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76章 爹饿瘦了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清哑忙走过去,蹲下身,在他们脸上各亲了一口,一边一个抱了,看着他们问:“无悔,无莫,想娘吗?还记得娘吗?”

????她的主动免去了孩子们的迟疑,也拉近了母子距离。

????莫哥儿往她身上一靠,没说话,小手却无意识地顺着她狐围领的长毛,掩饰自己的心意,又用行动表达了心意。

????无悔则咧嘴一笑,伸手搂住她脖子,嫩声道:“想!”

????接着,她就看见了方初,忙又张开双手叫“爹!”

????有清哑的缓冲在前,方初就运气多了,女儿对他毫无生疏。无悔抱着他,絮絮叨叨说“天天想爹。天天到门口等爹。爹不回来,等了好多天”,又说“晚上梦见娘”等等,方初连连安慰。

????方纹也过来寒暄,大家才一起进去。

????有孩子果然不一样,孩子是夫妻血脉相连的证据,是夫妻间的润滑剂。有了孩子的夫妻,即便产生了隔阂,也容易消散。有了孩子,夫妻个人的情感要求无形中退后一步,让给他们。

????当下,方初抱着无悔,清哑牵着莫哥儿,再加上适哥儿、极哥儿、婉儿、方丹青和刘志,总共七个孩子,叽叽喳喳好像晨起的鸟儿闹林。

????适哥儿兄妹最为话多,争先恐后地问爹娘安好。

????适哥儿大些,先问父亲奉州暴动情况,父母可曾受惊;无悔则问爹娘,奉州是不是没得东西吃,要啃树皮,因为巧儿姐姐这么告诉她的;莫哥儿最体贴,直接摸了块点心踮起脚尖送给清哑吃,这是他特意带出来的,以为爹娘肯定饿得不成人样了;无悔一见也急忙从荷包里摸出一块糖,剥了塞进方初的嘴里,说“吃爹。可怜爹,都饿瘦了!”用小手心疼地摸摸他眉眼,神情一点不作假。

????方初眼中一热,差点掉泪。

????巧儿等人都忍不住笑。

????方纹对巧儿嗔道:“都是巧姐儿乱说,他们都信了。”

????在这“爹”一声“娘”一声的叫喊中,清哑和方初那点不自在早抛到一旁了,为了应付孩子们的询问,两人还要互相拾遗补缺。

????方初将无悔往清哑跟前送了送,道:“你瞧,咱无悔长不少呢。”

????清哑朝他看去,正撞入他明亮的双眼,心轻轻一动。

????她目测了下他怀中的娇女儿,道:“是长了不少。”

????说完,低下头把莫哥儿也比量了一下,说:“莫哥儿也长高了,都到娘胸口了。”这有点夸张,不过莫哥儿也确实长了不少。

????方初忙道:“莫哥儿快来跟爹比比。”

????莫哥儿就松开清哑手,走到方初身边站定。

????方初拿右手盖在他头顶平移过来,在自己腰部了。

????众人便七嘴八舌地喊“到腰了!”

????一片其乐融融中,极哥儿笑着扫一圈周围,这些人都是他亲戚,而且都是至亲,不是那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可见莫哥儿和无悔妹妹被爹娘百般疼爱,他还是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不着地。

????爹娘不在身边的娃儿分外孤单可怜。

????他费劲地挤到方初身边,仰脸叫:“大伯父,大伯父!”

????叫了好几声,逗弄儿女的方初才听见,忙低头答应:“嗳!”

????极哥儿扯着他袖子道:“我是你亲侄儿!”

????众人有些懵,谁不知道他是方初的亲侄儿?!

????方初也愣住了——所以呢?

????极哥儿见他不聪明,主动提示道:“你要当我亲儿子一样。”

????这可是跟适哥儿学的,适哥儿当初就是这么对方则说的。

????“哈哈哈……”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方初笑罢,觉得这小子和弟弟小时候一样可爱,弯腰将他也抱起来,喘一口大气道:“好,大伯父也抱你。你吃醋了?”

????极哥儿羞涩地低头笑,对手指。

????莫哥儿不满地看着极哥儿——真讨厌!

????这就是家的温暖!

????清哑微笑着,牵了莫哥儿先走。

????一路走进来,她见外院内院正房厢房和游廊都张灯结彩、到处收拾整整齐齐:穿堂上换了喜鹊登枝的大插屏,门帘也都一色换了新的,游廊的廊柱间悬着红幔子,廊檐下挂着各式彩灯……飞红挂彩的布置和墙角路边随处可见的翠竹相映,不像冬日,倒有些春天的气息。

????丫鬟仆妇们都面带笑容,静悄悄又匆匆奔走忙碌。

????总之,方家上下都充满着欣欣向荣的喜气和氛围。

????清哑有些纳闷,这还没到过年呢,就弄得这样?

????见她疑惑,方纹主动解释道:“三哥过几天就要下小定了。”

????原来是要办喜事了。

????清哑看向方制道:“恭喜你。”

????方制脸色红红的,傻笑了下。

????无悔也天真地接道:“要过年了。”

????方初笑问:“那你过年几岁了?”

????无悔道:“三岁了。”

????她是二月初八的生日。

????方初觉得闺女那小嘴越发会说了。

????当下大家来到二院上房,丫头撩起帘子让他们进去。

????方初和清哑原本住这里的,去奉州前,特命人将这里收拾腾空,让父母来了好住。他们则搬去了后面第三进院子。这是对长辈的尊敬。大方氏在京城另有宅子,但方瀚海夫妇还是想和大儿子住一块,含饴弄孙的很方便。反正又不是常住,最迟等明年开春大家都要回江南,挤一挤也就挨过去了,挤在一起还热闹亲香呢。

????巧儿则和婉儿搬去了第四进院子。

????刘心夫妇住在二进院的东厢。

????幽篁馆原本人就不少,加上方瀚海夫妇带来伺候的人,可真有些拥挤了,有许多下人被派去了大方氏那边。

????方家这段日子喜事不断:先是适哥儿挣了一座牌坊;接着又是庶子和王家姑娘议亲;他们才到京城又听说适哥儿被封了忠义伯,外带一座御制“忠义牌坊”;大儿子和织女儿媳奉旨去奉州教授纺织……

????这一系列的消息将方瀚海砸晕了!

????方初和清哑进了东起居间,丫头早回了方瀚海和严氏,老两口正望眼欲穿地等着呢,报信丫头的赏钱都发了好几遭了。

????方瀚海和严氏坐在炕上,秋姨娘站在旁边。

????因心情好,方瀚海气势深沉含而不露,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透出一股子慈祥亲切;严氏则打扮得极富贵,爽利又不失大气,见了方初和清哑,眉梢眼角全是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