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7章 争执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半响才问道:“你真觉得郭家该和谢家硬抗?”

????他不相信严未央会这样说方初,难道说给郭大有听的?

????严未央冷笑一声道:“你不服气?结果不是出来了:谢家败了!要按你们劝的,郭姑娘不摔死也要被活活气死!”

????韩希夷苦笑道:“可是,严姑娘……”

????严未央见他那神情,知他还不以为然,很是恼火。

????因抢白道:“你想说谢家会报复?”

????她转向郭大有,“郭二哥,你别怕。你们才来,不懂生意场上的关窍。我告诉你说:郭家再有什么好东西,你也别让给大家了,你就找一家看得顺眼的锦商——我就不说我了,显得我出这主意有私心似的——你就找顺眼的,就在织锦世家里面找,最好跟谢家是对手,有过节更好,你就把东西让给他,暗地里帮他。这些人可不比你们乡下来的,那手段可多了。再有你暗中相帮,管教他把谢家杀得破家败亡……”

????韩希夷面色大变。

????他严正道:“严姑娘,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真是为郭家着想?”

????郭家确有优势,无奈没有根基。便真的像严未央说的那样和人联手,谢家家大业大,一时半刻也杀他不死。到时候,方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出手相救。方家和严家是姻亲,到时候严家站哪边?

????只怕整个纺织界都要卷进去,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郭家能否在这场风暴中幸存下来,实在难以预料。

????所以,他觉得严未央说话太不顾后果!

????若郭家没有自知之明,真以为自己能对付谢家,怕要给她害死了!

????沈寒梅也在里面,见他们争大了,有些不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劝也不是。听也不是。

????郭大有终于停手,笑着看了严未央一眼,好像觉得他们在说笑话似的,他根本没当真。他就又低头拿了个墨斗,瞄准了弹线。

????韩希夷却觉得他根本没笑,眼神不动如山。

????也许他根本不用严未央提醒,自己就有主意吧。

????这个人,虽寡言却并不拙于言辞。十分有主见。

????他和通达权变的郭大全组合在一起,比谢家的谢明义父子厉害多了。

????严未央见郭大有不以为意,急道:“郭二哥,我说真的!”

????郭大有笑道:“嗯。我听着呢。是不能找你——你跟方少爷是亲戚,拉不下脸来。沈老爷就不错。卫少爷也还好。那个佟公公什么来头?”

????这下,不仅韩希夷傻眼,严未央也听怔了。

????愣了一会,她跺脚道:“都是表哥连累我……”

????一副要跟方初断绝亲戚关系的模样。

????郭大有和韩希夷都笑了。

????韩希夷道:“郭二哥说笑的,你还当真了。”

????又正色对郭大有道:“郭二哥请放心。之前方兄已经跟我说了,谢家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再闹下去。对两家都不好。何苦呢!”

????郭大有还是笑,有些憨厚。

????清哑在外听到这,就走进去了。

????韩希夷看见她,急忙站起来叫道:“郭姑娘!”

????清哑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严未央也欣喜地迎过来,拉着清哑手道:“清哑,你醒了!先来的时候你睡着,就没敢打扰。正好郭二哥说要把织机做出来,我们就来这里看他忙。你觉得好些了?”

????郭大有也停了手,问妹妹:“可吃了东西?”

????清哑对他点点头。又对严未央点点头。

????郭大有就笑了,眼中露出喜悦的光芒,非刚才笑容可比。

????韩希夷将椅子往旁边移了移,伸手向清哑请道:“郭姑娘。你身子尚未痊愈,过来这边坐吧。郭二哥在做活计,坐远些,免得吸了灰尘。”

????他笑容可掬,风度宜人,又隔着距离。并不唐突。

????清哑听了,不禁深深看了他一眼。

????并非为他翩翩风度吸引,而是诧异——

????这好像是她家吧!

????他这举动,好像主人似的。

????不过她还是走过去坐了。

????严未央见了撇嘴,对她道:“你别见他这样,就以为他对你多好。他在女人面前都是这样的:无论是八十岁的老婆子,还是三岁的小女孩;不管是豪门闺秀,还是沦落风尘的女子,他都对人家和颜悦色,言谈举止让人如沐春风。不知道的,就被他迷住了。”

????韩希夷哭笑不得道:“严姑娘,何不干脆说在下是骗子?”

????严未央恐怕清哑被他迷了,所以才有这番话。

????她说得急了些,也就没考虑措辞委婉。

????这时也觉得自己说过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补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并没有言过其实。但是,我也不会瞎说令你名声受损——你这人就这副性子,一直是这样待人,倒从没骗过什么人,也没什么劣迹。”

????韩希夷笑眯眯道:“总算在下还有些可取之处。”

????严未央没好气道:“你得意什么!这脾气就不能改改?再不知道在人前收敛些。弄得那么多女子为你着迷,你又不能娶人家;就算能娶,你一个身子又能娶几个?白白叫人家相思。害得人家这样你心里就好受?”

????韩希夷笑不出来了,“我……”

????待要分辨,又不知如何分辨,十分郁闷。

????一转脸,发现墨玉和沈寒梅正以扇掩面偷笑;再看清哑,居然也嘴角微翘、弯了眼睛,更无奈了。

????清哑是见严未央说得有趣,才暂丢了心事微笑。

????因扫了韩希夷一眼想,长得帅也是麻烦。

????忽然又想起江明辉来,是不是因为长得俊俏,所以才被谢吟风看上的呢?不然,绣球砸中定过亲的人,怎么也不能当做无事一样吧!

????这么想着,心中又痛了起来。

????凡人或事,太引人注目了总不好。

????如果她找了个相貌平凡的,如果她不怂恿他来霞照发展,如果她没为他画那些画稿……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悔教夫婿觅封侯”!

????韩希夷见她忽敛了笑,静静地垂眸,不禁凝神端详她。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仔细看她。

????对于清哑,他越来越好奇,还疑惑:

????郭家两个儿子都不像读过书的样子,怎么这个女儿却识文断字呢?看她那一手娟秀的字迹,绝非三年五载能练成;加上她绘制图稿、设计织锦的能力,以她的年纪,非得从几岁就开始接受培养,这还得她聪慧过人、刻苦上进,才能有这番成果。

????所有这些,对于有根基的人家来说不算难事。

????比如严未央和谢吟月,她们都是自幼被严格教导的。

????可是郭家怎会有这种能力?

????若有,那儿子怎么又不会了呢?

????郭大全两兄弟看上去又不是不成器的。

????他想得出神,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清哑。(未完待续。)

????PS:??姑娘们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