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40章 打脸了(加更肥章求票)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殿试放榜,严暮阳毫无悬念地中了状元,方利也名列二甲第十五名。方瀚海和严氏喜出望外,幽篁馆上上下下都赏了月银。

????再多的不快,也被这天大的喜事冲淡了。

????严家也一样焕发了光彩,梅氏心情也好了。

????严暮阳终得六首状元,梅氏和阮氏齐齐松了一口气。

????若严暮阳没中状元,阮氏怕梅氏将原因怪在巧儿身上,说是巧儿影响的严暮阳;梅氏也怕严纪鹏将原因怪在自己身上,说是自己逼儿子太狠了,导致他压力太大,所以没能拿到状元。

????现在严暮阳功德圆满,之前种种争论都成了过去。

????梅氏重新趾高气昂起来。

????她没法不得意,儿子得了六首状元,是自古有科举以来第一人,这多荣耀!哼,就算郭家退亲,以她儿子这如日中天的名声,京中有的是人家把女儿嫁给他,便是配公主也够了。

????女婿这样出息,阮氏开心之余,把嫌弃梅氏的心思淡了许多。

????她想:想要好女婿?成,搭一个蠢婆婆。就跟买肉要搭根大骨头一样。大骨头难啃,可以炖汤,多熬些时候就好了。

????严暮阳“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跨马游街后,即被各方人包围,宴饮不断,只得偷空让人给巧儿送信。

????他如今心情好,又没了压力,写的信情意绵绵。

????因为他满腔都是对巧儿的思恋和爱慕。

????每次他都不假思索,挥手间就是一首缠绵的情诗。

????再配上画,便诗画双绝了。

????严暮阳的小厮星雨负责往幽篁馆送信,送给适哥儿;适哥儿再转给巧儿;巧儿接了信,偷偷地躲在床上看,看得满脸绯红。

????看完就嘀咕:“不学好。还状元呢。”

????不论外面多热闹,她始终待在幽篁馆最后一层院内。

????庭院深深深几许,她现在做起了深闺小姐。

????慧怡郡主约了蔡铃一起,跟王瑛来看巧儿。

????先在二院拜见了严氏,又到三进院拜见清哑和阮氏。

????清哑巴不得巧儿多跟这些世宦人家的姑娘来往,能增长人情世故,因此坐不一会,她就命巧儿带几位姑娘去自己屋里,又命细妹准备各种新鲜茶果伺候,并亲自交代厨房准备时鲜菜肴招待姑娘们。

????巧儿带着慧怡等人去后院自己屋里,让茶让果。

????慧怡郡主见巧儿高兴的样子,觉得她要不就是没心没肺,要不就是强撑着,因此道:“亏你还能笑得出来!人家那样嫌弃你,你一点都不在意?要我说,你别嫁给严暮阳了。”

????王瑛和蔡铃一齐阻拦她。

????蔡铃没好气道:“郡主!”

????她们今天来看巧儿,就是怕她难受,特地安慰她来的;巧儿不难受正好,慧怡却怪巧儿不该高兴,用话去撩拨她,真是糊涂了。

????慧怡郡主也觉不好,换个口气问巧儿:“你到底怎么想的?”

????巧儿道:“天下父母谁不为了儿女着想?人往高处走,这是人之常情。总归是我们家根基浅了,难怪她看不上我。若我是你们王家的,或是蔡家的姑娘,她就不会说二话了。”

????三女听了默然,又同情,又无奈。

????慧怡郡主憋了一会,愤愤道:“势利眼!”

????巧儿失笑道:“郡主,我知道你性子直,你为我好,可也不能骂人家势利眼。严伯母也是一片慈母心肠,并没有错。以前你不也瞧不上我吗?说我算计严暮阳,不配严暮阳。你都忘了?”

????见慧怡郡主窘迫样,王瑛和蔡铃一齐低头暗笑。

????慧怡郡主申辩道:“我怎么知道你那貔貅是严家人送的!偏偏瑛妹妹有一个差不多的,严大奶奶又露出想和王家结亲的意思,我误会你也不冤枉。并不是我无中生有污蔑你。”

????严纪鹏在下小定后,对外放出话,说巧儿的貔貅是他当年让严暮阳送的,当时就有和郭家定亲的意思。郭家长辈说孩子太小,定早了怕有变数,因此才一直没公开。他便索性等严暮阳高中后,来个喜上加喜,上郭家提亲,再公开往事。谁知为貔貅差点闹出事故来。

????这话一传开,梅氏之前行为对巧儿的影响便消除了。

????更多的人笑话她,公婆早看准的亲事,她还蒙在鼓里。

????王瑛见扯到自己身上,红了脸,嗔道:“郡主慎言。”

????巧儿忙道:“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我都说了这是人之常情,又怎么会怪郡主。京城人家结亲谁不是看家世。”

????慧怡郡主要挽回自己从前种下的恶劣影响,道:“郭家根基是浅,可是你不同,你可是得了皇上和太皇太后亲口夸赞的,连玄武王府还想求亲呢。她还敢看不上?”

