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61章 掩盖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细妹沉默了一会,道:“恐怕那些人原本是想用那毒来对付大奶奶的,被韩大爷发现,两方打斗,不知怎么他就中了毒。”

????盼弟怒道:“我们的人呢?都死绝了?”

????细妹道:“这不清楚。当时很乱,四下到处都是人。”

????清哑听后说不清什么滋味,更加别扭了。

????感激韩希夷是一定的,但这事不比别事,可以当面向韩希夷道谢,这件事怎么谢?她甚至不能承认自己见过他那不堪的样子。

????盼弟也想到这点,担忧地问:“要是他自己逃过来的,肯定记得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要怎么告诉人?说他怎么来的?”

????细妹沉声道:“这不怕。待会我就把他送出去,再装作搜查发现他。他记得自己逃进屋又能怎么样?未必就记得进了哪一间院子。就算记得,也不好找人问的——他好意思把中毒发疯的事说给人听?他只能把这事闷在心里,全当没进来过。反正他是在外边被人发现的,横竖我们不与这件事相关,随他自己瞎猜去。”

????清哑和盼弟一想,可不是吗,等韩希夷醒来想起前事,遮掩还来不及呢,哪好意思找人问,自曝其丑。

????清哑心宽慰许多,忙道:“你快去安排。”

????韩希夷身上伤要及时诊治,这么严寒的天,耽搁久了会酿成大病。

????细妹道:“是。”

????因为这一趟勘察结果,让她对韩希夷印象好了些,不过还是不肯原谅他,谁让他中了情*毒后心心念念叫清哑的名字?这不是心思龌龊是什么!

????她去小书房将韩希夷扛起来,悄悄出去了。

????为怕韩希夷丑态暴露在他人眼里,她扛着他一直走到北墙根下,将他放在雪地里滚了几滚,又抓了积雪塞入他下身。

????韩希夷激灵颤抖了一下,擎天一柱终于倒了。

????细妹有些心虚,但此时也顾不得了。

????将现场弄得一团乱后,她便跑去叫人。

????她先装作巡查时发现梅心小筑后院外值夜的婆子被杀,大惊,急忙去北角门外叫方家护卫进园来仔细搜查,以防有歹人闯进来。

????然后,方家护卫在园内连续发现不明人物尸体。

????再然后,又有人在墙根下发现昏迷的韩希夷。

????顿时大家就忙乱起来:一面派人将韩希夷送去前面找大夫诊治,一面将那些歹徒尸体抬走,细妹又拿腔作势地命人将梅心小筑前面值夜的两个婆子捆起来,严加审问,为什么后面出了这么大事她们一点不知道,难道是同谋?

????这倒不是细妹冤枉她们,她是真怀疑她们。

????细妹不信她们没听见后面的声音。

????就算她们真没听见,也要审问一番才放心。

????一番忙乱后,梅心小筑才安静下来,前面也安静了。

????清哑心里惦记方初,又牵挂前面冲突结果,便要回去。

????细妹拦住劝道:“前面这会子肯定还乱的很。大奶奶就在这等,大少爷说不定已经回来了。等回来肯定会来找我们。”

????她可以想象前面的狼藉场面,不想被清哑看见。

????清哑道:“后面也不安全。你都看见了。”

????细妹哑口无言,只得陪着她回去。

????回到二院,果然满院狼藉,尸体、武器和各种物件散落一地,方家护院和丫鬟仆妇们正奔走收拾,还有受伤人“哎呦”叫唤。那些死去的人装扮各种各样,武器也有菜刀、棍棒、斧头、锄头等等,五花八门;也有使朴刀长枪的,正应了“山匪加乱民暴民”的身份。其他物件都是从方家抢的东西,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可见,之前歹徒已经冲进了内院。

????清哑四下打量,并没有太多感触。

????她就像看电视,两军交战结束后,那战场留下的就是这副场景。然而,当她看见前面一具身穿破袄、翻皮帽子歪斜的汉子尸体,神情一震,目光落在他身边杂乱散落的物事上。

????他左手拎的包袱已经散开了,包袱是绸布的,想是从方家抢的;里面的东西也是从方家抢的,大多是精美的瓷器碗盏,还有一个小巧的苹果玻璃灯。这些东西都摔碎了,勉强能看出原形。只有一个细白瓷的茶盏完好无损,落在旁边雪堆里,莹白如积雪一个颜色,不细看发现不了。

????清哑目光从这些东西上一晃而过,落在几个白面大馒头上。

????这四五个大馒头,应该也是他从厨房抢来的。

????他大概是在混乱中被人撞倒,倒地后,他急的很,瓷器等宝贝摔碎了不能复原,他便去捡那白面馒头,右手伸到前方抓住一个白面大馒头,不等收回来,就被人踩踏至死,口鼻下都是冻干的黑血。

????他的死像很奇特,大睁着双眼,临死前犹急切地想把馒头一个一个捡回来,只要捡了馒头,他爬起来就走,再不跟这些人抢了。

????清哑确定他是这样想的。

????可是他没能爬起来,右手死死攥着那个白面馒头。

????清哑还感受到他的遗憾:忙了一晚上,他还没吃上呢!

????毫无预兆的,清哑泪水夺眶而出。

????这就是土匪?

????这就是暴民?

????就为了一个馒头被踩死!

????她捂住嘴,压抑住哭泣,胸口一阵窒息。

????细妹见她不对,急忙对水竹使了个眼色,一人一边扶住她,低声道:“大奶奶进去吧,让他们收拾。”

????清哑双腿抖索着,迈上台阶。

????才转身,那边两个人抬了一具尸体从阶下走过。

????清哑怎么觉得那头脚被提着的死人眼熟呢?

????“等一下。”她喊道。

????那两人站住,不知所措地看着细妹。

????他们不认得清哑,不知她是谁,但能站在这里,想必不是一般人,肯定是织女身边人,因此恭敬停下。

????清哑用力闭眼,挤出眼中泪水,再看——

????方方正正的脸颊,还稚气的很,曾经一笑露出一嘴白牙;眼下他双眼双唇紧闭,面色死寂,再也笑不出来了。

????清哑认出来了,这是个小厮,十七八岁,叫方威。

????小豆子、小黑子等几个身手好又机灵的小子被方初留在京城照顾适哥儿,另找了几个小厮跟清哑马车出行,其中就有这个方威。

????方威说,他的名字是大少爷起的呢。

????他力气大,方初本来想叫他“方力”,因和“方利”相冲,便改名“方威”,力大威猛的意思。

????他笑着叫清哑“大少奶奶”。

????“我们大少奶奶是织女呢。”

????他常咧一嘴白牙,炫耀地对人说。

????清哑眼看昨日还鲜活的生命消逝,更加不能忍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