和方初出去了,留给她一双飘然如仙的背影。

????********

????二更了,下午好!(*^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