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98章 表哥表妹间的故事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王三太太微笑道:“我们老爷说,作诗、作画、做文章,都要胸中有丘壑,否则难出佳作。方三少爷能别出心裁答题,且答得高妙,这也是他的才能。我们自然不能因此挑剔他。”

????严氏笑道:“我们老爷也说呢:王羲之书画大家,谁敢说他无才?当然,制儿比王大家差远了。他父亲要他潜心努力,向古人学习。又要他考科举。说:‘读书是为了明理,你即便不为了考功名,也该多读书。书画是一家。书读多了,画才有内涵和意境,否则终究是画匠,而不能成为名家。’他这几年读书都用功的很。”

????这些话都是方瀚海教导方制的话,她拿来用了。

????她没敢说方瀚海要儿子“考个进士回来”,怕将来考不上,遭人笑话,不如谦虚些,留有余地。

????众人听了纷纷说有理。

????独王妃听得心烦、不以为然。

????方制纵然画得不错,也不值得王家选他做女婿。严氏商贾之妇,真一张好利口,简直舌灿莲花,说的方制成了王羲之了。

????她心里不耐,又不好表现出来,便低头装喝茶。

????蒋妈妈一直若有若无地关注她,就在她揭开茶盏盖时,手指一弹,对着一个用托盘托着一茶壶四处为人添水的丫鬟手腕弹去。那丫鬟手一凉,尖叫一声,托盘撒手,“哗啦”一声,瓷壶跌得四分五裂,热水也溅了一地,众人一齐转头朝她看去。

????睿明王妃也停止喝茶动作,朝响声处看去。

????就在这瞬间,蒋妈妈朝王妃的茶盅里弹了点东西。

????这边,王大太太看着那丫头脸色一沉,就要发作。

????严氏抢先一步拍手道:“好!碎碎平安!好兆头!”

????一面对蒋妈妈道:“赶快打赏!”

????蒋妈妈忙笑吟吟地掏出两个荷包,上前赏那丫头。

????那丫头骇得面色惨白,哪里敢接,只惶惑地看着王大太太。

????王大太太笑道:“亲家太太这样宽宏大量,是她的福气。”

????遂命那丫头接了,然后谢赏。

????严氏笑道:“她肯定也是无意的,这才巧呢,才是真的‘岁岁平安’呢。若有意把个茶壶往地上摔,倒显得假了。”

????众人纷纷附和,都说这是个好兆头

????王三太太见严氏把这失礼的事件翻转过来,分明照顾王家脸面,自然感激,又暗赞她脑子反应快、应对得体。

????出错的丫头接了赏银,感激地拜谢了严氏。

????睿明王妃越觉得严氏巧舌如簧,和严未央一个样。

????王妃淡笑低头,继续喝茶。

????蒋妈妈见她把一盏茶喝了一半,也淡笑。

????这一节事故因为严氏的打岔,终究没造成大影响,众人继续说笑。须臾,王妃起身,往别的院子去了。

????半个时辰后,开席了。

????蒋妈妈便出来,说方瀚海有事找她。

????她去前面,在方瀚海面前打了个转,又进内院来,四处张望,好像寻找什么,碰见王家丫鬟,她便询问她们,可见了方家小伯爷了。

????今天,方无适和婉儿也来了。

????丫鬟说不曾见到,还帮她一起寻找。

????蒋妈妈在找睿明王妃。

????她也不是漫无目的找的,她算准了:内院已经开席,睿明王妃就算去其他院子看望亲戚,略坐一坐也该出来了;而过了这么长时候,那药效差不多发作,会怎样呢?

????果然,才转了一会,就见前面假山那站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身上彩绣辉煌,正是睿明王妃。

????另一个则是身穿官服的儒雅青年男子。

????蒋妈妈眼神一闪,好奇地看着那人。

????这青年官员是睿明王妃的表兄。不是亲表兄,是王妃在奉州被杀头的于表兄的舅舅的儿子,姓唐。当年这位唐玉恒因家道中落,寄住在于家,上京科考时又和于少爷一起住在王家。

????他和王妃就是那时认识的。

????大凡养在深闺的姑娘,容易和表哥表弟互生情愫。这是因为女儿家不容易见外男,最有机会见到的大多是自家兄弟和表兄弟。自家兄弟不能婚嫁,表兄妹之间则有结亲可能。

????唐玉恒很有些才情,对王妃很倾慕。

????王妃对他也有点朦胧的感觉,然宫中太后(现在的太皇太后)做主,将她许给了睿明郡王。郡王相貌俊雅、文采风流,很快王妃便丢开情窦初开的那点心思,一心一意做人妇了。

????今日怪的很,王妃看见他,居然有些情动。

????她想,一定是看了方制那幅画心有所感,忆起少年时光——当年唐玉恒也曾为她画过画。如今二人一个已为人妇,一个已为人夫,再想起当年事格外感慨,徒增惆怅。

????王妃甚至想:若唐玉恒为世家子,她现在恐怕是唐夫人。

????王妃隐约感觉,当年母亲看出了她对唐玉恒的心意,唯恐出错,才请太后做主为她择婿,断了唐玉恒的念头。

????王妃嫁后并未太伤感,眼下却情不自禁,想起许多往事。

????唐玉恒刚在西院拜望以前很照顾他的王家五房老太太,出来经过这里,看见王妃靠在假山上,似乎不舒服,便停下来问安。

????说了两句话,他便发现王妃不对:双颊绯红,樱唇娇艳,看他的目光更是水润含情,兼有感怀、惆怅、幽怨等复杂情绪。

????他顿时心如擂鼓,战战兢兢,又甜蜜又疑惑。

????他还是劝慰王妃:“外面风寒,王妃还请进去。”

????王妃也觉得该走,点头道:“表兄说的是。”

????手扶着假山,轻移莲步,风姿绰约的身体挨着假山石,如柔美的花儿和嶙峋的怪石相映,具有别样风情,唐玉恒看呆了。

????蒋妈妈也看“呆”了。

????这时,王妃贴身嬷嬷匆匆赶来。

????看见王妃和唐玉恒站在那,吃了一惊。

????她忙上前扶道:“王妃怎么出来了?看吹了风。”

????王妃呢喃道:“我觉得热,就出来透口气。”

????又对唐玉恒道:“表兄快去吧。”

????自那嬷嬷来后,唐玉恒便低了头,不敢看王妃,听得招呼,方回道:“是。下官告退。”慢慢转身去了。

????蒋妈妈故意转了半圈,从假山另一边走出来,遇见之前说帮她找适哥儿的丫鬟,笑道:“劳烦姑娘了。别找了吧。我们小伯爷怕是出去找祖父了。这么找不容易碰上。我到前面去看看。”

????那丫鬟忙客气说这是应该的,不碍事。

????两人遂往顺着石子漫的小路往前走,不一会便看见唐玉恒的背影。

????蒋妈妈小声问:“这是哪个王大人?”

????********

????朋友们,暴更的时间是零点后。姑娘们还是别熬夜等了,早些睡,明早再起来看。挥手叮嘱:别忘了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