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75章 不认得了?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他心一沉,忙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一面伸手摸摸她的额头。

????“哎呀,冰凉,看冻了。”

????他从后将她环抱住,顿时感到她身子冰凉,忙把蚕丝被往上拉,将她裹紧,一面高叫紫竹等进来伺候。

????清哑感到身后坚实的胸膛,被熟悉的男性气息包围,心安定下来,又听他说“再有两天就到家了,莫哥儿怕是长高了……”她便没心情想其他了,归心似箭。

????方初果断将她思路打断,松了口气。

????他以为她刚才又在回想那晚的事。

????这天晌午,他们没遇到城镇,就在郊野歇息,烧了些热水、吃些干粮继续赶路,清哑和盼弟在马车上没下来。

????清哑听盼弟唠叨沈寒冰如何如何,满口怨气的样子,心中一动,好奇地问:“你和沈三哥吵架吗?”

????盼弟道:“吵!怎么不吵!”

????清哑问:“怎么吵?动手吗?”

????这问得有点详细,盼弟也没在意。

????她神秘道:“吵架他吵不过我,动手我打不过他。他身上肉硬,打一拳他不痛,痛的是我自己。我就掐他!还在他汤碗里放蚯蚓——我跟他闺女学的。”成功地将清哑惊呆,她得意地笑了。

????清哑闭着嘴问:“三哥怎么说?”语音含糊。

????盼弟摇晃着脑袋道:“还能怎么说,一碗汤喝完了才发现,说什么都晚啦……”笑得十分开心。

????这世上的夫妻千千万,每一对相处的模式都不同。

????清哑无法想象,要是她往方初碗里放蚯蚓,后果会怎样,生活讲究的方初怕是不会像沈寒冰一样一笑了之,至少几个月不会再喝汤。

????另一边,一辆拉货马车背后,方初和沈寒冰也在闲话。

????方初虽然觉得沈寒冰豪迈粗犷,不可能懂得哄媳妇的手段,但本着集思广益的精神,问问他和郭盼弟是如何相处的,也许能让自己触发灵感呢,反正路上无聊,就当闲话好了。

????他便道:“我瞧三哥对二妹颇为容忍,她不跟你找茬了?”

????沈寒冰眼神一顿,对他意味深长道:“不找茬,就是偶尔弄一条蚯蚓放我汤碗里……”——成功地将方初震住。

????方初干涩地问:“然后呢?”

????沈寒冰慢条斯理地啃了一口馒头,咽了,又喝了两口热茶,才道:“我喝了一半才发现,就把剩下的汤赏给我儿子喝。”

????方初失声道:“安哥儿喝了?”

????——有这样当爹的吗?

????沈寒冰微笑道:“当然没有,被你那好姨妹给拦住了。当时气得她脸都绿了。我就问,不给安哥儿喝,是不是她想喝。安哥儿孝顺,忙说娘想喝,就让娘喝吧,他喝饱了……”

????方初也像清哑一样感叹:这对夫妻相处还真是独特。

????他是别想从中借鉴什么好的经验了,若他敢这样对儿子,清哑能跟他拼命。当然,清哑也不会往他碗里放蚯蚓。

????忽然想起那天晚上清哑打他的情形,他有些不确定起来。

????若是清哑往他碗里放蚯蚓,他该怎么应对?

????晚上,他们在一小镇投宿,吃饭时,方初把筷子先在碗底抄了抄,将饭翻了个儿,然后才开吃,沈寒冰见了眼中隐露笑意。

????他虽然性子粗豪,有时也粗中有细,早发现清哑和方初不对了,主要是清哑不善于掩饰,对方初淡淡的,与往日截然不同。沈寒冰不便询问,借着和方初闲聊指点他——孩子是化解夫妻矛盾的最好良药。

????不用沈寒冰教导,有些事水到渠成。

????两天后下午,他们抵达京城。

????沈寒冰夫妇和他们告辞,自回沈家去了。

????清哑因是奉旨出去的,回来当然要先去皇宫复旨。

????这次,方初和她一道进的宫。

????顺昌帝在御书房接见了他们夫妻。

????方初清哑拜见已毕,顺昌帝便问起奉州乱民暴动的情形。这件事林世子早已具本上奏,派快马回禀了他,现在他不过是想从清哑和方初口中得到证实,并从侧面了解事情经过。

????皇帝先问的清哑。

????清哑便说了起来。

????她先说他们到奉州赈灾、教授纺织,一切都井井有条,灾民也得到安置,十分安心,然后外地灾民涌来奉州,暴乱、抢劫、杀人,无数人冲到方家哄抢,还高喊要捉了郭织女向方家和朝廷索要赎金……最后说到那个抓着馒头被踩死的乱民,还有方家被杀死的下人,她流下了眼泪,哽咽不止。

????顺昌帝死死攥紧了拳头,眼中却平静的可怕。

????清哑说得太简略,他转而又问方初。

????方初就不同了,他显然有备而来,早已打好了腹稿,将一应事情经过详详细细、从头至尾说给皇上听,总结后两句话:各地贪官赈灾不力,是逼反灾民暴动的诱因;河间府等地揭竿造反的匪徒趁机利用灾民挑起事端,壮大实力,想要占据奉州意图颠覆朝廷。

????顺昌帝之前还只生气,这下却微微颤抖起来。

????方初和清哑告退后,才出御书房,就听身后“哗啦”一声脆响,天子终于雷霆震怒。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那就不是他们的事了。

????方初轻声对清哑道:“家里怕是等急了。都快半年了,莫哥儿和无悔怕都长高了,也不知认得不认得咱们。”十分的忧心。

????清哑被他说得不安,加快了脚步。

????踏入幽篁馆,那颗心便尘埃落定。

????方初在幽篁馆前就下了马,和前来迎接的方制和刘心等人匆匆寒暄几句,将货物交给赵管事安排,他们便进去了。

????清雅的马车一直驶进内院。

????才停稳,方初也恰好赶来。

????清哑下车,只见适哥儿、婉儿和巧儿等一齐涌过来,这个叫“娘”那个叫“姨妈”还有“姑姑”,欢笑着问长问短,好不热闹。

????清哑目光一扫,便看见那边站着几个孩子:莫哥儿穿着宝蓝缎子镶金边斗篷,无悔穿着红缎绣花精致斗篷,都打扮得很整齐,小大人一般。蓝的越冷清,红的越鲜艳。莫哥儿牵着无悔,看向清哑的神情有些迟疑,还有些陌生,要过来又不欲过来。

????旁边还有几个男女孩子,一男孩子正瞟着清哑对莫哥儿咬耳朵,好像在怂恿他过来叫娘,清哑大概认出他们是方则的一双儿女。

????小孩子的记性好,忘性也大。

????几个月的时间,令他们生疏了父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