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58章 沉沦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韩希夷感觉身上冰火两重天,说不上是痛苦还是舒适,只觉浑身火烧火燎的难受,烦躁的想宣泄,而他也正做着宣泄的事——他怀里搂着一具软玉温香,缠绵难舍。

????他努力地想,这到底是春*梦还是真实。

????外面似乎很乱,人声鼎沸、疯狂吵嚷。

????正纳闷时,耳边忽然传来细微呢喃、口齿不清的叫唤:“方初!方……初!”随着这叫唤,有人摩挲他胸口,努力抱住他腰,四肢都攀在他身上,不断扭动叫道:“方……初!……初!”声音带着哭意。

????他曾经疑惑过:清哑为什么总直呼方初的名字,甚至不习惯叫他的字“一初”,叫“方初”叫得那么自然,透着一种别样的滋味。

????此时此地,听见这样的呼唤,韩希夷却懵了。

????等意会过来,他脑子“轰”一声,浑身仿佛被火点燃。

????不对,他原本身上就像着了火一样,现在这火更是毁天灭地、席卷了他全部灵魂和肉*体,疯狂得令他恐惧。

????他不由自主地搂紧怀中人,也不知是因为不舍或者贪恋,还是想确认这一切是否真实,是梦幻。

????这是清哑吗?

????她怎么在这里?

????柔软的躯体,带着寒意,还有极淡的寒香。

????那是寒梅的清香,仿佛她刚从风雪中赏梅归来。

????黑暗中,他奋力睁大双眼,看不清怀中人。

????触手间,她身上还穿着大毛披风,上身锦袄也还在,只有下身衣裳退了,他下身衣裳也退了,两人亲密接触……

????他用力一咬舌尖,脑子清明了些许,顿时想起昏迷前的事:

????傍晚灾民暴动,混入城中的山匪趁机发难抢劫大户。他接到消息说一批歹徒袭击方家,而方初和沈寒冰被困在粮仓那边。他急忙带人赶来救援。方家……混战……两个歹徒躲在墙根下密谋,说要给郭织女点一炷香,让她变成“郭仙女”……他让护卫杀了那两人……他被人从后偷袭,然后昏迷……

????韩希夷想到这,身上激起一层冷汗。

????他这是怎么了?

????清哑又是怎么了?

????都遭人暗算了吗?

????这是在哪里?

????他努力推清哑,想把她推开,可发出的力量却反而抱紧了她,更抵制不住心底渴望:再抱紧些,清哑,清哑……

????他又愧又痛苦,简直要崩溃了。

????他想效仿方初伤害自己来保持清醒,并脱身,可是他此时就像一匹狂奔疾驰的骏马,任凭怎么勒缰绳也勒不住。

????他艰难道:“我……不是一初,是韩……希夷。”

????天可怜见,他还能发出声音。

????虽然那声音微弱黯哑,好歹发出来了。

????他连说了几遍,怀中人有一瞬间的停顿。

????她似乎有些迟疑,或者也在艰难地抵抗体内狂躁,好一会,她才喃喃道:“韩希夷……韩兄……”

????韩希夷狂喜,急忙道:“是,是我。”

????他激动万分,也不知是为清哑确认了他的身份、不再把他当方初而高兴,还是因为唤醒了清哑,两人可以共同努力挣脱困境。

????怀中人似乎醒悟到现实,觉察抱着他不妥,便扭动身子挣扎低哭道:“韩兄……韩兄……”好像想要逃离他,却成了最有效的引*诱。

????两人一齐疯狂沉沦,丧失了最后的理智。

????韩希夷完全崩溃了,其后做了些什么,印象清晰深刻,又混乱迷茫,既坚决果断,又不受控制。混乱中最清晰的感觉是怀中人异常的静默,和身体激烈动作极不相符的安静。他觉得,她一贯不喜惊乍,二来她应该在害怕。哪怕他们此时身不由己,那恐惧始终如一团阴霾盘踞笼罩在心头,胆战心惊,又惊险刺激。

????外面喊杀声越来越大,乱哄哄的搅扰了寒夜。

????韩希夷又痛苦又甜蜜,喃喃地叫唤“清哑!清哑!清哑……”不断爱抚和召唤,又似宣誓和渴求,意乱情迷……

????他仿佛回到当年和清哑同行去府城时,那日傍晚在一地泊了船,他们站在暮色中看雨后的江景。后来清哑弹琴,他唱合,唱的是《蒹葭》,清朗的声音散入江天,深邃、悠远。

????那时,伊人虽在眼前,却触不得,歌声寄托了他的相思。

????眼下,伊人却在怀中,完完全全属于他。

????所有美好的记忆都随着内心的满足浮现在眼前:和她在田湖共乘一艘小船穿梭在藕荷间、五桥村观音庙银杏树下的相逢、夜晚在灯下静静为她画像、雨中在城西郭家园内向她倾诉衷情……

????这梦幻般的记忆仿佛成了现实,填补了他一直的缺憾。

????忽然谢吟月闯进记忆,宣告韩谢两家定亲了,他惊恐之下,死死地抱住清哑疯狂起来,唯恐一松手就失去了她。

????等云消雨散,两人都失神。

????可怕的静默,外面鼎沸人声依旧。

????忽然,韩希夷感觉怀中人不住颤抖,低呼一声“方初”,挣扎起身,匆忙中手撑在他左臂上,顿时他眼前一黑,只来得及叫一声“清哑”,便又晕了过去。原来他臂上受伤了。

????他昏迷前,想对她说这都是他的错。

????死,也要让他去死。

????※

????奉州,方家三进宅院前喊杀震天。

????二进院内,紫竹、青竹、水竹等女严阵以待,紫竹穿上清哑的大毛披风和裙袄,梳着清哑常梳的发髻,坐在东间大炕上,身边站着两个婆子;院外是黑风等护卫,正和匪徒恶斗。

????喊杀声激烈起来,似乎要冲进内院。

????细妹扯着清哑悄悄离开了,盼弟青竹水竹紧随其后。

????她们去往后园的梅心小筑。

????梅心小筑是一组大青石建造的屋子,一点不小,建在一片梅林当中。宅子的原主建造这地方时,一是为了冬天赏梅,二是为了夏天避暑。梅心小筑地下造了地热,所有朝园景的屋子窗户都安的玻璃,冬天赏梅极好;又因为墙裙都砌的是丈高的大青石,有几间屋子地面也铺的青石,隔热效果很好,夏天这院落也很凉爽。

????细妹来这,也是以防万一。

????这院落结实,水火都不怕的。

????几人穿过梅林间的香径,走向梅心小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