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89章 清哑主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忙关切地问:“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清哑道:“也没什么。你吃吧。”

????传旨太监离开方家不久,京城权贵都接到消息。

????皇宫的举动传递了一个讯息:忠义伯和郭织女圣眷正浓,有胆敢在这个时候对方家不利的人,只怕不会有好下场。

????一夕之间,幽篁馆门庭若市,比从前更兴旺。

????从前来幽篁馆的都是文人士子,鉴赏画儿的。

????现在来往人中,多了许多朝廷官员和权贵。

????方家在朝中原本就有许多故交亲朋,在方瀚海父子刻意经营下,一直很低调地保持来往,现在自然更密切了。皇宫赏赐下来后,跟风来巴结方家的更不知多少,方瀚海和方初一一妥善应对。

????方家,正以不可挡的势头回归官场。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

????这天后,六部衙门封笔了。

????不过还有少数重臣在忙碌。

????京城大街小巷越发热闹起来,年味十分浓郁。

????许多人家赶在年底办喜事,地方官也趁着这时候往京城来走人情通关节、送各种孝敬,迎来送往不断,商家的买卖也兴隆。

????这其中,上次在慈善中心天赐的良缘一齐了结:

????新任户部尚书吴大人两个女儿都定亲了;

????靖安大长公主的孙子林熙和慧怡郡主定亲;

????还有其他人家或嫁女,或娶媳,人多了也不觉得难堪,倒成了一段佳话,当然,心里怎样想外人就不知道了。

????众多消息中,还有一则消息很不起眼:玉瑶长公主再嫁了,嫁与一直追随她的侍卫头领赵辉,过起了再为人妻的日子。

????清哑整天跟着严氏打点年礼和人情往来。

????看到这则消息,严氏板脸道:“这不用理会。我们与公主府素无来往,没必要去恭贺。”若去恭贺才笑话呢。

????她已知道方初被公主算计的事,很没好气。

????婆婆说不理会,清哑自然不会多事。

????她拿起一张请柬,问道:“这户部侍郎唐大人同咱们家有来往吗?怎么他老太太做寿也请咱们?”又不是整寿辰,只是散生日。

????严氏示意丫头去泡茶,支开了人,轻声对清哑道:“老太太那一辈有个姑奶奶嫁去唐家,那时候唐家还是寒门。这些年来,并未刻意结交。他们家有什么红白喜事方家也去,不远也不近地维持着亲戚关系。——上次你们成亲唐家也派人去了。如今咱们家起来了,他对咱们自比往常不同,像老太太做寿也给咱们下了帖子。”

????清哑就明白了,感叹方家庞大的人脉关系网。

????她这两天不知看了多少帖子,亏得是她,记性和耐心都好,才能将这些人家和方家的关系理顺记住,严氏很满意。

????她又告诉清哑:方家并不是什么人都交结的。

????许多官儿贪婪无度,公然向方家等商贾索要钱财,一沾上就像吸血蚂蟥一样,拍都拍不掉。这种人,宁愿得罪了他也要远离。不是舍不得银钱,而是以他这贪婪的性子,迟早会出事。与其等将来连累方家倒霉,不如放弃眼前利益,离他远远的。

????当然,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也不能太撕破脸。

????若万不得已有事求他,也只好拿钱开路,做一锤子买卖,千万别想和他成世交、至交,连寻常交往也不必。

????清哑听见这样深奥、复杂,暗自咂舌。

????严氏最后总结道:“不怕告诉你:官商从来就分不开的。当官的清高,自己不好做那铜臭买卖,变着法儿盘剥别人。”

????……

????忙忙碌碌的,各种琐事也不能都细述,转眼就到了年三十。

????方瀚海和方初先去大方氏那边奖赏了管事人等,才回家。

????幽篁馆内外院都摆开宴席,宴席上猜拳行令,后放烟火花炮,方瀚海夫妇亲自带领儿孙们玩乐,准备通宵守岁。

????清哑熬到半夜便熬不住了,不住打哈欠。

????方初想陪她回去歇息,又恐丢下父母不孝。

????方瀚海和严氏见了,忙令他和清哑去歇息,他们带着孩子们玩还自在呢。方瀚海甚至开玩笑道:“你们早些睡也好,明早许多事都要你们忙,我们就可偷懒多睡了。”

????方初这才和清哑告退,回去了。

????细妹留下来照顾莫哥儿和无悔,让紫竹和青竹随了清哑回去伺候。她心细,人虽在前院,却早吩咐小丫头们备好了热茶热水,防着清哑午夜回去,临时要什么没什么。

????清哑和方初下午就沐浴过了,这时不用再洗,只需泡个脚便好上床睡觉。当下紫竹和青竹一齐动手,将小木桶端到炕边来,可以借炕的热气,又摆了两张小椅子,让清哑和方初坐了泡脚。

????这泡脚的木桶为了不散热气,口径没那么宽敞,两人脚放在里面有些挤,只好叠加,清哑的脚踩在方初的脚上。

????方初打量她脸色,问道:“可累坏了?”

????清哑道:“不是很累。”

????方初道:“可我瞧你这两天总是很疲倦的样子。”

????清哑想了想道:“大概人多,吵得头晕。”

????方初道:“这倒是。这么多孩子,热闹是热闹,吵闹起来也吃不消。算起来,我好多年没试过像今年一样,这么多人在一起过年。以前回祖籍大宅过年才有这种气氛,兄弟姊妹汇聚起来好多桌。”

????清哑道:“小孩子就喜欢过年。”

????两人悠闲地说些话,很快脚便热乎了,一齐擦干了,又令人来收拾了桶和壶,才宽衣上床躺下。

????清哑并没有立即睡着。

????前院锣鼓丝竹声传过来,更显得屋里寂静。

????哪怕身子不在前面,也能感受到那喜庆。

????她觉得有些遗憾,这时候是该在前面陪伴亲长、并带孩子们守岁玩的,可是她却支持不住回来了。回来后,耳根清净了,心也轻松了,可是听前面欢笑声,又仿佛意犹未尽。

????方初拥着她,和她脸贴脸。

????清哑想起这些天他都和她相拥而睡,却没做什么。她自然知道他的顾忌。他这样迁就她,她不该端着架子,况且她早就不生气了。今晚是大年夜呢,辞旧迎新,让那些不愉快的事过去吧。

????她一声不响地伸出手臂,搂住他脖子,贴到他身上。

????方初微微一怔,这是……

????跟着,他心中狂喜。

????清哑想他,想要他!

????********

????周末愉快姑娘们,各种感谢,再甜蜜蜜地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