????巧儿意味深长地笑道:“这又不是入朝做官。皇上和太皇太后夸没用,婆婆喜欢才有用。”

????王瑛听得一震,和蔡铃对视一眼。

????蔡铃道:“你这话有些道理。”

????慧怡郡主见巧儿总也不像以往痛快,气闷的很,道:“什么道理!那严暮阳就那么好?六首状元又怎么了?还能立马升为宰相了?将来成就如何,还要看他表现,也未必就能入阁拜相。依我说,他母亲既这样嫌弃你,你不如干脆退亲算了,嫁去玄武王府还好呢。”

????蔡铃和王瑛见她越说越不像话,忙一齐阻止。

????巧儿也嗔道:“瞎说什么!怎能随便退亲呢。”

????慧怡郡主奇道:“你们郭家不是最不怕退亲吗?”

????巧儿道:“胡说!我姑姑退亲,那是没法子。好好的谁愿意退亲?”

????慧怡郡主道:“你们这样子像是好好的?”

????巧儿叹了口气,落寞道:“都是为了儿女,都是慈母心肠,虽然嘴上不饶人,未必就是恶毒的人,何必斤斤计较呢。”

????慧怡郡主冷笑道:“你倒维护她,可惜她不领你的情。”

????巧儿道:“我不过实话实说,不要谁领情。”

????慧怡郡主道:“我就看不惯她这点:若不乐意就拼着闹翻也别定亲;既已经说定了亲事,就是一家人了,她这样在人前人后表明自己不中意你,难道就抬高自己儿子身价了?”

????巧儿见她火气很大,忙道:“好了,别生气了。”

????一面拉了她往外走,又对王瑛和蔡铃道:“咱们去外面。外面天气好,花儿都开了,竹笋抽了好多呢。”

????阳春三月,花草繁盛,巧儿也在院中养了不少花草,配着墙边院角各处的莹莹翠竹,看得人眼目清新、神清气爽。

????大家玩笑间,也就丢开了刚才不快的话题。

????吃饭时,清哑没让她们去前面,而是命人将饭菜端去巧儿房中,由巧儿单独相陪,方便她们自由说话。席上各种江南时鲜菜肴,尤以四鳃鲈鱼烩最为鲜美。鱼、笋都是新鲜的,只没有莼菜,用水萝卜代替,大家吃完赞了又赞,又暗自感叹方家生活讲究。

????这些江南特色时鲜运来京城,耗费的银钱倒在其次,主要是麻烦。也就是郭织女怀了身孕,方初为了她养胎,才不惜这样折腾。

????几女玩到下午,兴尽告辞,巧儿亲送至门外。

????看着马车离去,她抿嘴一笑,心情很好地转身对金锁道:“丹青和无悔呢?叫她们来。我要给她们讲(弹琴)指法。”

????金锁忙去前面叫两位小姐儿。

????这且不说,且说王瑛因为方制在幽篁馆作图,她便留下话,和慧怡郡主一块回娘家看望母亲。慧怡郡主陪她一块去王三太太院中,恰好婉容大长公主也在那呢,正和大太太等人打牌。

????二女先给长辈问安,又坐在各自母亲身边看牌、陪说话。

????长辈们一边打牌,一边问严氏可好,郭织女身子如何等话。

????说到严郭两家纠葛,王源夫人叹道:“郭织女心里怕不好受。”

????慧怡郡主道:“织女心里好不好受我不清楚,可是我们一句也没听见她抱怨刻薄严大奶奶。郭二*奶奶也没有愤愤不平。我们原想安慰巧儿的,结果她反替婆婆开脱,说婆婆慈母心肠,并无恶意。”

????王大太太点头道:“织女好涵养。巧姐儿也是个聪明的。”

????王瑛道:“大嫂有什么都是当面说的,从不背后说人。”

????婉容大长公主道:“你这样称赞妯娌,可见她是真好。”

