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7章 心机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到家门口,正撞见红娘子叉腰跟他家老婆子理论:

????“红娘子,这事不成!”

????“福田自个都认了,怎么不成?”

????“我……我……这事要问他爹。”

????“问谁也是你孙子。你不认,不怕造孽?”

????红娘子发怒了。

????她也是没办法,眼看着闺女肚里的肉球一天天长大了,郭家虽没再为难,但张家死活不认,她如何能安心?所以天天来闹。

????张老汉见媳妇被红娘子逼得节节后退,不禁怒气冲天。

????他冲上前,对红娘子大吼道:“你闺女不正经,做了丑事,还有脸来说!你还有理了!啊?你还有理了?你闺女不要脸,按咱村的老规矩,要沉猪笼的。郭家不提这茬,我张家也不逼你,里正和村里人也不说,那是大伙儿心善,不想造孽。你不说管教闺女,还蹬鼻子上脸来闹!你闺女肚子大了好光彩是不是?随便拉个人就垫背是不是?”

????绿湾村是有沉猪笼的老规矩。

????可那是两百年前的老规矩了。

????近百年来,村中少有不名誉的事。就算有,男女双方也都赶紧结亲,私下了结,将丑事掩盖住。久而久之,淳朴的人们便忘记了那残酷的规矩。

????张老汉提起这事,红娘子顿时心气怯了。

????她嗫嚅道:“张大哥,福田自个也承认的……”

????张老汉更怒,道:“不晓得哪来的野种,就说是我孙子。欺负我儿子老实,好骗,是不是?你再闹,老子去找里正评理……”

????红娘子看着闻声而来的左邻右舍,面色惊恐。

????这事闹到里正面前,红枣绝讨不了好。

????不仅因为张郭两家有婚约,还因为里正也姓郭,是郭守业的堂兄。

????见邻居们窃窃私语,显然都被“沉猪笼”一词勾起了兴趣,红娘子捂住胸口,猛然转头跑回家去。

????李家,红娘子流泪劝红枣道:“红枣,咱认命吧!娘去抓副药,你吃了,把那团肉打下来就没事了。往后……娘帮你寻个远点的、年纪大点的,嫁了一样过日子。”

????李红枣浑身颤抖,大喊道:“不!我不认!”

????说完冲出大门,往隔壁跑去。

????跑到张家屋侧边,才想起先前看见张福田下田去了。

????她便转身,又往田畈里跑去。

????正在柳堤上疾步行走,忽一眼看见河中一艘船漂过来,船头摇浆的少年,不是张福田是谁!

????红枣比量了一下他去的方向,心头疑窦丛生。

????待见那船从正水道拐入郭家门前的岔道,她全明白了。

????顿时她心中如千万只蚂蚁咬噬,寸心不宁,遂跟了上去。

????郭家,清哑没能如愿离开,只好不断翻阅原主的记忆,什么织布绣花、洗衣做饭、撑船采莲,熟悉所有的农家活计。

????熟悉后,就跟原主一样做事、生活。

????然不管她如何做,她的举止行动还是跟原主不一样。

????最明显一点,就是她从来不说话。

????因为做了二十几年的哑巴,她改不了原来沉默的习惯。

????这情形落在郭家人眼里,就是她心结未解。

????所以,她身边从来不断人,总有人跟着。

????清哑也不想家人担心,便任凭他们去了。

????这天,她正蹲在水边洗菜,忽听对岸有人叫“清哑,清哑!”

????抬头一看,一个跟三哥一般大的农家少年站在对岸竹林边,正对她猛挥手,见她看过去,欣喜地笑了。

????清哑愣了下,方想起他就是张福田。

????以前,他常划船来找她。将船停在对面一棵大柳树下,自己借着荷叶遮挡隐在一旁。若看见她到水边来了,而郭家门口又没人,他就站起来唤她。她听见了,必定划着自家的乌篷船去对面和他相会。两人一起靠在柳树下钓鱼。钩上的蚯蚓都被鱼儿吃光了,也没钓上来一条,因为他们只顾说话去了。大多是张福田说,清哑听。

????这些记忆很浪漫,令清哑想起唐诗《钓鱼湾》,应景应情:

????垂钓绿湾春,春深杏花乱。

????潭清疑水浅,荷动知鱼散。

????日暮待情人,唯舟绿杨岸。

????然这些都是过去了。

????她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奇怪他今天来做什么。

????都到这地步了,他难道还想跟她结亲?

????那李红枣怎么办?

????张福田见清哑看着他不言不笑,也不动,心里十分难受。

????今早他听人说清哑寻死的消息,心慌慌的,忙过来看她。

????他听爹说,郭家并不想退亲,因为清哑还惦记他。这让他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十分振奋喜悦。同时,他又担心红枣因此会受不了,左右为难,心思复杂极了。

????然清哑见了他,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撑船过去会他。

????这也难怪,毕竟他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她生气也应该的。

????可是她看他的眼神,还有她的举动,都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清哑是文静的、腼腆的、羞涩的。

????眼前的清哑是安静的、大方的、淡然的。

????“清哑,清哑,你还在生我的气吗?”面对清哑,少年不再掩藏自己的愧疚,朝这边喊道,“对不住,都是我不好。清哑你骂我吧……”

????正在这时,身边挤过来一个人,很熟悉的气息。

????张福田转头一看,竟是李红枣。

????他大惊,问道:“红枣,你来做什么?”

