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91章 神秘女人的目的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想到这,他浑身激灵一下——

????糟糕,若是这样,清哑也无法证实清白了!

????他难道还能把清哑这个习惯公开来对人说不成?

????细妹和盼弟又是清哑亲近的人,无法作证。

????方初一字眉聚拢,快连成一条线了。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出那个女人。

????他眼中寒芒一闪。

????不管是谁,等查出来,别怪他心狠手辣。

????他伸手,将清哑额上几根发丝拨到一旁,端详她一阵,又低头轻吻她,“这么信任我?哄你几句就摒弃前嫌了。”

????若他是个伪善之辈,把她卖了她也不知道呢。

????一面继续苦思冥想:和韩希夷行房的女人……是谁?

????她要陷害清哑,可是清哑明明安然无恙。

????她费这么大周折伪装成清哑,只不过骗了韩希夷而已,方初误解清哑完全是巧合,不在她掌控和预料之内。

????那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真想毁掉清哑名节,还不如直接派个人把清哑给玷辱了呢。

????从她成功接近韩希夷可以看出,她是有这个实力的。

????方初蓦然警醒:对方的目标不是清哑,而是韩希夷。她是冲着韩希夷去的。她利用清哑的身份来掩护自己达到目的,更利用韩希夷爱恋清哑的心思,方便她成其好事。事后韩希夷还不会追究。要追究也是追查谁对他下毒,至于和他行房的女人,他会一直认定是清哑。

????那女人不仅达到了目的,也陷清哑于危机中。

????方初怒不可遏,差点咬碎一嘴钢牙。

????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仅仅为了和韩希夷春风一度?

????不,不会如此简单!

????方初竭力平复心绪,陷入深深的沉思。

????他将最近周围所有人事飞快在脑中过滤,一一浏览、排查,忽然停顿在某一点,凤眼眯了起来。

????他悄悄起身下床,将清哑盖严实了,把衣服穿好,到外间,对紫竹二女道:“我去前面一趟,大奶奶睡了,你们留心些。”

????紫竹二人忙起身应道:“是。”

????方初便匆匆出了门,一边走一边还在系斗篷。

????走在游廊上,寒气扑面而来,激得他脑子更清明了。廊下连绵的彩灯一直向前延续、伸展,瑰丽如画,他走在画中。

????他去找张恒和黑风,主仆关在屋里密议。

????一直到四更天,方初才回房。

????次日清晨,清哑一睁开眼睛,就对上方初的眼睛。

????那双凤眼,闪亮如星,满眼的笑意。

????更准确地说,是满眼的宠溺和爱意。

????她定了定神,才完全清醒,醒悟这是早上了。

????她展颜一笑,轻声道“新年好。”

????方初俯身,在她唇角落下一吻,“新年好。”

????她懒懒地不动,不想起床。

????方初道:“你就睡着,孩子们待会要来拜年了。”

????清哑咕哝道:“不想起来。”

????昨晚睡时不觉得,今早感觉实在没睡好。

????可是今儿初一,她身为儿媳,要去向公婆拜年;作为父母,孩子们要来给她和方初磕头,她赖床是不行的。

????方初笑道:“他们昨晚闹得晚,估计还要一阵子才能过来。你赶紧再眯一会。等他们来了,我叫你……”

????正说着,就听外面叫“爹——娘——”

????接着,适哥儿问:“父亲,母亲,儿子能进来了吗?”

????他们本在外等候的,细妹发现他们总是早早来请安,便暗中教导他们:即便进父母的屋子,也要事先征得允许,不可随意闯入,刚才他们听见爹娘说话声音,才高声请问的。

????方初止住话头,看着清哑——要他们进来吗?

????清哑点点头,示意说让他们进来吧。

????于是方初对外叫道:“都进来吧。”

????当下,适哥儿领头,后面跟了一串萝卜头,都穿的喜庆富贵、可爱至极,进来后,一溜跪在床前,向方初清哑拜年请安。

????紫竹等人也随后进来了,一旁静候。

????清哑急忙道:“别跪了……”

????方初止住她道:“让他们拜。”

????这是规矩,也图个喜庆,要给压岁红包的。

????无悔穿多了,像个圆球一样,磕头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歪倒在一旁,不等丫鬟来扶,她急忙手脚并用爬起来跪好,继续磕。

????极哥儿哈一声笑起来,方丹青忙使劲扶住妹妹。

????清哑被女儿萌得不行,叫道:“宝宝过来。”

????无适、无莫、无悔三个宝宝同时抬头。

????只因她在他们小时候,一律叫他们“宝宝”。

????适哥儿咧嘴笑道:“母亲,叫我吗?”

????他故意对清哑霎眼。

????无悔自然知道母亲是在叫她,费力地挣扎起来,扑到床边叫“娘!”清哑摸摸她有些冰凉的小脸,十分疼爱,又叫方丹青也过来。

????方初笑道:“都起来。发压岁红包了。”

????说着,从枕头底下摸出许多精致的荷包来,有“必定如意”的图案,也有“事事如意”、“平安如意”。荷包里装的是金叶子。不敢装金银豆子或者小锞子,怕小孩子淘气搁嘴里咽下去了。金叶子就不同,不容易吃进去。

????昨晚他和清哑就将荷包准备好,放在枕边上了。

????适哥儿当头,该头一个上去领,然极哥儿快手脚地爬起,抢先冲过去,伸手就要接,一面嘴里叫“多谢大伯父!”声音甜腻的很。

????可是他被人拽住了。

????极哥儿转头一看,是莫哥儿。

????极哥儿问:“你干嘛拽我?”

????莫哥儿板脸道:“哥哥先。”

????长幼有序懂不懂?

????极哥儿没话说了,看向适哥儿。

????方初道:“别急,都有。”

????先递给适哥儿,然后又拿了一个递给极哥儿,再刘志、莫哥儿……

????清哑也拿了两个荷包,递给丹青和无悔。

????都发了,紫竹过来笑道:“哥儿姐儿们出去玩一会,让大爷和大奶奶梳洗穿衣。”于是众小忙退了出去。

????紫竹挥手令青竹等将铜盆和洗漱用具等端进来,伺候清哑。

????清哑梳妆时,方初开始给丫头们发红包。

????紫竹等女觉得,大爷今天早上红光满面、神采飞扬。

????水竹见方初心情很好的样子,壮胆打开荷包一看,里面居然是两枚金锞子,这可是重赏,兴奋的脸飞红,身子一矮,道:“谢大爷赏!”声音很高、很脆,喜不自禁。

????方初笑吟吟道:“你们一年到头伺候大奶奶,辛苦了。”

????丫头们顿时活泼起来,此起彼伏地谢赏,笑成一片。

????连稳重的紫竹也忍不住捏着荷包笑了。

????********

????感谢所有朋友们(包括书城、云起和创世及台湾的朋友)投票、打赏和推荐!原野也是一把辛酸泪,憋了这么多天了,昨天票最多。看在方大少神采飞扬的份上,大家继续投票鼓励他呗(*^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