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46章 盛会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睿明郡王见众人都神情肃然,嘴动了动又闭紧。

????他敛去笑容,不辨喜怒地看着清哑和方初背影,陷入沉思。

????找青楼女子来义演,本是他灵机一动想的主意,他听说昨天郭织女赈灾义演,募捐了五千多万,不由嗤笑,暗道:“这明明是我皇家威严深入民心,怎么都成了郭织女的功劳?只要皇家出面、朝廷出面,便是青楼女子来义演,一样可以募捐到银子。”

????他果真便找了京城几大青楼,请最有名的红牌来义演。

????他就是要向天下证明:没有郭织女,青楼女子一样可以募捐到赈灾银两,甚至募捐更多,因为她们更吸引人。

????清哑刚才的话,使得他警醒:这郭织女绝不简单!

????方初经过龚大人面前时,抱拳道:“待会还请大人助兴。”

????龚大人含笑点头,道:“请一初和织女放心。”

????韩希夷也冲他们微微点头,传达无言默契。

????睿明郡王妃疑惑地看着龚大人,他们在达成什么?

????可是龚大人没有看她,目光被方初夫妇牵引到殿外。

????不但他,所有人都看向殿门口,静静等待琴音。

????清哑和方初来到大殿前的台阶上,清哑先环视院中百姓,也未对他们说什么,只微微点头,人群慢慢静下来,有人兴奋地低声道“郭织女又要弹琴了!”之前在茶楼那胖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郭织女和青楼红牌同台义演?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清哑和方初往琴案后一坐,略作调试,很快便弹起来。

????方初听清哑弹过很多遍《大悲咒》,早熟悉了。他整日操劳俗事,本不容易静下心来弹这类禅音,然今天清哑受人欺凌,他身份地位不如人,未能护住妻子,心中积蓄了一腔情感,随着清哑自然流泻。

????清哑弹琴的心境与昨天又不同。

????昨天,她经历了一场刺杀,细腰遭受无妄之灾。

????昨晚她去拜祭细腰,得知:细腰一直暗恋沈寒秋。

????于是,她手下流淌的《大悲咒》在祥和之外多了一丝哀伤和眷恋的情感,还有不平和悲愤;方初及时抓住这一丝不平加以融汇和渲染,浩浩汤汤的悲悯便扩散在天地间,迅速攫住人们心神。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院中百姓肃然寂静,再无喧嚣。

????这完全和之前青楼红牌义演时两个效果:一个是沸腾喧嚣的茶楼听曲,一个是庄严肃穆的佛家奏乐,后者营造的氛围,容不得大家放肆轻贱,仿佛再盯着那些姑娘想些龌龊念头就是亵渎。

????殿内,睿明郡王夫妇听了一会便神情大变,尤其是王妃,面色灰败,先是怔怔地聆听,后来扫视殿中众人,见大家痴迷神情,不由惶恐起来,那是打击太过不知如何应对的表现。

????他们夫妇在音律上有极高的鉴赏力,想颠倒黑白也不行。

????王妃瞄一眼谢吟月,谢吟月也正对她看过来。

????二人目光交汇,有种心灵的默契传达。

????王妃真真切切体会到谢吟月当年的感受:一个你原本俯视甚至无视的人,突然以绝对的实力将你踩入尘埃,令你脸面大失、无力反击,那种不甘心的感觉,简直噬心蚀骨!

????睿明郡王更多是不相信,不相信这琴音是异手联弹出来的,且不说协调天衣无缝、如臂使指,那意境之丰富也令人回味悠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和王妃绝弹不出来,难怪传言如此神奇。

????传言,没有夸张。

????他,坐井观天、见识浅薄!

????他不知不觉起身,向殿外走去,要亲眼看看他们是如何合作联弹的;王妃也起身,她也不相信,要亲眼去证实,然后其他人都跟着出去了,都要见见这旷古未闻的弹奏手法。

????睿明郡王夫妇见到了:那对夫妻并坐在阶前,如同晴空下南飞的雁侣,又似水中交颈的鸳鸯,中间两手互藏在对方披风下——也许在披风下搂着对方的腰——两边两手正拨弄琴弦。那手,一只骨节分明如玉竹,一只纤细莹白如葱管,绝对分属男女。

????清哑正思念细腰,那一丝眷恋的情感若隐若现,在方初的协调下放大,听在耳中缠绵又不失圣洁,似爱情,又似亲情和友情,细追又无限深远似天地间大爱……琴音袅袅扩散在半空,扩散在人心里。

????一曲结束,又从头循环。

????这时,龚大人解下腰间洞箫,加入进去,三人琴箫合奏。龚大人于音律一道造诣也很深,自那年在诸葛大人家里听了方初和清哑联弹后,心中不胜向往;今日再次听到,且与他们合奏,十分尽情。

????第二遍结束,龚大人先停下,示意严未央:“叫醒他们。”

????不等严未央过去,韩希夷早已上前拍打方初肩膀,强制打断。

????这是他们昨日的经验:若不强制打断,清哑会陷在那情境中不能醒来,会一直弹下去,等弹不了了,也就冻伤了。

????方初扶起清哑,将她双手夹在腋下,拥在怀里,再用披风包裹起来,低声道“我们进去。”半抱半搂着清哑匆匆走进殿去,没有故作姿态,也没有特别的深情款款,就是要赶紧让清哑回暖。

????睿明郡王妃怔怔地看着那合抱的臃肿身影。即便他们是夫妻,在人前这般举止也是不合礼法的,但所有人都不觉异样,她也终究一句话没说,心中却酸楚不明。就好像你珍藏一件宝物,一直以为是天下无双的,然而有一天,发现别人有一件同样的,衬得你那宝物成了土坷垃,那心情大抵就像王妃这样。

????正发愣,琴音又起,还是《大悲咒》。

????她急忙转头看去,只见龚大人坐到琴案后去了,正在操琴。

????她恍然,先还以为龚大人与那二人琴箫合奏就是助兴了呢,原来竟是要接替他们继续弹。

????睿明王妃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觉得不妙:等龚大人弹罢,可还有其他人接替他?还有哪些人会出头为郭清哑夫妻助兴?

????很快,她便见识到了。

????一曲毕,韩希夷站在阶前吹起洞箫,还是《大悲咒》。

????一曲毕,许翰林过去弹琴,还是《大悲咒》。

????一曲毕,前国子监祭酒也过去弹琴,依然是《大悲咒》。

????一曲毕,蔡铭上前在琴案后坐下,还是弹《大悲咒》。

????一曲毕,崔嵋上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