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74章 归去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清哑离开奉州时,林世子和睿明郡王到城外长亭相送。

????寒冬腊月,长亭内冷飕飕的,长亭外也冰天雪地,不像春天绿意盎然,送行话别的人可以在道旁折柳枝相赠,增添诗意。

????马车行近,方初和沈寒冰下马,清哑也下了车。

????林世子不等清哑拜见,先问她好,十分有风度。

????睿明郡王见清哑黑眸澄净中透出寒冰般光泽,微微失神,忽见清哑朝他看来,想要对他见礼,不知为什么他本能避开目光。

????昨天方初已经去钦差行馆拜别他们了,今天他们来送行,一是因为林世子和方初私交情分,二是礼贤下士、给郭织女脸面。

????林世子既然来了,睿明郡王不好不来。

????原本他们这些人到奉州来,做的是积德行善的好事,等把灾民安置好了,上上下下都能安心过个好年。结果,半中间出了这样惨烈大事,坏了所有人的心情,想必顺昌帝心情也不会好。

????清哑无法痛恨乱民,但可以理直气壮地痛恨贪官。

????所以,对于斩杀贪官的林世子,她由衷钦佩。

????京城有权势的人很多,不是每个有权势的人都有这份魄力,眼前这两个人就天差地别。若让睿明郡王来处置,哼,还不知怎么推诿、拖延,最后拿几个没有背景的官员顶罪,不了了之。

????她对林世子道:“多亏了世子,百姓才能出这恶气。”

????——主要是她出了这口恶气。

????林世子笑眯眯道:“听了织女这话,我高兴的很。要知道,这些日子外面人都骂我杀人狂。唉,这名声算是毁了!”

????清哑道:“世子杀人就是救人。做官就要像世子这样。”

????睿明郡王听了这话,十分怀疑她意有所指,而且指的就是自己,意思是做官要像林世子这样,不能学睿明郡王那样。

????他腹诽,暗道这是善良的织女说的话吗?

????织女应该不主张杀人才对,应该感化!

????他不看清哑,对方初道:“听说昨日韩希夷也回去了。怎么你们没约好同行?”含笑注视方初,仿佛很随意地问。

????方初爽朗地笑道:“希夷他跟我们不一样,他要回江南过年,已经先一步派人去京城通知韩大奶奶了,行程肯定赶。我和沈三爷带着女眷,走不快,只能慢慢来了。”

????说罢,好奇地看着睿明郡王问:“希夷去向王爷辞行了?”

????睿明郡王摇头道:“没有。本王也是听说的。”

????方初笑道:“这就是了。希夷受了伤,走得急,没告诉几个人。王爷倒是消息灵通,居然对他的行动了如指掌。”

????他笑容不改,深深地注视着睿明郡王。

????睿明郡王和他对视,终究抵敌不住,目光闪了一下,微笑道:“咱们一块来的,自然要关注些,况且他又受了伤。”

????方初道:“是啊,伤得不轻呢。”

????他目光越来越深沉,仿若吞噬人的深渊。

????睿明郡王瞥了清哑一眼,没再接他的话。

????林世子在旁听着,总觉不大对,心中困惑。

????然方初和郡王都不露声色,他自然不好探问。

????见他们说完,他指着长亭外官道上那黑压压一片整装待发的禁军,对方初道:“我派了手下带这五十个禁军送你们回去。在城里已经让织女受惊了,若是回程再出点事,别说皇上和太皇太后要责怪我,便是祖母也要责怪我无能。”

????一面将身边亲卫介绍给方初,是带领这支禁军的。

????方初急忙拉着清哑对他施礼感谢。

????他十分感激林世子的安排,放心不少。

????寒暄已毕,拱手告辞,亲携了清哑送上马车,然后和沈寒冰上马启程,奔京城去了。

????※

????这一路上,方初和清哑表面恢复如常。

????清哑虽然很少说话,但不再对方初冷淡。

????方初像以前一样处处呵护她,令她产生一种错觉,那天晚上的事不曾发生过。她当然不会真当事情没发生过,却也没了当时那种深刻的印象:绝望痛心到感觉嫁错了人一样,没了前途和希望。

????现在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事。

????就是那晚他们心情都不好,他做出了反常的行为;而她的行为也不理智,打了他不算,还吐了他,还说后悔嫁他,等等。

????曾经的患难与共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消散了。

????反而是这件事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变淡、变浅。

????不过,要他们回复如初也不容易,心里多少不自在。

????这种不自在表现在外,各种微妙。

????因在旅途中,两人无法分床睡。

????第一晚,方初无意中碰到清哑身体,清哑本能一缩一颤,往床里退了退。方初心下一黯,主动往外让了让,免得她受惊。等听见她均匀的呼吸传来,估摸她睡着了,才转脸,在黑暗中注视着她。

????第二晚,等她睡着后,他悄悄将手臂放在她腰间。

????早上醒来,清哑也没怎么样。

????夫妻多年,有些习惯哪能说改就改呢,她也没想太多。

????这天,方初心情莫名地好。

????第三晚,等她睡着了,他就从后抱着她了。

????清哑次日醒来,也明白了方初的求好之意。

????她轻轻挣脱他的怀抱,往旁边移了移,坐起来,侧首打量身边同床共枕了数年的男子:随着年岁增长,他面部轮廓越发棱角分明,一字浓眉眉峰突出,好像山峦,罩住下面两弯凤眼。此时眼帘阖闭,睫毛遮住了里面光芒,然清哑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它们喷出燃烧的怒火,要将她焚烧成灰烬。

????她不禁感到茫然,对他有种熟悉的陌生。

????她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个梦,等梦醒了,她还在前世的现代,根本没穿越到郭清哑身上这回事。

????她低头,用手指掐住胳膊一块肉用力拧——嘶,好痛!

????方初本来听见她起身了,听了半响又没动静,悄悄把眼睛睁开一道缝,见她直直地坐着,黑发如流瀑般倾泻下来,撅着红唇,满脸起床气;又不像没睡好的样子——她目光炯炯,精神着呢——不由纳闷,这是想什么呢,一脸不开心?

????他“呼”一下坐起来,叫“清哑?”

????清哑转头,看着他。

????她的黑眸映照着他的影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