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82章 故人旧事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夏流萤则对谢吟月笑道:“我还没去找表姐呢,表姐倒来找妹妹了。看来韩大爷对表姐是真心疼爱,这是为表姐出头找我们的茬?唉,可惜了郭清哑!不过也难说,郭清哑如今可是最风光的……”

????她看似随意,却句句带刺,专刺韩希夷夫妇心尖。

????因为她很明白韩希夷此来不是为谢吟月出头,是为郭清哑出头;韩希夷对谢吟月也没那么疼爱;她还点明谢吟月坏了韩郭的亲事,试图挑起韩希夷对谢吟月的旧恶,令他嫌弃谢吟月。

????谢吟月把夏流萤上下一扫,轻声道:“表妹变了很多呢。”

????夏流萤神色不变,笑道:“是啊,原来是端庄文雅的官家女儿,现在是水上跑买卖的当家娘子,自然变化大。不比表姐,从流地回来,上蹿下跳,找这个,找那个,不管干什么,都端着一副矜贵的架势,把谢家的教养传承得一丝不苟。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饶是谢吟月定力强,也被她气得差点绷不住脸。

????谢吟月从流地回来,找过皇帝,找过崔嵋,夏流萤讽刺她像青楼女子招揽客人一样,偏还端着一副矜贵的派头;再者谢家的传承是什么?想想谢吟风不就明白了。再有,其母欧阳明珠何许人也?陷害亲姐姐,也就是夏流萤母亲欧阳明玉,并李代桃僵的人呐!

????谢吟月心惊:夏流萤是真的变了很多。

????这辞锋、这反应,都不是往日能比的。

????她暗自难受,都是韩希夷,硬要趟这浑水!

????果然如夏流萤说的,他是为了郭清哑出头,就因为乱民抢了郭家,惊吓了郭织女,他就要将奉州贪官赶尽杀绝?

????听着两女暗中打机锋,两个男人面色都不好。

????谁让她们是他们的妻子呢,彼此休戚相关!

????韩希夷不想打这嘴皮子官司,径直对鲍二少道:“彼此相识一场,在下丑话说在前头:鲍兄弟最好把首尾处置干净。否则,韩某便是倾韩家全部力量,也要将此事查清。那时,别再说韩某不念旧情。”

????鲍二少和夏流萤一齐变色。

????夏流萤讥讽道:“为了伊人,韩大爷真是尽心尽力!”

????鲍二少则冷笑道:“韩大爷什么时候入朝为官了?还是皇上封韩大也为御史,专门风闻奏事、弹劾天下官员?”

????韩希夷起身,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

????鲍二少以为他有什么行动,当即戒备,谁知他却什么都没说,只又对谢吟月道:“走。”率先走向舱门口。

????谢吟月便也起身,随他离去。

????他们下船后,鲍二少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怎么办?”他问夏流萤。

????“听他说的吓人,他能怎么样!”

????夏流萤明显嘴硬,目光却很犹豫。

????鲍二少正要说话,忽然一丫鬟送了封信进来给他,说是一位叫方初的人派人送来的,立等回信。

????鲍二少急忙拆开信封,和夏流萤同看。

????方初在信中说了一件事:数年前,景江岔水道上,有人丢了十几只装珠宝的箱子。那是朝廷查抄江南贪官,贪官暗中转移的赃物,却被不明人物半道劫走,趁黑将箱子运到某地挖坑掩埋……

????他还提到了欧阳明玉、夏流星。

????欧阳明玉为人风光霁月,和方初清哑都有渊源。

????夏流星正在江南为官,夏流萤一个不慎就会影响到兄长。

????方初提这两个人,是警告夏流萤:不要丢欧阳明玉的脸面,不要影响夏流星的前程。

????夏流萤看信后,神色沉重。

????半个时辰后,鲍二少声称发现了抢劫庄胜赃物的劫匪。

????然后,庄胜美妾儿女连同那批赃物被送往当地官府。

????当地官员不敢怠慢,急忙将此案人赃一齐移送京城刑部。

????方初虽然没有露面,韩希夷却听人回报说他来了。若是从先,他们一定会见面的,可是此时却彼此回避。

????韩希夷默默站在船头,看着滔滔江水出神。

????便是将奉州所有贪官都杀了,也于事无补。

????还有那山匪,他不会放过他们的!

????清哑……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清哑,韩希夷感到冻结的心跳了下,簌簌地疼。

????谢吟月站在舱房门口,看着船头那道蓝色身影,冬日寒风中,他好像随时都会乘风而去、不再回头,这个认知令她窒息。

????她发现:韩希夷从奉州回来,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一直清楚他心里装着郭清哑,很早就知道,但也只是装着而已,就像他也曾经倾慕过她一样。

????她会嫉妒,却并不担心其他。

????可是眼下,她觉得他把心丢了。

????形体没了精魄,人也空洞了。

????他把心丢哪儿了?

????谢吟月感到心底那头凶兽又在蠢蠢欲动。

????※

????再说方初,了结这件事后,心中舒畅不少。当时已经腊月中旬了,他急忙快马加鞭,和方隐、黑风等人往京城赶去。

????这日在西河镇上投宿,小黑子命客栈小二给马喂上等草料,并添豆子、鸡蛋等,好生歇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继续赶路。

????路过镇东头,方初看见一家铺子前排了长长的队伍,个个不畏严寒,在寒风中耐心地等待,也不知买什么,忙勒住马。

????他先有事,想不到其他;现在要回家了,便想着要给清哑和孩子挑些礼物带回去,好不好的,是他在外边买的。

????存了这个心思,他便打量那铺子:很普通的店面,门楣上有一匾额,上有“牛记肉干”字样,书法并不出众,只能算端正而已。

????他对小黑子道:“去,问问卖什么肉干。”

????小黑子忙下马,跑到队伍旁问人。

????不大时候转来,对方初道:“大爷,卖牛肉干的。”

????方初诧异道:“牛肉干?很有名?”

????他下了马,向那边走过去。

????小黑子忙跟上去道:“大爷要买,让我排队。”

????怎能让大爷站在寒风中排队呢。

????方初示意他不必多说,自顾走到队伍后站定。

????在这排队的,有大爷有婆子,再不就是跑腿汉子,还有小厮模样的家仆;方初领口袖口皆镶着名贵的紫貂皮,系着黑缎面的狐斗篷,举止从容,气度不凡,站在队伍中实在太扎眼了,前前后后的人都探头看他,当一道奇妙的风景。

????站在他前面的是位大爷,也回头打量他。

????他微笑致意,问:“大爷,这肉干好吃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