????慧怡郡主道:“严大奶奶自诩世家出身,嫌弃郭家家世低,偏她自己说话行事比小门子小户的还浅薄,郭家人倒大度容忍。”

????王大太太瞅她道:“你这孩子,世上事原没有一定的。大家子有不成材的,小门小户也有出息有见识的。”

????慧怡郡主道:“她也太骄狂了,儿子考了状元,就像多不得一样,只有公主能配了。巧儿再不好,玄武王府还求呢,她就敢这样嫌弃。幸好瑛妹妹没嫁他家,不然现在倒霉的就是瑛妹妹了。”

????众人听了相视一笑,尤其看着王源夫人笑。

????婉容大长公主道:“瑛儿这就叫做‘因祸得福’。”

????王家原想将王瑛嫁给严暮阳,结果没做成亲,阴差阳错嫁给了方制。现在看来,王瑛嫁给方制是因祸得福了。若是王家和严家结了亲,就凭梅氏这性子,王瑛的糟心事绝不会少。

????王源夫人看看女儿娇艳的脸颊,暗自点头。

????因蔡家二房的八少爷也中了,蔡家一来想庆贺热闹一番,二来想办个春日赏花宴,宴请世交亲朋的子女,给族中子弟和女孩子们增加待人接物的机会。这也是京中聚会习俗,尤以春季和秋季居多,有美景可赏,天气也适合,不太冷也不太热。

????严纪鹏父子祖孙和梅氏都被邀请。

????蔡铃请了许多京中闺秀去赏花。

????巧儿自然不去,要躲着梅氏。

????严氏和王瑛都去了,清哑也没去。

????这日,蔡家园内花枝招展,贵夫人和姑娘们三五成群,或聚集在亭内,或徜徉在花间溪流旁,隔墙院内男子们也是笑声阵阵。

????夫人们看见梅氏,纷纷恭贺她儿子获得“六首状元”,是古往今来科举第一人,且又少年成名,人品样貌都是上上等。

????梅氏嘴上谦虚,心中着实畅快,可谓志得意满。

????有那多事想看笑话的,又故意问起严暮阳的婚期,提前向她祝贺,说这大登科连着小登科,实乃人生美事云云。

????梅氏笑容就有些勉强了,含糊说尚未定准。

????好在她谨记之前教训,没敢再口出怨言。

????就算这样,她脸上笑容不如之前真心,也引得众人暗自揣测,背后窃窃私语,说长道短。

????慧怡郡主见了替巧儿不忿,要替巧儿出气。

????她因欠了巧儿救命之恩,又曾设计想暗算巧儿的,心中愧疚,一直想找机会为巧儿尽心尽力,还这份人情,今儿机会来了。

????因见梅氏不知和谁家夫人站在一丛“魏紫”牡丹花前指点评价,心中一动,便拉着蔡铃走过一道一人多高的绿色花障那边去——那花障是木槿,尚未到开花时节——梅氏和那夫人就站在花障另一边。

????慧怡郡主笑道:“如今严公子可出名了,满京城人人都在说六首状元、少年才俊。”

????蔡铃道:“这也难怪。本朝只有三元及第,历史上都没有六首状元。”

????随着她们议论,花障另一边的说笑声停了,被这边吸引。

????梅氏低头装作看那层叠高耸、状如皇冠的紫色花朵,耳朵竖起。她听见是两个女孩子声音议论严暮阳,不禁兴奋的很,想听听她们说什么,再听听她们是哪家的姑娘。即便儿子亲事已经无可转圜,但听见有人中意严暮阳,也可令她自我陶醉一番。

????却听慧怡郡主冷笑道:“他再考几个六首状元都没用,搁不住有那样一个母亲,挣的脸面还不够她丢的。可笑她自以为是,丝毫不知自己已成为京城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还瞧不上郭家门第!郭巧儿人品才德连皇上和太皇太后都夸的,她倒看不上了。哼,难道她眼光比皇上还强?比太皇太后还高?就她那副做派,真要是郭家退了亲,京城像样点的人家都不会和严家结亲,再是六首状元都没用。幸亏我王家没和她沾惹上,不然倒霉的就是瑛妹妹了。我三婶说起这事就开心得不得了,真是万幸呢,好险没和这种人牵扯上,不然气也要气死……”

????蔡铃才听了一个开头就急了,就拦阻她。

????哪里能拦得住,慧怡郡主说得又快又脆。

????********

????突如其来的加更,惊喜有木有?票票有木有?(*^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