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36章 什么都比不上你要紧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等酒宴结束,严纪鹏请了方家和郭家人明天去严家看戏吃酒,才领着儿孙告辞,其他客人也纷纷散了。

????清哑也和阮氏回屋,等无人时,才安慰她。

????阮氏叹气道:“已经这样了,还能退!”

????清哑也郁闷,又不好再说,不然二嫂更难过。

????阮氏回屋,让她小睡,她哪里睡得着。

????方初一回来,她就忍不住了,不等方初问就幽怨道:“大表嫂实在太过分了。”一面将先前的事大概说了一遍。

????方初听了也生气,这个梅氏,怎么就不消停呢?

????他生恐清哑气坏了身子,忙替她顺着胸腹,轻声安慰道:“你别生气。她回去说这事,肯定讨不了好。刚才我们在前面说起殿试,龚大人还特地叮嘱暮阳呢,叫他不要太在意结果,‘尽人事,听天命’。你想,舅舅要是知道大表嫂为这个又闹了一场,能饶她?”

????清哑忙问:“真的?龚大人真这么说了?”

????方初道:“当然。连蔡大人也这样说。”

????清哑烦躁沉重的心一下子就轻松了。

????她之所以难受,并不是为了和梅氏争输赢,而是怕这事不说清楚,巧儿会落个不贤的名声。科举又重要,连严纪鹏也要怪罪。现在听方初这么一说,她就放心了,也不烦躁了。

????她又纳闷道:“怎么母亲好像也不大能接受呢?”

????方初道:“上了年纪的人,最讲吉利。母亲不是不明白压力过重不妥,应该是巧儿劝暮阳的话她不喜欢。即便要他少些压力,也不能说‘考不到要紧’。要真不要紧的话,努力这么多年为的什么?”

????清哑道:“可是,真要考不到的话……”

????方初笑道:“事实虽然如此,可是人就不爱听。”

????清哑嘀咕道:“这么迷信!”

????清哑心情放松了,又想起二哥二嫂来,说不定还在生气呢。如今两家定了亲,像这种小冲突和矛盾,只会更令人发闷;不比之前,若真闹翻了,不结亲就是了,现在却不好退的。

????她便起身,拽着方初一起去后院看哥嫂。

????少不得方初又展开唇舌,安慰了舅兄一番。

????郭大有还算心平气和,淡声道:“严大爷脾气真好。”

????方初听得一怔,摇头失笑。

????郭大有这话绝不是什么夸赞之词,大抵是说严予宽夫纲不振。

????郭大有转开话题,说起另一件事:前几天他请靖国公府的人给在荆州回雁谷学手艺的郭俭捎了信。郭俭已经出师了。郭大有令他直接来京城,和自己一块去奉州。今天国公府来人说,郭俭将随林家一批送贡品的队伍一同出发,预计三月上旬能到京城。

????清哑听了十分喜悦,道:“我都好多年没见他了。”

????阮氏也笑道:“不都是好些年没见了。”

????又对郭大有道:“俭儿好些年没回家,你让他直接来京城,他不回家看一趟,大哥大嫂心里不想?爹和娘也想的慌。”

????郭大有道:“这么多年都过了,还在乎这几个月?我让他来京城交代些事,还要叫他回去一趟,再从家里带些人过来。巧儿要是成亲,一个兄弟不在身边怎么成。”

????……

????再说梅氏,回家后果然对严纪鹏和严予宽指责巧儿。

????严予宽见父亲脸色一沉,急忙道:“巧儿这是为了暮阳好。今天龚大人也这样说呢。”

????梅氏心里一突,便问龚大人怎么说的。

????严予宽便将龚大人的话复述一遍。

????梅氏便道:“这我还能不懂?可是巧儿不是这样说的。她对暮阳说‘考不到第一也不要紧’,这是什么话?这事不要紧,那什么要紧?”

????严纪鹏问道:“那你说什么要紧?”

????梅氏斩截道:“自然是得六首状元要紧。”

????自母亲开口,严暮阳一直沉默。

????这时他忽然道:“祖父,父亲,母亲,孙儿前段日子确实心力憔悴,以至于夜不能寐。总担心会试考不到第一怎么办?我就拼命努力。有时心慌慌的,觉得脑子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我都怀疑自己能不能上榜,别说第一了。若落榜了怎么办?别人会笑话我,说我空有名头,没有真才实学……”

????梅氏恐惧,尖声道:“所以你才要努力证明自己呀。”

????严纪鹏拍桌怒喝道:“住口!”

????他看向吐露心里话的孙子,很是后悔。

????原本他只希望严暮阳能中进士就可以了。可是,从严暮阳在童生试中得了案首开始,便被“六首状元”一直牵引着,被家人和亲友催逼着。坚持到现在,只怕心里承受早就到极致了。别看这次会试又得了会元,严纪鹏怀疑,越是这样,最后殿试这关只怕要出问题。

????他沉声对严暮阳道:“什么也比不上严家长孙要紧!哪怕你名落孙山,也是严家长孙,只要好好的。名利地位,都比不上你要紧。接下来你不必再苦熬了。‘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咱们不要六首状元这个名头,太惹眼了,将来未必是福气。殿试你只要如往常一样考,横竖跑不了一个进士就行。”

????严暮阳不敢相信地看着祖父,眼中爆出惊喜的光芒。

????梅氏则眼前一黑,想:“公公疯了。”

????儿子也疯了,脸上气色这么好,却为了郭巧儿跟她撒谎,说什么“心力憔悴”、“夜不能寐”,简直被妖精给迷了头了。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严纪鹏面前,扑通一声跪下。

????严予宽一把没拉住,瞥见父亲脸色不对,忙也跪下了。

????梅氏哭道:“老爷这话,儿媳愧不敢当!儿媳难道不知心疼严家长孙?都说‘慈母多败儿’,儿媳对阳哥儿严厉,那是为了他好,不严不能成器,不严不能成材。唯有亲生母亲,才肯为儿子长远打算。”

????严纪鹏问:“你说我不为阳哥儿打算?”

????梅氏道:“老爷自然目光远大。若是没有老爷这些年对阳哥儿的言传身教,他走不到今天。可是儿媳对郭织女姑侄的行为不敢认同。真正的贤妻要时刻谨记为人妻的本分,时刻劝诫夫君力求上进,而不是一味讨好逢迎,令夫君消磨了志向。长此以往,除了博个多情的名声,还能有什么?只看方表弟,成亲后碌碌无为;而郭织女却屡建功劳,一再出风头,连儿子都封了伯爷,方家阴盛阳衰……”

????严纪鹏须发怒张,指着梅氏喝道:“你给我住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