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16章 在奉州怀上的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此事定下,冬儿又将带来的人名单奉上。

????这是方初传信给圆儿,让他从清园挑选的,有小子有丫头。

????方初挑了二十个小子,交由黑风管理,随牛二子一道去奉州。又挑了八个丫头交给冬儿。这些丫头都是和紫竹一批训练的,方初让她们跟在冬儿身边保护她,因为冬儿掌管方家技术,身份重要。

????冬儿见了更加谨慎、感激。

????清哑又对她道:“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带你去慈善中心看展览。”

????冬儿忙答应,和牛二子退下,各自回去准备。

????当晚,冬儿免不了对儿子小宝仔细叮嘱、谆谆教导。

????小宝虽然舍不得娘亲,但小孩子心性,想着娘不在跟前,少了人管他,且能和方无适等人一块读书,便很开心;又听说奉州离京城并不远,娘会找机会回来看他,更无牵挂了。

????次日,清哑命巧儿带二嫂和冬儿去慈善中心看展示。

????第三日,牛二子、冬儿、黑风一行便去了奉州河东县。

????郭大有也先派了管事前去,自己要晚一步才出发。

????睿明郡王很快得到消息,即命关注方家在河东的动静。

????二月十五日会试结束后,无数人都在等待会试结果。

????蔡大人和龚大人等问了严暮阳考的内容,都认为他高中是一定的,就看能否中会元了。于是,他依然不能放松,依然要准备三月初的殿试。方利也是一样不敢懈怠,也要继续用功。

????二月十八日,王家有位太爷做七十大寿,是王瑛祖父的弟弟。方家很给新妇脸面,不但方制和王瑛去了,因清哑坐稳了胎,严氏怕她闷,也让她跟方初一起去王家贺寿,特地叮嘱王瑛照顾嫂子。

????王瑛很高兴,说一定照顾好大嫂。

????曹家和王家也相识,曹静宜即将入王府为侧妃,要尊重、奉承王妃。王妃娘家长辈做寿,曹家长辈不在京城,宫中曹贵人命人送了贺礼不算,曹静宜也不顾待嫁之身,也亲自来了。

????她在内院假山旁碰见清哑和王瑛,正看迎春花呢。

????她很高兴,急忙上前招呼,向清哑行礼。

????清哑对曹静宜印象还好,这时略一打量她,更觉温柔可人,不禁暗自惋惜,这样一个好女孩儿嫁给睿明郡王做侧妃简直是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但这是曹静宜的私事,轮不到她来多嘴。

????当下便微笑道:“曹姑娘好。”

????想想又补上一句“恭喜曹姑娘。”

????曹静宜即将入王府做侧妃,虽不是正妻,身份也不是一般妾室可比的,恭喜一声再正常不过,曹静宜含羞谢了。

????两人寒暄情形被假山另一边一个婆子看见。

????那婆子是睿明王妃贴身的嬷嬷,当下便沉了脸。

????那嬷嬷进去上房,寻了个无人的机会对王妃道:“……见面就恭喜,看着亲密的很。奴婢听说曹贵人在宫中很受宠,皇上很喜欢看她跳冰舞呢。曹贵人对人说,她的冰舞曾得郭织女指点。——宫中都传郭织女在慈善中心冰魄寒香湖上被刺客追杀时,嬉冰仿佛天舞,因此人人羡慕曹贵人。王妃再想想那《鹊桥仙》,这难道都是巧合吗?”

????王妃盯着自己粉色手指甲,看得出神,仿佛没听见一样。

????好一会才道:“所以我说她表面安静纯良,骨子里不安分。”

????嬷嬷道:“王妃见识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少时,等王瑛领着清哑、曹静宜进入上房,王妃一看见曹静宜,脑海中立即浮现“金风玉露一相逢”的词句,还有两个月下相依偎的身影,心又抽痛起来,不能保持之前的淡然。

????她却将目光投向清哑。

????清哑笑容恬淡,带着母性的光辉。

????她和堂上众人招呼,并未特别在意王妃。

????对睿明王妃,她尽到了礼数也就罢了。

????王妃比她身份地位高,又不喜欢她,她除了尽力避开,不知还有更好的应对方式,反正要她刻意奉承巴结肯定不行。

????王瑛知道王妃和清哑彼此不睦,和清哑拜见王妃后,借着替清哑引见别人的机会,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王妃看着这个侄女眼神闪了闪。

????曹静宜对王妃很恭敬,神态有些忐忑。

????王妃恰到好处地应对了她,不骄不冷。

????曹静宜觉得,王妃人真不错,不愧大家子教养出来的女儿,怪不得睿明郡王一个劲地夸她,说她贤良大度。

????另一边,众女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清哑。

????女人怀孕虽平常,但世人都讲究多子多福,因此怀孕对内宅女子来说,绝对是福气和喜事。王三太太等人先恭贺了清哑,然后又关切地询问清哑怀孕反应、饮食状况等。

????清哑一一都回了。

????有人道:“已经三个月了吧?”

????清哑点头道:“是。”

????王妃忽然道:“是在奉州怀上的。”

????清哑又点头道:“是。”

????这话没错,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王妃只问了这一句,便不言语了。

????在场众人也都不太在意。

????只有王大太太和王四太太微微皱眉。

????怀孕这事只跟男人有关系,和在什么地方没关系。若清哑这次是单独去的奉州,王妃这话就耐人寻味了;但清哑是和方初一起去的奉州,一般人都不会觉得有问题。但王家两位太太却想远一层:奉州发生灾民暴乱,好多大户人家被抢劫,妻女被糟蹋,方家恰好是被抢劫的大户之一,那时候方初不在织女身边。

????王妃这话听去平常,细品又不平常。

????王大太太心一沉,和王源夫人对视一眼。

????她还记得严氏的指控,说有人故意陷害她儿媳。

????王源夫人很不悦。她女儿嫁去方家了,当然不想方家有事。就算方初这个嫡兄长倒霉,方制也落不下任何好处,反会被带累。

????当下,她装作无事,只和清哑谈笑。

????偏有位夫人对清哑道:“这真是万幸。奉州发生暴乱,织女这趟受了大惊吓,好在怀孕了,这是桩大喜事,不仅万幸,且是福气。”

????清哑想,这孩子是暴乱那天晚上怀上的,这是上天赐给她的机缘和礼物,她很是珍惜,因此点头道:“确实万幸。”

????一转眼,发现王妃正看着自己,正微笑。

????曹静宜坐在她身边,也眼含微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