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2章 月落(2)(四更求粉红订阅)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她看向郭守业父子。

????郭守业和郭大全并没有小人得志,相反,他们一个依旧跟饿狼一样盯着她,另一个脸上带着永远和煦的笑容,恭敬地跪在堂前,看去不知多谦卑和善。

????这家人……

????她再也不会小看他们了。

????她昂首走出官厅,步下台阶。

????锦绣堂虽大,官厅内的一举一动都在众人眼下。

????这一会工夫,谢家被捋去皇商资格的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六道回廊之间飞了个几个来回。

????六道回廊下,每间廊亭内都有人对前方张望。

????看着那些好奇、探究的目光,谢吟月不禁感慨:早上这些人还众星捧月般围着她,这才多长一会工夫,谢家被捋了皇商资格,他们的神情就变了,也不是翻脸不认人,而是带着审视。

????审视她谢吟月,可能禁得住此次风浪;

????揣测谢家从此是一蹶不振,还是会卷土重来。

????她轻笑,她自己也很期盼呢。

????这是个挑战,她心中充满了期待。

????谢吟月步下台阶时,方初在下面等她。

????炽烈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也没有暖化他脸上的冷硬。

????接到她后,看着她满眼都是痛惜。

????他不是为谢家难过,他是为谢吟月难过!

????谢家被捋去皇商资格,也不是就破家败亡了,也不是就没了卷土重来的机会,可为什么偏偏这件事发生在吟月做少东的时候?

????究其根本,这件事原不是她的错。

????这对她来说,太不公了!

????谢吟月将他神色看在眼里,微笑道:“何必如此。又不是抄家定罪了。”她回首看向官厅,“不过除名而已。我,还会再回来的!”

????方初用力点头,心里好受了些。

????他的吟月,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韩希夷也走过来,三步开外停住脚。看着谢吟月。

????好一会,他认真道:“不过一时捋了,凭姑娘的才智,迟早还能争回来。姑娘但想以后。来日方长。”

????谢吟月淡笑道:“多谢韩兄提点。吟月也是如此想。”

????韩希夷恢复随性,摇着折扇笑道:“谢姑娘终不是一般女子!”

????谢吟月微笑不语。

????韩希夷见她不进廊亭,又问“姑娘要先走?”

????谢吟月点头道:“不去,难道给人当风景瞧?”

????说着,她看向天字一号廊亭。

????那里。围了好些人。

????再待下去,两厢对比之下,谢家处境必定尴尬。

????方初和韩希夷立即明白她的意思,都沉默下来。

????少时,方初道:“等散了我去找你。”

????谢吟月点头,道:“如此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商议。”

????一时刘少爷和曾少爷也过来了,都安慰谢吟月。

????谢吟月微笑同他们寒暄,既不愤懑也不颓丧,两人赞赏不已。

????这时。谢明义、谢天良父子带着随从走过来。

????方初冲谢明义微微点头便罢;韩希夷则淡淡一笑,叫了声“谢二叔”,就没多话了。

????面对这两个知情人,谢明义既羞愧又懊恼,也是无话可说。

????他便把全部的怨气撒在郭家身上,看向天字一号的目光已经不能用怨毒来形容了——谢家和郭家,从此不共戴天!

????谢天良更是面目狰狞,恨不得冲过去杀了郭家诸人。

????韩希夷见状,笑容越发淡了。

????谢吟月对谢明义点头道:“二叔,走吧。”

????率先转身。从容地离去。

????谢家父子跟在她身后,垂头耷脑。

????走了几步,谢吟月忽然回头,看向天字一号亭。

????看了一会。才又转身迈步。

????“郭清哑,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她边走边想。

????从今天开始,她会把郭清哑当做最大的对手!

????今日之事,退亲只是表象,真正原因是她谢吟月技不如人,输给了郭清哑。才导致被捋去皇商资格。否则,就像她那日在酒楼说的,这件事谢家做了就做了,郭家不服也只能认命。

????这便是方初说的弱肉强食!

????方初看着那挺直优雅的背影,心情沉重。

????他叫住锦绣,沉声吩咐道:“好生伺候姑娘,有什么事即刻来回我。”

????锦绣红着眼睛点头,和锦云同声应“是!”

????※

????送走了谢吟月,方初回过头来。

????那时夏织造问明清哑无事了,正和郭家父子说织锦的事;天字一号廊亭附近,围了更多人,大多是女子,有来慰问清哑的,有来探听消息的。

????想起清哑无声的宣战:“斗不过你,噎也要噎死你!”他心抖了下,又有些愤怒:她终究把吟月给挤走了,这一噎就把他噎得半死!

????郭家也果真能拼、果真敢拼!

????就算噎不死人,也要崩掉人几颗牙!

????他盯着天字一号亭,想起谢吟月离去的孤独背影,脸色很不善。

????然而,当思绪延伸触及到躺在亭中的那个小姑娘,便不自觉地想起那水光包裹的黑瞳,想起陷她于死亡境地的刻骨相思,想起刚才怀抱的脆弱和无助,这一切,他都是帮凶。

????慢慢地,他心中的愤怒消退了。

????代之而起的,是后悔。

????他很烦躁。

????怨也不是,恨也不是。

????帮也不是,丢还丢不开——

????他就算能丢开,谢家还能丢开吗?

????他绷着脸问韩希夷:“她没事了?”

????韩希夷知他问清哑,点头道:“没事了。大夫刚来瞧过,说是病还没好,需用心调养,不该这么热天还出来。眼下严姑娘正在里边照应她。等转让的事一完,回去卧床歇息几天,也就无大碍了。”

????方初心里就很不舒服,哼了一声。

????严未央如今只围着郭清哑转了!

????韩希夷知他心思,眼神一闪,招呼他进自家廊亭。

????待坐定,小秀上了茶,他才劝道:“一初切莫再烦恼了。事已至此,我等也只能往后看,再做些什么,只怕错上加错……”

????说到这,他忽然停住了。

????好一会,他皱眉苦笑道:“怎么总是‘事已至此’?”

????方初看向他,也是神情愕然。

????一对好友呆呆地对视,心里升起同样的念头:

????从在谢家逼得郭家和江家退亲后,他们就疲于应对。

????郭家开拍卖会,他们觉得“事已至此”,只能咬牙拍下图稿,为此,方初还签下那荒唐透顶的保证书;郭清哑生死不明的时候,他们觉得“事已至此”,也只能帮着找大夫而已;今日织锦大会,他们为了谢家,官商勾结逼迫郭清哑让步,说“事已至此”;等情势翻转,谢家被挤走了,他们眼睁睁的束手无策,只好又说“事已至此”!

????他们何曾这样狼狈过!(未完待续。)

????PS:??粉红240加更送上。谢谢所有关注本书的读者们,你们的订阅、打赏、粉红、推荐、评论让原野很感激,也很感动,唯一能做的就是专心把这本书写好,尽我所能写好,虽然不能让每个人都满意,但尽力了、努力了,才能心安!再次谢谢你们订阅支持原野,大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