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54章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想说等将来我们也不管事了,去过逍遥日子去,然又想这事并不容易实现,这么大的家业,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这不光是他们自己的事,还有好些人跟他们一块讨生活呢。

????他脑子一转,便改口道:“等适哥儿兄弟长大了,把家里交给他们管,我带你各处走走,咱们一个地方住一年,横竖各地都有买卖。”

????清哑听了果然开心,不放心地问:“你舍得吗?”

????男人更愿意做事业,不像女人,心只有家庭那么大。

????方初道:“为什么不舍得?想必到那时候我也累够了。”

????清哑点头,经历过与从未经历过还是不一样的。

????方初是经历过繁华和起落的人,等阅尽繁华后心归沉淀,便不会再热衷于这些人生的名利和追求了。

????回到家,果然有热腾腾的火锅等着他们。

????一家子热乎乎地吃了饭,又去探望方制。

????陪着方制说笑一会,才回到上房。

????清哑半躺在炕上,疲累得不想动,方初坐在炕桌旁喝茶。

????适哥儿因为养伤,被亲人呵护着,便娇气起来。

????他也赖在清哑身边,抱着她脖子撒娇痴缠。

????因为隔得近,清哑得以细看儿子五官变化,回忆和他小时候有什么不同。她用细长的手指抚摸他浓黑的飞眉和黑亮的凤眼,觉得那小脸初具英气,像个小男子汉了,心里升起创造的自豪来,喃喃道:“我儿子长大了肯定是个英气勃勃的男儿……”

????适哥儿使劲闭着嘴、鼓着腮,腮颊盈笑。

????那是不想笑,却又管不住自己而泄出笑意,因为他觉得母亲这么不谦虚地夸自己儿子,他代母亲感到怪不好意思的。

????他左右滚了几滚,宣布道:“今晚我跟母亲睡。”

????清哑应道:“好。”她觉得这很正常。

????方初不愿意了,自儿子失踪归来就再不许他跟自己夫妻睡,要当他小少爷培养,因此板脸道:“你都多大了,还跟母亲睡?”

????适哥儿听了不敢说话,往清哑怀里缩了缩。

????清哑看着方初道:“就让他跟我睡一晚。”目光带着恳求。

????方初便没有抵抗力了,说“你不怕他闹你,就让他跟你睡。”

????清哑微笑,道:“明天我不去了,我生病。”

????方初和适哥儿听了一愣。

????适哥儿脑子反应快,一下笑出来,嚷道:“娘,你别生病,我来生病。噢,我也不用生病,我本来就在养伤。你和爹就说儿子伤势严重了,娘要在家照顾儿子,去不了慈善中心啦……”

????清哑急忙捂住他嘴道:“别瞎说!”

????她经历了穿越这事,对咒誓什么的很迷信,所以不许让儿子乱说,她宁可自己生病。

????方初瞧着炕上抱成一团的母子,心抽抽。

????他道:“都别瞎说!清哑你今天累了,明天就不去了。”

????一个女人,接连操劳两天,累了不是很正常?

????就以这个理由不去,谁还能来将她拖去不成!

????清哑见他也通过了,放下心,起来对适哥儿道:“睡觉去。”

????她准备明天早上和儿子睡个懒觉,不起来了。

????方初想,就让儿子陪清哑一晚吧,横竖只有一晚上,于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还要去书房,还有重要事处置。

????……

????方家温馨和睦,别人家可没这么轻松。

????睿明郡王夫妇自不必说,肯定心情不好。

????蔡家,蔡铭和严未央回去后,将今日慈善中心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详细告诉长辈,蔡大人这才明白因何而起,不禁摇头叹息。

????蔡老太太道:“未央虽言语鲁莽了些,郡王妃也有失风度。便是未央不出头,她方家表哥一样会反击。方家和郡王府交恶,未央没道理向着郡王府。”老太太一向喜欢严未央,这是偏向她说话了。

????蔡大人叹气说:“这种事,岂是用孰是孰非来衡量的!”

????有些话他不好说,但在场的都是通透人,自然明白他未尽之言:这也就是郭织女,自己屡次立功不算,儿子又刚救了皇上,还被封为伯爷;再加上方家虽是商贾,实力却不可小瞧,换一个人便是被睿明郡王妃欺辱了,也得忍着,还想讨还公道不成!

????不过今日后,蔡家和睿明郡王府算是交恶了。

????蔡大人叮嘱蔡铭夫妇,往后在外应对还需当心。

????他夫妇都躬身答应了。

????※

????王家,王大人和王源等几位族兄弟也在议论今日之事。

????他们同样心情不好,因为一边是王家已出嫁的郡王妃姑奶奶,一边是王家将要结亲的方家,王家不想看到双方对上。

????从亲戚角度来说,最好能让双方握手言和。

????从稳定实力来说,双方撕破脸对王家很不利。

????别看睿明郡王是王爷,对上方家未必能占便宜。

????可是从今天发生的事来看,双方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想要两边握手言和恐怕有些难。当然,双方都不是等闲人,不会持刀动枪地斗起来,面上和气还是会维持的,私底下可就难说了。

????※

????韩家,韩希夷告诫谢吟月,不可同睿明郡王妃过多接触。

????谢吟月轻声问:“因为她欺负了郭织女?”

????韩希夷道:“你明白的。若不明白,也不是谢吟月了。”

????谢吟月沉默了一会,道:“我还是想听听你的理由。”

????韩希夷看着她,灯光下,她的容颜如玉,目光很坚持。

????他便道:“王妃的为人行事你今日也见识了。她以为和你同病相怜、同仇敌忾,哪怕你什么也不做,只要和她走近了,她对郭织女做的事落在别人眼里,都有你一份。你还不避嫌疑?”

????他今日告辞时,见王妃对谢吟月和颜悦色的样子很警惕。清哑做了那么多事也没得她一声夸赞,反换来她隐晦刁难,他很怀疑她对谢吟月是出于真喜欢,倒像战国时期那些合纵连横的说客,准备把谢吟月拉到她那一方,一起来对付方家和郭织女。

????所以,他才郑重告诫谢吟月。

????谢吟月道:“没有别的理由?”

????韩希夷不悦道:“还有什么别的理由?你想要什么理由?你是不是想说,我是因为王妃刁难郭织女,所以不许你接近她?”

????谢吟月道:“难道不是吗?”

????韩希夷斩截道:“不是!”

????*******

????又到新的一月,原野鞠躬感谢所有支持水乡的朋友们在过去的一月里对水乡不离不弃、爱恨纠缠……咳咳,总之是非常感谢!新的一月,让我们共同努力!存稿,你是我心中永远不可触摸的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