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51章 让步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在先帝时就是个纨绔皇子,更因为经商一事屡次被先皇斥责,但结果如何?他的那些兄弟幽禁的幽禁、打压的打压,独他好好的被封了郡王。因为他是先皇儿子,当今的兄弟,只要他没野心、不篡权夺位、结党营私,偶尔犯些仗势欺人的“小错”,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连皇帝也不会真把他怎么样,顶多斥责一顿,再厉害些罚一年俸禄而已。若他谨言慎行、克己奉公、洁身自好、做事兢兢业业、深得人心,那皇上才真要防范忌惮他呢。所以,他嚣张得肆无忌惮。

????龚大人等恍然大悟:原来睿明郡王在这等着呢。

????之前他丢了大脸面,他毫不在意,反将清哑赞颂一通,说自己“井底之蛙,见识浅薄”云云,一转身就把目光对准方初,公然地、嚣张地、恣意地报复,毫不掩饰,宣告皇家的威严不容侵犯。

????也对,身为先帝皇子,哪有这样容易吃闷亏的!

????他甚至不屑背后报复,他就是要当众找回这个脸面。

????众人神情沉重起来。

????睿明王妃嘴角一勾,优雅地端起茶盏喝茶。

????就这一会工夫,她心情便阴转晴。

????仁亲王看不下去了,脸一沉道:“睿明,不可胡闹!”

????睿明郡王道:“王叔,侄儿没胡闹。这可是正事。”

????仁亲王道:“奉北是昨天皇上当众答应方家的,你怎能强占?小心皇上怪罪你。西北地方那么大,你哪里寻不到一处建作坊?”

????睿明郡王道:“王叔放心,侄儿不敢擅自妄为,此事侄儿自会去回禀皇兄。”一面又向方初道:“眼下还要问方公子的意思。让,还是不让呢?”

????方初眼神微缩,领会到睿明郡王的意思: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斗争,他不会讲道理。

????因为今天的盛会是方初一手安排促成的。

????方初沉默了一会,才道:“朝廷只是让我等挑选经商之地,又不曾将那一地赐予我等做封地。王爷既看中了奉北,方家让出就是。”

????睿明郡王击掌赞道:“好!方公子能顾全大局就好。”

????他笑吟吟的样子,说的煞有介事,一点没有欺负人的自觉。

????方初又道:“别说让出奉北,王爷便是令方家不进西北都可以。大靖地域宽广,在哪里都是一样做买卖。”

????睿明郡王忙抬手,夸张地叫道:“别啊!这次织锦世家都进了西北,若方家不进,人还当本王不容方家在西北立足呢。本王可背不起这个恶名。你可是织女的夫婿,若织女告到皇上或者太皇太后面前,哭一通,本王吃罪不起。本王身为皇亲,绝不会仗势欺人、白占你的地方,自会补偿于你。你就另挑选一地吧。听说昨日方家得了优先选择权,现在本王做主:不论你看中哪地方,就是哪地方,若涉及其他人,就都从头再选一次。”

????众人吃了一惊,都看向方初。

????仁亲王见睿明郡王让方初重选一地,心下释然。说实话,奉北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昨天方初选那里,大家还都奇怪呢,今天另换一地也好。只是重选会不会和其他人产生冲突?

????方初心中嗤笑,让他重选?

????这不是让他去得罪一批人么。

????睿明郡王这一招好厉害。

????他轻笑道:“无需麻烦。既然王爷这么说,为免王爷被人诟病,小人就选河东县好了。”

????河东县紧挨着奉北府,在奉北府东面。

????睿明郡王诧异道:“河东县?那只是个县。”

????方初淡声道:“在哪都一样做买卖。”

????睿明郡王才不信呢,目光沉沉地盯着他,瞧着他自信地、云淡风轻地说“在哪都一样”,心下很不舒服。难道他真有这么大本领,在哪都能赚大钱?还是他另有打算?他为何不肯离开奉北府周围?

????睿明郡王越想越觉得奉北有名堂。

????他目光一转,笑问:“方公子不需要问一声郭织女?”一面斜眼瞟清哑,仿佛说“你不问妻子能做得了主吗?”

????这是嘲笑方初依靠妻子发家,实际没什么本领。

????方初听出他用意,本想说“不用问,方家的事我做主”,想想又咽了回去,也不同他辩,含笑等清哑自己说。

????清哑动气了!

????若是睿明郡王夫妇得知搅得他们夫妇七上八下、丢脸难受的罪魁其实一直懵懂,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怕要吐血。

????也是他们的涵养功夫太好,谈笑间不露一点形色异常,不然就凭清哑那敏锐的感觉,不会觉察不出来他们恶意。虽然清哑之前未察觉双方明争暗斗,但眼下睿明郡王公然地、嚣张狂妄地对付方初,她再懵懂也明白不对了:睿明郡王这是想干什么?

????不管他想干什么,她都不会答应。

????郡王怎么了?

????有话到皇上面前说去。

????恐怕皇上根本不知道这事,是睿明郡王狐假虎威。

????可是方初却答应了,清哑相信方初,既然答应必定有用意,她便忍耐着没出声,且等回家再问。

????她在心里腹诽睿明郡王:不是个好东西!

????恰在这时,睿明郡王提到她。

????她便漠然道:“我听夫君的。”也不自称民妇了。

????睿明郡王挑眉道:“织女真什么都听夫君的?”

????清哑道:“是。我们家男主外女主内。”

????睿明郡王道:“但本王听说,织女出嫁前曾是郭家女少东,婚后屡屡创新各种织锦和布样,每年都参加织锦大会,声望很高。”

????清哑道:“我们家男耕女织,跟纺织有关的事我都做。”

????睿明郡王差点笑出来,接着问:“这西北建作坊的事,也跟纺织有关,织女为何不管,却任由方初做主?”

????清哑盯着他道:“夫君是一家之主,他总揽全局。”

????话到这个地步,原该就此打住,但睿明郡王却没有。

????也许是方初的退让鼓励了他,认为方初终究还是忌惮他;也许是他仗着自己郡王身份,以为对清哑说些无伤大雅的话、撩拨清哑,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方初和清哑也不能怎么样。

????他咳嗽一声后,继续追问:“那织女都管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