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63章 你想干什么?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黑风也觉出不妥,忙道:“韩大爷还是别去吧,大奶奶只怕这会子不想见人。”

????韩希夷心一跳,忙问:“为什么?”

????黑风叹道:“大奶奶正伤心呢。”

????那媳妇急忙道:“对,死了这么多人,大奶奶伤心的很。”

????两人都看见清哑对着方威尸体哭的情形,所以这么说。

????韩希夷却如雷轰电掣,心中翻江倒海起来。

????他觉得,清哑伤心另有缘故。

????他艰难道:“我去看看她。”

????黑风很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坚持。

????韩希夷勉强解释道:“我来得急,家里不知怎样了,要连夜赶回去。走之前想见见织女,问候一声也顺便告辞。”

????黑风听见这样,也不好阻拦,只得让那媳妇再去回话。

????这里,韩希夷让韩嶂伺候他穿戴整齐了,背上他,黑风打着灯笼在前引领,大家去了偏厅;韩嶂又命准备车马,等见了织女就离开。

????少时,细妹带着个小丫鬟匆匆来了。

????韩希夷见只有她,心一沉——清哑依然不肯见他。

????他对细妹微笑道:“细妹子好,织女可安好?”

????细妹绷着脸道:“好。正忙呢。”

????她来之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务必要不动声色、好声好气地将韩希夷劝回去,此时见了他心中却腾起无名火来。

????也不算是无名火,这火有来头的!

????她见他面色苍白地坐在那,除了精神萎靡些,依然是从前那个风雅飘逸的韩大爷,可是她很清楚他文雅外边下藏的龌龊心思,他情*毒发作时叫织女的闺名,足以证明一切。

????都这样了还坚持要见织女,他到底想干什么?

????织女是他能惦记的吗?

????他有妻儿,织女也有夫君!

????细妹的没好气更让韩希夷笃信那件事是真的,否则清哑怎么也会来见他一见,细妹也不会对他这样恶声恶气。

????他难受道:“织女她……不想见我?”

????细妹听得两眼冒火,狠狠瞪着他,道:“对不住了韩大爷,织女身子有些不适,又受了惊吓,又伤心难过,如今正躺着呢。我们还要请大夫来瞧呢。韩大爷坚持要见织女,想做什么?”

????说到最后一句,她有些咬牙切齿。

????那目光也犀利迫人,向韩希夷传达另一层意思: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韩希夷被那目光惊得一瞬间心提到嗓子眼,跟着又落入万丈深渊,痛苦绝望得几乎窒息——是啊,织女遭遇什么他不是最清楚吗!

????纵然他见了她,又能做什么?

????又能改变挽回什么?

????他真该死——

????细妹眼睁睁地看着那谪仙般的男子在她面前晕倒,有些不知所措,她的威力有那么大吗?一眼就把他瞪晕过去了?

????韩希夷晕过去了,自然走不成了。

????细妹跟着韩嶂黑风将他送回客房,又急忙请大夫来诊治,问明没有性命危险,方才匆匆回去向清哑复命。

????细妹自然没说自己把韩希夷给瞪晕过去了。

????韩希夷昨晚在那种情形下念叨清哑名字,这件事细妹也不可能告诉清哑,她只说韩大爷身子虚弱,又折腾着要回家,折腾晕的。

????这次韩希夷来奉州,谢吟月因为有伤没跟来,他就住在韩家铺子后院。他昨晚就是从那赶过来的,按说没什么大事,但清哑还是细妹传话给黑风,派人去韩家瞧瞧。

????正说着,清哑忽觉异常,猛转头向门口看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修长的身影,灯影拉长了他的高度,投射在墙壁上,高大伟岸,占据了整面墙壁。

????清哑眼眶一热,哑声叫道:“方初!”

????方初大步走进来,笑道:“我回来了。”

????他望着清哑,万千的担忧和恐慌在看见她后,都化作开心的傻笑,只说得这一句,便不知再说什么。细妹和盼弟等人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也不知道。他轻飘飘地走到炕边,在她身旁坐下。

????清哑目光先将他上下一扫,确定他安全没受伤,一颗心重重落下,然后伸手抱住他腰,将脸埋在他胸前,泪水就涌泉似的汩汩向外冒,很快他胸前湿了一片。

????方初觉得她今天特别伤心,哭得他心揪成一团。

????他想当然地以为,她受到了大惊吓,他想起来也觉得后怕不已,使劲搂紧了她,轻声在她耳边道:“没事了!乖,没事了!”

????翻来覆去也只有这三个字。

????清哑哭得不止,不仅有平安再见他的喜悦,还有之前那些人的死亡对她造成的冲击。这次的事和石寒天谋反刺杀的灾难又不同,她甚至不知如何去仇恨那些暴民——想必在他们眼里,自己是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和资本家——当然,山匪是最可恶的。

????方初渐渐恢复正常,使出温柔手段,一边安慰她一边亲吻她的耳垂,又低声说了许多贴心的话,总算让清哑镇定下来。

????清哑止住哭声,抬起头,依然满脸是泪。

????方初顺手扯了她的帕子为她擦泪,小声道:“我一回来就先进来看你了。听说希夷也来帮忙,还受了伤,我重色轻友,都没管他呢。等会还是要去看看,不然人家该说咱们不知礼数,不懂感激……”

????他明显感觉怀中清哑身子一僵,随即又恢复。

????清哑低声道:“我刚才一直忙,也没去看他。”

????方初道:“没事,我马上就去。”

????他觉得,这大晚上的,妻子不见韩希夷是为了避嫌。

????他又问:“听说他晕倒在墙根下差点冻死?”

????清哑心虚道:“听说是。我一直没见过他,不过听大夫说他没有性命危险。”欲盖弥彰地强调一遍,还小心地瞄了方初一眼。

????她对韩希夷感到尴尬,不见他便没事,眼下却有了新的苦恼:方初一提起韩希夷,她同样觉得不自在,脑子里猛然跳出那吓人的一幕,顿时尴尬的很,恨不得失忆忘掉才好。

????方初觉得,清哑眼下有些奇怪。

????不过,他依然没有在意。

????两人又温存一会,清哑叫人端上饮食来,陪方初吃饭。

????方初说先去看韩希夷,还有好些事要处理。

????清哑坚持要他先吃饭,吃饱了才好处理事情。

????方初只得随她了,两人在炕桌边坐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