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30章 这就是缘分啊!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再说清哑等人,去厅堂入席。

????梅氏在阮氏手上没讨到丝毫便宜,不禁对这个未来亲家重新认识,也体会到清哑说的“我二嫂很厉害”不是假话。阮氏的确很厉害,而且是和蔡氏不同的厉害——梅氏听说过蔡氏的泼辣粗野——阮氏的厉害表现在心机手段上,一点亏都不肯吃。

????梅氏总算明白郭巧儿的聪明伶俐传自谁了。

????她越发后悔这门亲事:一个过于伶俐的儿媳就够她受的了,再加一个同样有心机手段的亲家,将来还不知怎么难缠呢。

????可是到了这一步,就算还没定亲,也是不可能回头了。

????她心中难受,食不下咽,根本不知吃的东西什么味道。

????阮氏也在心里掂量梅氏:原以为她大家出身,就算心里不喜这门亲事,面子头上总要做个样子,谁知把嫌弃摆在脸上,活像郭家女儿嫁不出去,要巴结嫁给严暮阳一样。这口气谁能忍?与其被她这样瞧不起,还不如将巧儿嫁去玄武王府,好歹为郭勤将来当官寻个依靠,也免了巧儿将来被婆婆揉搓。

????心里这么想,她对梅氏便淡淡的,不大理会她。

????清哑心情还算平静,主要是她对二嫂有信心。

????虽然梅氏自视甚高,但梅氏和阮氏比道行差远了。

????她微笑着,亲自帮阮氏搛菜。

????阮氏并不谦让,都笑着接了。

????严氏将她们的微妙情形看在眼里,烦躁得也吃不下了,一面找话对阮氏说,努力活跃酒宴气氛,一面警告地看向梅氏。

????梅氏警醒,若这门亲坏了,她休想好过。

????罢了,再不情愿,也要把心思掩藏起来。

????她挤出一脸笑,对阮氏道:“二*奶奶,虽说这不是自己家,也不要见外,要当自己家一样才好。”

????阮氏微笑道:“我不见外。”

????——又没住你家,为什么见外?

????梅氏又笑道:“今天我来,是想接二*奶奶去我们家住些日子,也好让我们尽点心意。等暮阳放榜了,家里请戏班子来唱戏呢。”

????阮氏道:“这怕是要辜负大奶奶一片心意了。我们这几天不得空呢。不过等阳哥儿放榜那天,我肯定是要去恭贺的。”

????梅氏忙问:“二*奶奶有什么要紧事吗?”

????阮氏道:“姑奶奶说要领我去亲朋家拜访拜访。”

????梅氏道:“这应该的。你们从乡下来,是该各处拜访拜访。”

????阮氏觉得,同样的话,从严氏嘴里出来和梅氏说的完全不是一个味道,但她没有计较,因笑道:“这是太太想得周到,替我安排的。”说着对严氏感谢地笑了笑。

????严氏道:“这是常情。我们进京也要拜访的。”

????又问阮氏道:“明天先去哪家?”

????阮氏道:“先去玄武王府吧。后天去靖国公府拜访靖安大长公主。”

????梅氏听了玄武王府几个字,心里咯噔一下,莫名难受起来。

????她更加认定阮氏在向自己示威,拿捏她。

????她忍了一会,终究还是没忍住,先看了清哑一眼,才对梅氏道:“早听表弟妹说二*奶奶很厉害,我原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阮氏和清哑对视,阮氏目光带着询问。

????她才不信清哑会在背后说她,要说也是夸。

????清哑没有出声,只静静看着对面的梅氏。

????严氏笑道:“清哑定是夸嫂子。”

????清哑收回目光,对严氏道:“我对表嫂说,我二嫂很厉害的,如果有人欺负巧儿的话,她一定不依。”

????严氏笑容来不及收,挂在脸上勉强的很。

????她把目光投向梅氏,不辨喜怒。

????当然这是表象,熟悉的人都知道她生气了。

????梅氏没想到清哑会说出来,有些狼狈。跟着又一挺胸膛,心想又不是她的错,是阮氏在拿乔、耍威风。

????阮氏放下筷子,用帕子擦擦嘴,端正了身子,对众人道:“我们姑奶奶说的没错。女人家再没出息,为母则强。那老母鸡刚孵出一窝小鸡,你要去捉小鸡,它还张开翅膀拦住不让呢,搞不好啄你一下,凶的很。大奶奶你想想:你是不是把阳哥儿看得跟性命一样?”

????梅氏下意识点头道:“那是自然。”

????阮氏道:“这就对了。都是做人娘的。我心疼闺女的心和你心疼儿子的心是一样的。谁要是欺负巧儿,我肯定不依。我好容易养大的闺女,从小到大都没舍得动一指头,哪能让旁人欺负呢。”

????又对严氏道:“太太应该有体会,这闺女养大了,就怕寻错了人家。这可是一辈子的事。这方面,我们姑奶奶吃过大亏的。太太别怪我提这扫兴的话头,实在是当年的事给我们的教训太深。我婆婆为这流了多少眼泪、受了多少气,我们姑奶奶为这吃了多少苦,太太都是知道的。如今巧儿的终身大事由不得我们不谨慎。要是巧儿也走她姑姑的老路,我们可承受不起。两家结亲,要和和气气、高高兴兴的。要是长辈看不上,还是别结的好,谁也不想找个不称心的媳妇。”

????她一瞬间就有了决定:自己都受不了梅氏,巧儿那点年纪,在家没受过气、吃过苦的,如何能受得住梅氏揉搓?

????严氏不料有这转变,目瞪口呆。

????她有一种挫败感,明明有自己坐镇,为何事情还是走到这一步?

????梅氏又气又愤恨,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这阮氏就不是省油的灯,在拿捏自己;郭巧儿有这样的娘,也不可能贤惠。

????清哑想不通,这梅氏好端端地挤兑二嫂做什么。

????若是自己刚才不说出实话呢?

????那也不行,今日不说,下次她还这样呢?

????清哑不禁怀疑:这严大爷到底是如何跟媳妇沟通的?也没听说他们关系不好啊!看来梅氏的怨气只是针对郭家。就像江大娘当年只针对清哑一样。江家另外两个媳妇能力平常、普普通通,江大娘对她们一点意见都没有。这就是缘分啊。

????解释不通的人事,一律冠以“缘分”,倒也玄妙。

????严氏举起酒杯,沉声道:“大家吃一杯。多吃菜。”——少说话!

????众人都不敢再提此事,都低头吃菜。

????********

????求清仓(*^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