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12章 郭织女的福运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有他在严氏跟前劝慰了一番,清哑来后,严氏神色好多了,如平常一样招呼道:“怎么过来了?快来坐下。”

????一面命丫头摆各种果子和点心出来。

????又想清哑这时不便喝茶,便让人煮些杏仁露来。

????清哑见丫鬟捧了茶上来,忙接过去,送到严氏面前,有些不好意思道:“母亲,刚才我口气不好,请母亲担待。”

????严氏很高兴,接过茶笑道:“也不怪你。是你表嫂太糊涂。”

????一面拉她坐下,清哑便在她身边坐下了。

????严氏喝着茶,小声问她:“这么说,你还是愿意结这门亲的?”

????清哑道:“嗯。暮阳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孩子,舅舅为人豪爽大气,舅母也是明理的人,巧儿能嫁到这样人家是她的福气。就是大表嫂不太情愿,我怕将来……”

????严氏之前就听她在背后赞自己性格大气,此时她又夸了娘家兄嫂,更觉贴心,不等她说完便道:“这个你放心。刚才我骂了她一顿。明天她肯定会来跟你赔礼道歉。这次她也算长了教训,将来不会太过分的。再说,她行事虽然让人生气,比那一等面上含笑、心里藏奸的婆婆又要好应付。若摊上那样的婆婆,你才要为巧姐儿担心呢。”

????这话和方初之前说的一样,清哑忙点头。

????严氏解决了心事,心情很好,命丫环,“去请三奶奶来。”

????又对清哑道:“制儿媳妇来了。她原说要去看你,我怕你生气不想见人,就帮你挡了,说你吃了药才睡了。”

????一时王瑛和秋姨娘都过来了,彼此见过。

????严氏就张罗道:“咱们抹牌吧,闲着也是闲着。”

????秋姨娘笑道:“倒要赢太太几个钱试试。”

????严氏道:“我牌运好的很,你怕是要落空。”

????丫头们忙挪炕桌、拿纸牌。

????王瑛见严氏这样好兴致,越发纳闷了,刚才看得清清楚楚她在生气呢,怎么转眼就好了,还要跟姨娘一桌打牌?

????她再疑惑也不会问出来,便和清哑相陪。

????几人一边打牌,一边说家长里短。

????因说起清哑怀孕,爱吃什么、适合吃什么等。

????清哑便说她叫人采荠菜包饺子,“也不知长没长出来。”

????严氏忙道:“这个东西好。也该长出来了。等过些日子你坐稳了胎,咱们去松山慈安寺上香,顺便踏青。那时山上才好看呢。”

????清哑和王瑛对视,都十分期盼高兴。春暖花开的时候能出去走走,对内宅妇人来说,尤其不容易。

????婆媳几个说说笑笑,气氛十分好。

????方瀚海回来,见妻妾一桌打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前些天被儿子那“闺怨”的阴谋给吓着了,这段日子晚上没少夸严氏贤良大度,感谢她为庶子操劳;又在秋姨娘面前反复教导,说方制已经成家立业,叫她从此安心,看来效果不错。

????他决定往后还要多努力,不能让妻妾有闺怨。

????他便笑问:“敢是太太赢了钱,不然这样高兴?”

????严氏一面摸牌,一面回道:“赢钱?今儿我们几个都送钱给清哑。数她赢得多。回回赢。”

????方瀚海诧异道:“丫头这么会打牌?”

????严氏道:“那倒平常,就是手气好的吓人。”

????王瑛微笑道:“大嫂怀着身孕,自然福运旺盛。”

????秋姨娘也凑趣道:“这说明大奶奶这胎怀的是个时运旺盛的哥儿,将来成就只怕比小伯爷还要高些,还要有出息。”

????这话让方瀚海和严氏心情大好,都喜不自禁。

????方瀚海甚至站到严氏和秋姨娘身后看牌。

????“我瞧瞧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他道。

????清哑被众人说的不好意思,也想让严氏赢,无奈手气真的很好,让得太明显也没意思,等结束摊牌时一看就明白了。

????所以,她再一次毫无悬念地赢了。

????严氏转头、摊手,向方瀚海道:“你瞧,这怎么打?”

????秋姨娘也抿嘴笑道:“要不是我们三个人六只眼睛看着,还当大奶奶作弊呢,实在是福运太旺盛了。”

????方瀚海哈哈大笑,道:“你就当提前送孙子见面礼就完了。”

????说笑间,朝里间望了一望,问:“适哥儿他们呢?”

????严氏道:“适哥儿和弟弟们在书房读书写字。”

????清哑也道:“无悔和丹青跟巧儿在一起。”

????方瀚海便去书房看孙子、指点读书去了。

????严氏婆媳玩到中午,吃了饭王瑛才回去。

????次日,果然严纪鹏带着儿子儿媳来向清哑赔罪了。

????严纪鹏很后悔娶了梅氏这么个儿媳。然再后悔也没用,这都是老妻的主意。他还能跟老妻翻出旧事来争吵?欧阳明玉都作古了。孙子孙女也大了,只好认命,但不能让她再祸害孙子。

????他很了解梅氏的脾性,不指望她对清哑赔罪能说圆满。

????与其让她乱说一气坏事,不如让她什么也别说,只赔罪。

????他直接命令她:“之前的事不必多说,说多了反像狡辩,显得赔罪诚意不足。你只对织女说:你一心为儿子,就糊涂油脂蒙了心……”

????当下,梅氏到清哑那,斟了茶赔罪,说道:“表弟妹,昨儿是表嫂不对,请表弟妹担待嫂子嘴上无德吧。”

????清哑看了她半响,才接了茶。

????也没喝,就放在几上。

????梅氏见这样,便知她还未消气。

????因打点一番话,要使她消气。

????遂捏着帕子哽咽道:“嫂子虽做了糊涂事,也没坏心,都是为了阳哥儿。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一心盼望他好,希望他光耀门楣、比他父亲更有出息……我,我要知道这样会害了他,便是把嘴缝上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她越说越伤心,泪如雨下。

????她是真的委屈:她为儿子怎么错了?她的儿子那么优秀,郭巧儿有什么?说是郭家起来了,还不是靠的郭织女。若郭巧儿也有她姑姑那样的能力,也能请一座御制牌坊回来,再让皇上封她为“织女”,那自己便亲自求上门去也甘愿,绝不说二话。

????果然,她这番作为打动了清哑。

????世上人谁没有私心?

????谁不为儿女打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