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55章 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许是他的口气太强硬果决,与他平日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形象反差太大,谢吟月一愣,以为他生气了。

????韩希夷却幽幽接道:“这么多年了,你始终没弄明白一件事:不管什么人,都不会围着某一人转,哪怕她的父母亲人也不行——父母亲人还有其他子女要兼顾。若是夫婿更不用说了,夫婿有他的家族和朋友要兼顾。对你是这样,对郭织女亦是如此。可是你,一直很奢望!”

????谢吟月冷静地问:“我倒想问问,自己如何奢望了?”

????不等韩希夷回答,又接着补道:“郭清哑又怎么不奢望了?”

????韩希夷道:“你忘了,你为何怨恨我和一初。我和一初都有自己的家族要兼顾,有我们做人的原则要坚持,有我们商业口碑要维护。所以,我们都不可能在接受郭家技术转让后帮你,也不可能看着你陷害郭清哑而视若无睹。那曾少爷倒会昧着良心这样全心全意地对你。我一直奇怪,你为何不接受他这种全心付出呢?”

????谢吟月冷静道:“还有呢?”

????韩希夷道:“我们对郭织女也一样。就算一初娶了郭织女,也没有帮着郭家把谢家、把你毁灭。那些事要我一一重头数吗?”

????她想听,他也懒得数了。

????他一看她紧闭嘴唇的神情,便知自己白说了。

????每每涉及这些事,他都觉得疲惫。

????夏虫不可以语冰,便是这种情形。

????他最后道:“我并不想勉强你,但你要谨记:你是韩家媳妇,行事不能损害我韩氏一族的利益、不能损害我的声誉!”

????谢吟月道:“这点我一直谨记在心。对不住,这两天让你烦心了。我看见你去救她,我心里确实不舒服。我不想瞒你。”

????韩希夷沉默,好一会才道:“你放心。”

????他走了以后,她的心才松懈下来。

????松懈后,却是死死地咬牙,并露出愤怒痛恨的表情,放任自己发泄在心中呐喊:“我是你妻子,你在危难关头去追别的女人,我不该难受?你要我放心,放心什么!即便你同她没有私情,可你心中装着她!你要我如何放心如何安心如何欢心?!”

????她很难受,疯狂地嫉妒难受!

????这令她恐惧。

????重生以来,她以为自己不会在乎他的感情,开始也的确不在乎。结果舒心日子过久了,今世她没有和郭清哑不死不休地斗,他也没纳陶女也没有因为陶女和她离心,她遭遇大难的时候他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在他身边,不知不觉,她便沦陷了。

????她恐惧地发现,自己再一次地爱上了这男子!

????她居然会为了他救郭清哑而嫉妒得心焦。

????她喘息着,并不觉得后悔,只觉愤怒:今世,她没有像前世一样报复郭清哑,为什么他不能全心全意对她?

????郭清哑已经有了方初,为什么还要占据韩希夷的心?

????谢吟月努力克制自己,仿佛心底有座牢房,那里面囚禁了一头凶兽,正咆哮着要冲出来,她死死压制它,关紧心门,不放它出来。

????她双手扭在一起,额头沁出冷汗。

????良久,她仿佛虚脱似的,长出一口气。

????“锦绣,准备热水。”

????她平静地对外吩咐道。

????“是。”锦绣在外柔声回道。

????少时,谢吟月泡进精致的浴桶,雾气蒙蒙中,脸上一片安宁。

????透过雾气,她看着前方某处,想:“你放心,我答应过你不会对付郭清哑,就一定会做到。郭清哑,自有人对付她。”

????※

????新任户部尚书吴家,吴青梅被罚跪在静室。

????吴夫人忧心忡忡地问坐在炕桌对面的吴大人:“这样强扭的亲事能成?青梅的脾气……”

????吴大人打断她道:“若不顾终身,只管由她去。”

????吴青梅那日在冰魄寒香湖边抱住的男子姓章,名定,字怀安,是外地赴京应试的举人。其祖籍云州,其父是地方禁军指挥使,寒门出身,投身军中数年好容易才混到这个地位。

????原本这等人家是不可能出章怀安这样有出息的子弟的,因章父章母偏爱幼子,事事以小儿子为先,章怀安性情忠厚,从不与弟弟相争,只一心读书,真让他读出成绩来了。

????吴青梅出了这等事,吴尚书生气也没法子了。

????这时空不像清哑前世元朝和明清时期,将宋朝的程朱理学发扬光大,还没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一说,吴青梅姐妹能在大难中保住性命,吴大人很感激上苍,哪舍得责怪女儿失了名节。要知道,那天好多人家死了女儿呢,如今都哭得跟什么似的。

????不过,该如何善后他却犹豫起来:是坚持将吴青梅嫁郭家呢,还是顺水推舟嫁给章怀安呢?

????正犹豫的时候,他接到女婿夏流星的信。

????他当即做出决定:将吴青梅许给章怀安。

????章怀安性情忠厚,将来过日子会包容吴青梅的。

????吴尚书并未直言要章怀安娶自己女儿,他是这样处理的:他将章怀安叫来,问他家中可有妻室,可曾定亲,可有心仪之人,或者有什么难碍之处不能娶吴青梅,总之是征询章怀安自己意见。

????吴尚书暗示章怀安:虽然吴青梅和他有了亲密接触,但当时情形特殊,若他不想娶吴青梅,吴家绝不会勉强他,绝不闹出谢家当年夺人女婿的事,叫他不要有负担,据实回答。

????章怀安很感动,回说他尚未娶亲也未定亲,也没有心仪之人,更在言语间流露出对吴青梅的倾慕,但他话锋一转说:“学生虽有高攀之意,但吴姑娘她……让丫鬟来告诉学生……”

????原来吴青梅让丫鬟去告诉他,她和郭勤之间一段渊源。

????她不想嫁章怀安,又不敢对父母说,所以釜底抽薪。

????吴尚书神色不变,从容道:“是有这回事。”

????遂将吴青梅在江南织锦大会上和郭勤的冲突一节说了,包括此事后续发展,凡是明面上发生的事他一字没漏,至于吴青梅暗中对郭勤态度的转变则一字未提。

????他又说,吴青梅回京后,他严厉斥责了女儿,并和夫人亲自去幽篁馆向郭织女致歉。若郭家此时上门提亲,他说不得便要将女儿嫁郭家。不过,看来是他想多了,郭勤和吴青梅彼此有了心结,两家能化解过节已经是万幸,结亲不可能。吴青梅之所以将这件事告诉章怀安,一是不想隐瞒前事,二也是想弥补过错的意思。

????章怀安虽忠厚却不迟钝,听了这番话,立即起身上前,跪下磕头道:“请大人成全学生!学生定当好生厚待吴姑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