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77章 护短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丫头捧过两张垫子来,方初和清哑跪下给父母磕头请安,先谢过父母操持家务的辛苦,再问候他们长途奔波后身体安康。

????方瀚海夫妇受了他们的礼,忙就叫起。

????严氏拉了清哑的手,让她坐在身边,嘘寒问暖。

????方初见秋姨娘在旁,略一顿,也问了声安。

????秋姨娘急忙向他行礼,道“大少爷辛苦”。

????方初侧身让开。

????秋姨娘又拜见清哑,谢她和方初为弟弟周旋安排亲事。

????清哑可是御封的一品诰命,要正式行大礼。

????方瀚海当前,清哑也让开了,客气了几句。

????秋姨娘如今对方初心情复杂之极。

????她被方瀚海关在小佛堂里,一关就是几年,煎熬得快疯魔了,恨方初,恨清哑,恨严氏,恨方瀚海……恨得心都肿了。原来隔个十天半月,方制还能去看她一趟,今年方制进京后,她便一个人独对四方的天空,每天看着树枝上的麻雀飞来飞去。就在她熬不住要发狂的时候,忽然方瀚海命人来接她,说是方制在京城定亲了。

????她以为这定是方初陷害方制,那王家姑娘不定是什么歪瓜裂枣,或者残疾聋哑,肯定是不受宠的庶女。谁知见了方瀚海,听他说起王瑛,竟然是王家才貌双全的嫡女,方制撞了大运了。

????她总不大踏实,总不太相信这件事。

????等到京城,她亲问了方制,才知这一切都是真的。

????而王氏一族,远比她想象的更好,真正的簪缨豪族。

????方制这门亲事,方初是出了大力的,否则,即便王瑛选错了人,王家也不愿将这个优秀的女儿嫁给方家一个庶子。

????严氏和清哑说话,眼角余光把秋姨娘举动看得清清楚楚,对她的心情约莫也能揣测一二,淡笑以对,隐含自豪得意。

????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

????哼,她儿子的胸怀,岂是秋姨娘能明白的!

????秋姨娘永远不会明白方初为何要帮方制,说不定还以为方初顺水推舟,想利用弟弟攀上王家这棵大树呢。

????秋姨娘谢过便退到一旁,知趣地让他们父子母子说话。

????当下,他兄弟姑嫂女婿等都分头坐下,对着炕上二老。

????清哑继被儿女关心体贴后,又感受到公婆的爱护。

????这爱护比小辈的濡慕之情又不同。

????这爱护不仅是长辈的关怀,还有护短。

????严氏摩挲着清哑的手,仔细打量她一番,后怕道:“听说奉州乱民暴动,到处抢大户,我跟老爷都担心坏了。我是整夜都睡不着,就怕你和一初有个好歹。你父亲当时就要派人去奉州接应你们,昨儿又听说要回来,才罢了。我们听说的都这个样,你们身临其境,更加惊险了。你吓坏了吧?瞧你精神不大好呢。”

????方初心一紧,紧张地注视着清哑。

????清哑心有所感,瞥了他一眼。

????然后,她对严氏微笑道:“还好,有惊无险。”

????方初松了口气,也道:“儿子无能,让母亲担心了。”

????严氏白了他一眼,道:“这又不是你们的错。是那些……”她想说说那些尸位素餐的朝廷官员无能,一想这屋里还有许多孩子,还有秋姨娘等人,这话若传出去可不好,便止住不说。

????她又对清哑道:“你呀,这个名声太盛了。有名望虽是好事,但俗语说的‘人怕出名猪怕壮’,太过扎眼了,难免遭小人嫉恨。这次回去,可要收敛些了,韬光养晦几年。”

????清哑点头道:“母亲说的是。我也不想去的。”

????严氏眼中精光一闪,道:“走到这一步,难免身不由己。皇上和太皇太后看重你,那是你的福气,不想去也得去!”

????方瀚海道:“这盛名又不是清丫头自己招摇撞骗来的,哪一次不是形势迫人、逼得她和一初不得不出头?就说这次在慈善中心募捐,那是生生被冯尚书给逼到墙角!大家心里明镜似的,若不然能对清丫头这样钦佩?第二天能有那么多人为清哑义演助兴?”

????一屋子儿孙,见他眉宇含怒,都屏息端坐不敢出声。

????严氏轻笑道:“老爷不用生气。世人都眼明心亮的很,谁心里没数。”

????方瀚海冷哼道:“这可不一定,这世上颠倒黑白的事还少了!”

????又冷笑道:“可笑的是:那冯尚书一心想要压制商贾,谁知这次罢官回乡,也被乱民当大户给抢了,全家只剩一个孙子活命。”

????方初清哑听了一惊,方初忙问:“这是真的?”

????方瀚海道:“怎么不真!他祖籍就在奉州。”

????严氏悻悻道:“他死前可后悔了。”

????清哑摇头道:“他才不会后悔。他肯定觉得,要不是商贾剥削百姓,百姓不会造反,就不会发生这次动乱。”

????方瀚海愣了愣,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朗声道:“清丫头一针见血!”

????又向方初刘心等人解释道:“这种人最是顽固,若要他承认自己错了,比要他死还难受。他必定是百般找理由,坚持己见。”

????刘心道:“岳父说的是。人最怕存了执念,若存了执念,任是怎么样也不肯回头,伤人伤己。为人还是心胸豁达些才是养生之道。”

????他是三句话不离本行,随便就扯到养生上来了。

????说笑一阵,方瀚海又细问方初奉州暴乱详情。

????和在皇宫回答不同,方初这会子说的轻描淡写,即便这样,严氏等人还是听得心惊肉跳,又怕又气,又骂贪官丧心病狂。

????方瀚海见儿子神色有些淡,没有再问。

????具体情形,他想也想的到不会这样简单。

????他还是等会单独问方初比较合适。

????严氏对清哑道:“你们先回去梳洗一番,换身衣裳再来吃饭。这些日子在那边,可受苦了吧?听说有钱也买不到新鲜菜。再被乱民抢一通,怕是连吃的都没了。不会真饿肚子了吧?”

????说到最后,她看着清哑有些不确定地问。

????方无悔插嘴道:“爹和娘,都饿瘦了。好可怜呢!”

????清哑顺声看去,只见孩子们规规矩矩坐在下面,认真听长辈说了半天话了,也没人不耐烦;无悔冷不丁插这一句,顿时吸引了众人目光,她兀自不觉,蹙着小眉头,满眼担忧和心疼。

????明明就是个小人儿,偏做出一副大人样!

????清哑真诚对严氏道:“多谢父亲母亲费心教导孩子。”

????她能看出来,严氏花了大工夫在孩子们身上,恐怕方瀚海也没少费心思,莫哥儿和无悔的举止变化很明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