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09章 破誓(三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但他还是尝试规劝:“也不小了。你当初十二岁就跟着伯父出来历练。若不是这样,怎能很快就担当大任呢?天护也该接手了。玉不琢,不成器。”

????谢吟月依旧摇头,垂眸道:“就算要接手,眼下也不是时候。如今谢家刚被捋了皇商差事,这个时候让他来接手,如何使得。”

????方初认真道:“越是这样才能历练。再说,谢家又不是没人了,伯父不是在吗?有他护持,再大的风浪又如何!况且当初你接管家里生意时,并非是谢家无人,非你不可,而是伯父要历练你;若没你,他一样可以掌管,待天护长大后,便可交予他接手。”

????大靖女子地位并非卑贱不堪,女子当将军都是有先例的。这织锦一行就更不用说了,让能干的女儿在行内扬名,更利于结亲。方初的母亲当年就曾是严家女少东,后来嫁到方家,成为他父亲最得力的帮手,无论内宅还是外事,都应付自如,那才有当家太太的气魄和能力呢。所以,似谢吟月和严未央这样的女子是极受青睐的。

????谢吟月抬眼正视他道:“你不用劝了。你知道我的性子,断不会在这个时候退让的。这不是谁接手的问题。若这个时候我撂手嫁人,是怎么也不会甘心的。”

????方初长叹道:“早知会如此。”

????谢吟月微笑道:“那你还劝?”

????方初自嘲道:“这不是想趁火打劫嘛。想着说不定能劝动你,趁这个机会把你娶回家,我也就安心了。”

????谢吟月噗嗤一声笑了,连站在门口的锦绣锦云也都低头忍笑。

????方初心头却隐隐浮上一层不安。

????劝说失败了,他该怎么办呢?

????谢吟月又道:“我想看看那竹丝画图稿。”

????方初脱口道:“这妥当吗?”

????谢吟月道:“我只是看看而已。”

????方初想,寻常他们谁肯把织锦秘密给人看?

????他这样为难,并非舍不得那图稿,当初他参加拍卖本就是为谢吟月去的;也不是他胆小,若是别事,他才不信这些诅咒呢。可郭家偏偏拿他和谢吟月的婚事起誓,他就算不信也不敢轻视。

????当初听信她的劝阻签下保证书,也是因为想着自己得了这画稿,至少不会去跟江竹斋竞争市场。两家可以协商经营,避免直面冲突;若是其他人家得了,就不会这样手下留情了。然而,他对于她要看画稿的要求,却是存有一丝疑虑和担忧的。

????谢吟月像知道他心思一样。道:“就算不是你拍来,要是别人拍去了,做出竹丝画来,难道还不许我买?等我买了,自然也就看见了。我看见了,便可参悟。如今要你拿给我看,不过是眼下没事,图个快捷而已。又不要你告诉我什么,不碍着那个誓言。”

????方初总觉得不大对,又不能反驳谢吟月的话。因想:“我自心如磐石,管它什么誓言!看了又怎样?”于是吩咐随从家去取来。

????等待的时候,他两个又商议起别事。

????方初问:“织锦的事,你可有打算?”

????谢吟月道:“我已定于明日晚在醉仙楼宴请几家世交。谢家眼下不过是不做皇宫和官场上的生意而已,还能阻止我卖给民间?”

????方初赞赏地点头。

????如谢家这样的,捋一个皇商资格,是不可能一败涂地的。

????无他,百来年的底蕴,其中就包括广阔的生意网络。

????谢吟月又道:“夏织造那里,我还想再走动走动。”

????方初眉头轻蹙。道:“先缓缓。如今这样,出手轻了根本不起作用;出手重了……要当心被人捉住把柄。且细细斟酌再说。”

????谢吟月点头,盈盈美目注视着他,道:“这方面你比我在行。不如这事就让你替我操心筹划,算是罚你刚才想趁火打劫。”

????方初心里一动,对她笑道:“自当遵命!”

????哪里是惩罚,分明是安抚,是撒娇。

????这样娇嗔满面的谢少东,可不容易看见。

????谢吟月双颊飞红。转脸向窗外湖面看去。

????夕阳已经西沉,正是“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景致。

????她叹了口气,眼前景美、人也美,就是心情不对,否则该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齐聚了。

????一时图稿拿了来,谢吟月命掌灯,当即展开一幅来看。

????她确实聪慧过人,加上见识非凡,清哑那图稿又注释十分详细,所以虽复杂,她却是一看即通的。

????“如何?”

????方初一直在旁等着,这时问道。

????“果然心思灵慧过人,怪不得能在织锦上突破。”

????谢吟月不得不承认,郭清哑确实不凡。

????“你可看出什么来了?”方初又问。

????“有点想法。且让我再看一幅。”谢吟月道。

????方初听了欢喜,忙亲自帮她展开另一幅。

????谢吟月凝目从头细看。

????看着看着,不禁面色凝重起来。

????刚才她看第一幅图时,脑中模模糊糊有些想法还不成形,在这会儿却在第二幅图上见到了,比她想的还要细致、完善。

????她收起图稿,发起怔来。

????当初郭大全可是说过,十幅图稿都不同,一幅比一幅复杂。如今看来不假。刚才看的两幅,并非仅仅图案不同,编织手法也不同。

????可想而知,十幅图稿,必定是穷尽神思。

????那,她还有延展的空间和余地吗?

????纵使她天资过人,恐怕也脱离不开郭清哑画的这些个变化范畴。

????方初见她神色不对,忙问:“怎么了?”

????谢吟月道:“没什么。”

????想想又道:“这些我要拿回家细看看。”

????方初道:“都拿来了,自然随你处置。”

????谢吟月一笑,吩咐锦绣锦云将图稿收好,“要仔细些,不可弄坏,更不可让别人看见了。”她郑重嘱咐。

????她并不是不重视那个誓言,只不过觉得自己的行为并未破誓,但若是图稿在她手里弄坏了或者被别人觊觎去了,那便不同了。

????锦绣忙答应,小心翼翼将图稿收好,用一匹锦包起来。

????谢吟月看看外面,黑地里灯火如流萤,因问:“到了?”

????原来,他们说话的时候,画舫已经走水路往谢家别院划去。

????锦绣笑道:“就到了。只怕还能赶上用晚饭呢。”

????一时到了地方,下了船,二人先去谢二老爷住的院子问候。

????到那一看,不但没有摆饭的迹象,且厅堂上气氛沉闷压抑:谢二老爷和二太太、谢天良均气怒不平地坐着;谢吟风也回来了,正用帕子捂着脸,嘤嘤哭泣。(未完待续。)

????PS:??粉红270加更送上,稍后还有一更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