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53章 后续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于是,三五成群的,逐一上前告辞。

????方初和清哑同郡王夫妇面对时,双方脸色都不怎么好,清哑再也不信郡王妃的笑容了,也不愿敷衍奉承她,屈膝行礼后告退。

????郡王妃心情自然更恶劣,面上依然笑容不减。

????睿明郡王却看着清哑两眼异乎寻常地明亮,他今日虽受了气,却以为面前这个女子是他这一生见过的最奇特的女子。

????清哑都没正眼看他,只有方初同他招呼。

????他自然看方初不顺眼,说“今日认得贤伉俪真乃人生一大快事”,还说下次王府办诗会一定给他们下帖子。

????方初心道:“今日认得你们算我们倒了大霉。”

????一面从容应对寒暄,做足礼数后才告退。

????在沈寒冰之后,韩希夷和谢吟月走上前来。

????王妃对谢吟月很亲和,说改日有空请她过王府一叙。

????谢吟月微笑感谢,尚未说其他,韩希夷便接过话道:“谢王妃厚爱!”又同睿明郡王寒暄,不着痕迹地将话岔开了,然后瞥见后面人来,轻轻一扯谢吟月衣袖,适时告退。

????睿明王妃将韩希夷动作看在眼里,笑容淡了——

????这是阻止谢吟月同她亲近?

????为什么?

????今天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谢吟月不是和郭清哑是情敌吗!

????王妃忽想起来了:这个男子心系郭清哑呢。听黄夫人说,昨天刺客闯进来,那么混乱凶险,他不管自己的妻子,却赶去救郭清哑;更奇特的是,以前他还心仪谢吟月,薄情如斯的男人还真少见。

????王妃看着韩希夷的背影,讥讽地勾起嘴角。

????这几个人的关系,还真够乱糟糟的。

????龚大人落后一步,同仁亲王说了两句话才告辞,再向睿明郡王拱手道:“王爷王妃辛苦,下官先行告退。”说罢弯腰,并未看王妃。

????一般这是礼数,下官直视皇家女子总是不好的。

????但睿明王妃心中却起伏不定,想他之前还尝试劝说游说自己,眼下却例行公事一般,是失望了吗?为了郭清哑,他要同自己生疏?

????仿佛一天之间,她的世界全变了。

????龚大人出了大殿,正看见方初清哑崔嵋等站在一起,忙过去招呼,原来细妹接了适哥儿过来了,众人正恭贺小伯爷呢。

????适哥儿虽害羞,但并不畏缩,大大方方地依晚辈礼拜见众人。

????“见过崔姑父!”他向崔嵋躬身施礼。

????崔嵋十分高兴,想摸他的头,手伸出去又缩回来,笑对周围道:“这可是咱们大靖最小的伯爷了。本官也不敢唐突呢。”

????龚大人则叹道:“别的也罢了,小伯爷这胆略连我等大人也自愧不如,下官见了那石敢当也腿打颤呢。”

????众人听了一齐笑起来。

????方初一一感谢大家之前援手,才各自分头而去。

????路上,巧儿带适哥儿坐一辆车,清哑和方初同乘。清哑靠在方初怀里,听他分析今天事情起因和过程。听完没出声,把手塞他怀里取暖。方初低头道:“生气?”

????清哑道:“我没生气。”

????过一会又道:“该生气的是他们。”

????方初轻笑出声,道:“是。”

????清哑迟疑道:“那奉北……”

????方初截断她道:“没事。在哪都一样做买卖。”

????他的口气带着无比强烈的自信。

????清哑十分相信他,并且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弄点什么新花样配合他,把方家在河东县的生意经营得独一无二,气死睿明郡王。

????她打了个哈欠,掩口含糊说“晚上吃火锅。”

????人一冷,本能的就渴望热气腾腾的火锅。

????方初听了她的话,通过热气腾腾的火锅想到的是温暖的家,重复道:“我也想吃火锅了。咱们再喝一杯。”

????他晚上喜欢和她对饮一杯红酒,红色的酒液倒在瓷白的酒杯或者绿玉杯内,色彩梦幻,浓烈芳香好像他们的感情沉淀。若饮的多了,比如三杯,她的脸颊便透出殷红,色泽如花瓣。这样一来,平常的夜晚、平淡的家庭生活也烨烨生辉,变得令人沉醉。

????两人便聊些家长里短的话,将之前“大事”甩到脑后。

????那些大事在他们心中的位置,比不上家和孩子。

????他们偶尔也说的,不过不太郑重,很随意。

????清哑说:“我以前在娘家,冬天的时候,田里没活了,就忙吃忙喝,男人女人做些手艺针线活计,挣个零花钱;爹和大哥商议明年种什么;娘和嫂子们计划过年买哪些年货,给孩子们做新衣裳……乡下邻里间也吵架,不像今天这么样——你们斗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呢——乡下吵架都是大声骂,骂得一个村都能听见……”

????清哑边想边说,陷入回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她奇怪,自己可是大都市长大的,面对这一切也没觉得不适应,似乎她原本就是郭家人,见怪不怪。

????方初微笑道:“知道。你忘了大嫂,我可是见识过的……”

????蔡氏骂人的功夫,堪称郭家一绝。

????郭家二绝:郭大全的圆滑处事。

????郭家三绝:郭守业夫妇的狠辣。

????郭家四绝:郭大有夫妇的心计。

????郭家五绝:郭勤郭巧的青出于蓝,综合了长辈的所有。

????郭家最后一绝……

????方初低头看向清哑,无声笑了。

????方大少爷以为,郭家最后一绝当属郭清哑的……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清哑出其不意的杀伤力,他在她手上吃过大亏的,今天郡王夫妇也被她弄得灰头土脸。

????清哑不知他心思,忙道:“大嫂人很好的。”

????方初心一动,问:“你真觉得大嫂很好?”

????清哑道:“嗯。大嫂这个人,看着粗枝大叶,有时候也很细心呢。她上街吃包子,也知道省几个带回去给勤儿俭儿吃;大哥从牢里出来,她怕他腿落了风湿,天天晚上帮他泡热水洗脚……”

????蔡氏明明就是个粗俗的人,有时还爱贪小便宜,没有二嫂阮氏会做人,可是清哑却能清楚地感知她的热心和善良,并不为了显示自己高雅而嫌弃她粗俗,蔡氏也很真心维护她。

????清哑觉得,蔡氏有时骂人很深刻。

????一般人都讲究说话的艺术,蔡氏不懂这些。

????但她的言语锋利如刀,又快又利,令人胆寒。

????方初先听清哑夸赞蔡氏,还以为蔡氏有什么了不得的长处呢,结果说了这两样任何一个做媳妇的都会做的事。他抱紧她,想:岳父家人互相亲善,这个很难得,一般人家都比不了。

????他慢悠悠道:“等将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