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22章 人生情缘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很不悦,眼神不善地盯了方制一眼——清哑乡下长大的就该比人粗糙壮实?清哑也很细致好么!清哑身体好,那是天天锻炼才有的效果;王瑛一看就是个少活动的,走急了都能喘大气。

????不过,他只盯了弟弟一眼,并未说什么。

????一来清哑确是乡下的,二来清哑身体康健他才开心呢。

????他可不会为了显清哑细致金贵,就把她往娇弱方向养。

????清哑却没怎样,她本来就是乡下妹子嘛。

????之前王瑛上山来脸色不对,她心里就在想:千金小姐果然娇柔,才走这么一点山路就这样,比她这个孕妇还要柔弱。自己幸亏常年练舞,锻炼的多,所以才没那么娇弱。

????一时丫头们上了斋饭,大家吃了,各自去歇息。

????紫竹等人将床铺好,清哑往床上躺下,立即合上眼。

????方初也知她累了,命紫竹在外守着,不许人来搅扰。

????再说王瑛和方制回屋,因为之前歇息过了,这时不想睡,方制便搂着王瑛靠在床上说话,一面动手动脚的。

????王瑛拍开他手,嗔道:“这是寺里。别不尊重。”

????方制笑嘻嘻道:“我尊重,尊重。”手扣住她腰不动了。

????王瑛小声道:“你刚才不该说大嫂是乡下的。”

????她要做贤妻,夫君言行不当,她就该谏言。

????方制纳闷道:“怎么不该说?大嫂本来就是乡下的。”

????大嫂可不是那小气量的人,一点没在乎。

????再说,他谨记大哥教诲:宠爱媳妇可以,不能没原则。若是王瑛说的有理,他自然要改过;若是说的没理,他就要坚持自己。

????王瑛白了他一眼,道:“你以前是个纨绔的性子,没少做荒唐事,若是有人在你面前提你以前的荒唐事,你听了会高兴吗?”

????方制想了一想,他恐怕不会高兴。

????可是他又想,大嫂是乡下的怎么了?

????英雄不问出处。

????这个可不算荒唐丑事。

????他便这么对王瑛说了。

????王瑛急道:“哎呀,你这么不知变通呢!有些人发达后不愿听人家提他以前落魄潦倒时的光景,就像揭短一样。”

????方制正色道:“大嫂不是那样的人。大嫂还常和巧儿说她们小时候如何如何,家务活都要做,很多的趣事呢。”

????王瑛见说他不通,又气又恼,娇颜就带了不悦之意。

????方制忙哄道:“好瑛儿,你好好说,我听着呢。”

????王瑛见他桃花眼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不觉气消不少。

????她想了一想,道:“我刚才没说清楚。并不是不能提大嫂是乡下的,就算提也该夸奖她勤劳能干,可你那话的意思好像说大嫂是乡下的就不如我娇贵一样,叫人听了怎么想?”

????方制有些懵,疑惑道:“我……”

????他有那个意思吗?

????他是说王瑛更娇弱一些吧。

????不管怎么说,媳妇这是好心,该鼓励。

????他便笑着亲了她一下,道:“我知道了,下回注意。”

????王瑛这才欢喜了,嗔了他一眼。

????方制笑得桃花眼闪闪的。

????清哑一觉睡醒,又神清气爽了。略作梳洗后,便和方初出来,约上阮氏等人,穿过两重院落,前往后山放生池去放生。

????放生池边人不少,又有人认出织女,和清哑打招呼。清哑都微笑回应了。方初怕有什么闪失,待清哑放了一条鲤鱼便扯着她走出那个院子,在后山坡上游玩,细妹紫竹等都跟在身旁。

????清哑双手抱着方初胳膊,回望身后的院子。

????方初问:“看什么,还想放吗?”

????清哑反问:“你还记得在五桥村,你卖给我的鲤鱼吗?”

????那时候,方初和张恒扮作一对渔家兄弟,在五桥村打鱼,就坐在五桥观音庙前那棵千年银杏树下,卖鱼给香客放生。

????方初就笑了,“怎么不记得。一对呢。”

????清哑脑海里便浮现两条光华灿烂的大红鲤。

????她道:“现在若耶溪好多鲤鱼呢。”

????顿了下,她又道:“我那次在庙里抽了一支签,系在银杏树上。那签文我还记得,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她没想到,这签还挺灵的。

????方初脱口道:“你说真的?!”

????清哑上前一步,转过身子和他面对面,问:“怎么了?”

????方初笑而不答,清哑锲而不舍地望着他。

????笑够了,他才道:“那天你系签文时我就想,到底你抽的什么呢?后来你走了,我也抽了一支签,也绑在那银杏树上,和你的绑在一起。”

????清哑张大嘴,做了个“哦”的表情。

????又道:“你不规矩。”

????方初不出声了,只是笑。

????清哑又问:“你抽的签是什么?”

????方初摸摸鼻子,念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清哑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她竟不知他们如此巧合,难怪刚才方初失声叫出来。

????方初仰望天空飞过的燕子,回忆起他们在五桥村点点滴滴。

????他微笑道:“你后来还想招揽我去郭家呢。”

????清哑道:“是呀,我有眼不识泰山。方大少爷怎么可能屈居人下。”

????方初低头,看着她认真道:“不是我不肯屈就,我那时候正在查夏织造的底细,岂能半途而废。再说,我不可能装一辈子赵二哥,待在你身边总有一天会露出马脚,那时岂不影响你清誉?我那时候可没想过要娶你。再说岳母那时候……我以为……”

????他含糊未说清,清哑却明白他的意思。

????她和吴氏那次在五桥村同样遇见韩希夷,吴氏很中意韩希夷,方初以为她嫁定了韩希夷,再说他和她之间隔阂也太深。

????清哑那时候也做梦未想过嫁给方初。

????人生的转折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你永远不知下一刻会是什么样子。

????方初也不再提,因见道旁迎春花开得灿烂,便松开她手,去掐了一支,再掐头去尾,选了中间最鲜艳的两朵,簪在清哑发间。

????簪好了,将头后移,从正面端详她。

????“人比花娇。”他毫不吝啬地赞道。

????清哑对他赞美悉数接受,心情很好。

????外出游玩,玩的就是心情,风景倒成了次要的因素。若不然,人们都喜欢往远处走,总觉得身边没有好风景。因为离开了生活的环境,等于甩开了牵绊的俗事和琐事,可以让心灵得到暂时的放空。只有真正趋于豁达的人,才能以平和的心态,时时发现身边好风景。

????********

????月底没剩下几天了,仔细搜搜你们的票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