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46章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还有,他到底会对她采用什么手段,她可能应对?

????这并不难判断,她来之前就想过:若闹开,方韩两家将两败俱伤。韩希夷郭清哑固然身败名裂,她在韩家也没了立足之地。最终胜负她无法预料,因为她实在没想到方初会坚定维护郭清哑。

????她心想:“他是装的。他一定是装的!”

????她坚信方初在伪装,因为他不肯袒露自己的屈辱,不愿她看他的笑话。她有些后悔,刚才不该说得太过尖锐,应该委婉些,才能安慰他。他们是同病相怜的,谁也不必笑话谁。

????可她无法改口了。

????她也不敢改口,怕再次自取其辱。

????方初,看上去实在太沉着了。

????难道他有了应对此事的方法,所以不怕?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就听外面丫鬟回道:“大爷,韩大爷来了。”

????几乎话音刚落,韩希夷便走了进来。

????方初为示坦荡,并没有关门。

????外面丫鬟也有自己的想法:方初不让她在旁伺候,是不想让她听见他和谢吟月谈话内容;又开着门,还不让她走开,则是顾忌自己和谢吟月独处一室,怕被人说闲话。现在韩希夷来了,若是她先报信给方初,倒显得方初和谢吟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她便自作主张,直接领韩希夷到门口才回话。

????韩希夷进来便看见剑拔弩张的方初和谢吟月。

????丫鬟只匆匆瞄了一眼,便急忙转身退了出去。

????她知道自己做对了,大爷和谢吟月谈的事肯定不避韩大爷。

????韩希夷看着谢吟月,微微笑道:“你真好兴致,居然有闲心来找一初叙旧。”他说得温文尔雅,不带一丝烟火气,丝毫不觉自己的妻子和好友相会叙旧是一件暧*昧的事,而是一件极平常的事。

????谢吟月也不羞恼,柔声回道:“是啊。本来我想找郭织女叙旧的,谁知她怀孕了,一初不舍得让她出来,一定要亲自相陪。”

????“怀孕”二字砸在韩希夷心上,重重弹跳。

????他飞快地扫了方初一眼,然后看着谢吟月,不辨喜怒。

????方初不理他们夫妻的冷嘲热讽,心下暗忖:不管韩希夷信不信,总要试一试告诉他,和他行房的人不是清哑,而是另有其人。

????他不希望韩希夷一直揣着这个误会。

????这对他、对清哑、对韩希夷都是羞辱。

????他郑重向韩希夷道:“希夷,你们都误会了。害你的另有其人……”

????韩希夷不等他说完,便点头道:“我知道。”

????方初微微愕然——知道什么?他还没说呢。

????韩希夷冷静道:“我一直在找这个人。”

????方初没有欣喜,反而心一沉。

????他看向谢吟月,果然谢吟月嘴角翘起,微笑道:“我相信你能找到。”说着又转向方初,道:“我也相信你能查明真相。”再对他们二人道:“你们都能为郭织女找个明阳子那样的师傅,何况找这么个人。”

????方初终于愤怒,真想扬手打她一耳光。

????谢吟月察觉,凛然无畏地看着他,目光挑衅。

????仿佛在问:“恼羞变成怒了?”

????也不知怎的,她本想好好对他说的,然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讥讽和挑衅。她心中满满都是嫉恨,有些话无需经过大脑就冲口而出。她就想看见他们被挑衅后失态、失控,甚至为此翻脸。

????可是,方初居然按下了怒气。

????他对她连连点头,道:“很好!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以前我也曾对你说过同样的话,可惜你没听进去。”

????往事是谢吟月的软肋,方初提起,她心弦一颤。

????他这是说她会再一次重蹈覆辙吗?

????她压下羞怒,强硬道:“你很希望我倒霉?怕要失望了。”

????方初不再啰嗦,把手一伸,冷冷道:“送客——”

????韩希夷对谢吟月道:“走吧。难道你想一初留你用饭?”

????谢吟月看也不看他,绕过桌子,昂首从他身边出去了。

????韩希夷冲方初点点头,道:“抱歉。告辞。”

????然后也出去了,多一句解释也没有。

????谢吟月坐马车,韩希夷骑马,返回京城韩家。

????他们是才从江南来京的,虽然这里的管家早接到韩希夷传书,提前收拾打扫了屋子,用的东西也都安排齐全,然主子远途来到,总有些人事要处理,行李货物也要规整,所以家中上下人都在忙碌。

????到家后,韩希夷和谢吟月穿门过廊,向内院走去。

????沿途管事仆妇见他们脸色不对,都屏息不敢出声。

????到内室,谢吟月挥手命跟随的丫鬟媳妇出去,然后转身面对韩希夷;韩希夷也不坐,也站在那,颀长的身材如修竹,嘴唇紧闭着,成一条优雅的弧线,剑眉下,星眸如炬,炯炯看着谢吟月。

????谢吟月觉得他神情有些不对,和来京城之前判若两人。

????去年年底他们回江南后,韩希夷一直未和她同房。

????他总是忙这忙那,以至于夜晚留宿在书房。

????偶尔回房,也是疲倦地倒头就睡。

????直到有一天,他似乎想尝试打破这局面。

????而正是那天,她得到消息,终于明白他在奉州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丢失了心魂;又在他书房内看见一张郭清哑的画像,看纸张色泽就不是最近画的,而是以前画了留存下来的,她终失去控制。

????心底深处,那头蠢蠢欲动的凶兽破门而出!

????她怒不可遏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她质问他和郭清哑苟且,他坚不承认,只说自己中了人家暗算,但没见过郭清哑,又问她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定是那人居心叵测。

????她道:“别管谁告诉的我!你做过什么肮脏事自己心里有数。”

????她厌恶地看着他,让他走开。

????他若不走,她便走,绝不和他同房。

????嘴上这样说,她心里却希望他哀求自己原谅。

????可是,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转身离去。

????那飘逸的身姿刺痛了她的眼、刺痛了她的心。

????她一挥手将桌上美人觚扫落在地。

????她冷笑想:“今生,是你失了操守!”

????既然他失了操守,她也无需恪守妻子的本分。

????********

????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