????红枣含泪看着他,哽咽道:“福田哥……”

????张福田又羞又急,又怕清哑看见,结巴道:“你……你……”

????红枣不等他说完,就在地上跪了下来,对着清哑这边喊道:“清哑,你别怪福田,都是我不好,是我害得他。我不会连累你们的,我这就去死了,省得坏了你们的亲事。”

????说完就往水里扑去。

????张福田急忙拦腰抱住她,死命往回拖。

????红枣努力往前挣,嘴里哭喊:“让我死吧!死了干净!”

????张福田自然不能让她去死,急得叫:“红枣你听我说……”

????红枣哭道:“还说什么?都是我不好,才弄得你和清哑这样,不如死了好。要是生个没爹的娃,被人笑话,对不起你,不如死了。”

????张福田脑中轰然炸响,如兜头被浇了一瓢冷水。

????因为红枣挣扎扭动、他要制服她,纠缠间手扣在一团丰润的物事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也能感觉那按不住的滑腻和弹跳,他头更晕了,脸颊涨红,不自觉低声哄道:“别死。咱们想想法子,想想法子……”

????红枣身子顿了下,接着又哭“还有什么法子!”

????张福田胡乱许诺道:“有,有法子!”

????红枣乱动乱扭,两人一起跪倒在水边草地上。

????慌乱间,张福田瞥见清哑正看着他们,脱口道:“求清哑。我们求清哑!我们给清哑磕头……”

????红枣醒悟,忙对这边哭道:“求求你清哑!求求你清哑!别怪福田,要怪就怪我。你叫我怎样就怎样……”

????清哑面色不变,眼神却异常幽静。

????张福田触及那幽静的目光,如被兜头敲了一闷棍,再次昏了。

????他羞愧万分,艰难道:“清哑,对不住。我……我……”

????清哑低下头继续洗菜,没兴趣再听再看。

????张福田心中莫名难受,大喊道:“我是喜欢你的清哑!”

????他怔怔地想,他是真喜欢清哑的,怎么会弄成这样?

????红枣听了,芳心揪作一团,一头撞向水中。

????张福田因为走神,被她挣脱,等发觉,急忙扯住她衣裳往回带。红枣的身子还是沾了水,湿透的衣裳贴在身上,凹凸有致、纤毫毕露,犹自挣扎往前扑。

????两人便又缠在一起。

????对面,清哑低头洗菜,一无所觉。

????“你回去炒菜,叫勤娃子帮你烧火。”

????刚洗好,身后传来说话声,带着压抑的颤音。

????她回头一看,是娘吴氏。

????她便微微点头,安静地拎着菜篮子走了。

????自那晚后,这具身子再听见有关张家和张福田的一切,就没有任何感觉了。这令她很沮丧,仿佛她没有如愿回去,却送走了原主,或者原主的意识消散了。

????唉,这可怎么办?

????她有个预感:自己再回不去了。

????清哑走后,吴氏站在跳板边,定定地看着对岸。

????当张福田叫清哑时,守着小姑的郭勤就飞跑回去叫奶奶。

????吴氏奔来的路上就看见红枣投水、张福田和她撕扯的情形。

????和清哑的平静不同,她气得手脚发软,几乎走不稳。

????至此,她完全体会到闺女的心情,也找到了她寻死的由头:任哪个女子被人这样往心上戳刀子,也吞不下这口气。要是个泼辣的还好,可怜她的清哑长这么大就没骂过人,也不会骂人,能怎么办?

????红枣真是死不要脸的烂货!

????这么点大就一肚子鬼!

????真亏她往常和清哑好得像姐妹,这样骗她!

????还不知道她上次怎么跟清哑说她怀孕的事呢。

????不过看眼前这副情景,想也想得到她肯定没好话,要不也不能把清哑气得躺在床上起不来,后来还寻死。

????张福田小畜生,比猪还蠢,看不出来这小骚货的把戏……

????吴氏胸腔鼓胀,费尽力气控制才没大爆发。

????对面,红枣见清哑走了,吴氏又阴测测地看着她,心头有些发憷,便停止挣扎,双手捂脸,嘤嘤哭泣。

????张福田对上吴氏的目光,跟烫了手一样松开李红枣,慌乱地叫道:“郭大娘,我……来……那个看清哑。郭大娘,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清哑……我昏了头了……”

????说着,他红了眼睛。

????他可不就是昏了头么!

????*

????继续呼唤推荐票,积少成多,请朋友们别往了顺手点“推荐”按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