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2章 献计(二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吟风听了,倒同情起她来。

????她一面感叹,一面轻声安慰她。

????李红枣擤了一把鼻子,又擦了泪,方冷笑道:“郭家坏事做多了,报应来了:这第二个女婿又没保住。姑娘说,这可不是他们的报应?”

????谢吟风迟疑道:“可是……郭家怪我们呢。”

????李红枣哂笑道:“怪谢家!干谢家什么事?我是给江明辉送了帖子,那是让他给姑娘送货去的,我又没告诉他去抢绣球——我怎么能坏姑娘的名声!当时我什么都没说。他自己明知自己定了亲的人,也知道二姑娘在抛绣球选夫婿,那绣球砸下来,他要是不接,难道还能粘在他身上?知道他还是接了。姑娘想想,他为什么接?”

????谢吟风眼中异彩涟涟:“为什么接?”

????李红枣道:“当然是心里想接,所以就伸手接了。”

????谢吟风含羞笑了,白了她一眼。

????跟着又发愁道:“如今这事不说了。连累了谢家怎么办?”

????李红枣就沉吟道:“让我想想:郭清哑退过一次亲,算上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上次她就气得病了一场,还差点跳水死了;这次……”

????谢吟风急忙插道:“前天她也病了。听说病得要死了,请了好几个大夫都不中用。郭家父子到江家来给我公婆跪着磕头,求相公去看她,其实就是去救她命……”

????李红枣急忙打断她,惊问“郭守业给江家下跪?”

????谢吟风点头道:“嗯。要相公去救郭清哑。”

????她一五一十将昨晚的事都告诉了李红枣,“最后还是方少爷,我大姐的未婚夫,帮着找了一个大夫,才把她救过来。唉,说起来也是命,我们倒好心,可好心惹来了祸,郭清哑醒来了。就把我们谢家给害了。”

????李红枣仿佛没听见她的话,只顾沉思。

????好一会,她才道:“退亲的事传开了,人家肯定说她命不好。怕是再难嫁人了。这是一件。再就是她为江姑爷病的事,谢家让人到街上散一散,就说她跟江姑爷以前很亲密,所以才得了相思病。姑娘想,这往后谁还敢娶她?她再有能耐又有什么用?到时候。姑娘再让姑爷去找她,把她弄回来……”

????她凑近谢吟风,低声面授计议。

????谢吟风道:“这能成吗?”

????李红枣道:“就算不得成,听了那些闲话,郭清哑气也要气死。我跟你说姑娘,郭家两个老的和几个儿子都厉害得很。特别是那个老大,那就是个笑面虎。清哑就不成了,性子软,又重情,受了委屈也死不吭声。要不然。她也不会病了。上次为了福田的事病了一场,这次为了姑爷的事又病。我想,这事若闹狠了,她未必能熬得过去。”

????谢吟风一听,正和刚才自己母女兄妹计议一般无二。

????当下,她且不露声色,又问道:“还有呢?”

????李红枣道:“还有就是,叫人传她不祥,使人不敢沾她。”

????谢吟风叹道:“你说的这些,哪还用人传。郭家开了一场拍卖会。把原先给江家的画稿卖了三万银子;今天又在织锦大会上出了风头,街上都传疯了,都知道他家的名头了。这么你传我我传你,不又把抛绣球退亲的事翻出来了!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害得我听了都不敢出门呢。”

????说完掉泪。十分委屈,一副受牵累的模样。

????李红枣又发呆——三、万、两!

????她的心抽搐起来。

????老天爷怎么这么不长眼呢?

????不对,老天爷让郭家又丢了女婿,分明就是看不过去了。

????那就是说,郭家眼前的富贵都是假的了!

????谢吟风落了几滴泪,便起身道:“我走了。红枣。你也别难过了。光难过是没用的。你好好的织锦,只要你织出比郭清哑好的来,我谢家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李红枣忙答应,站起来送她出去。

????这夜,她辗转反侧睡不眠,一心想清哑的事。

????观月楼,乃是谢吟月在谢家别院的闺阁。

????观月楼东小厅内,锦绣带着丫鬟们摆饭。

????摆好后,谢吟月过去桌边坐下,先不用饭,却吩咐锦绣道:“去,问问管家,抛绣球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锦绣应声而出。

????谢家别院的管家原是谢家的管事,并不是谢家二房的管事。

????所以,当锦绣传达了大姑娘的意思,管家不敢有一丝隐瞒,将那天的情形都说了。末了还说,他后来已经查清了,给江明辉请帖的是织锦坊一个叫李红枣的女工。

????锦绣弄清后,便来回禀谢吟月。

????那时,谢吟月已经用过饭了,正站在窗前沉思。

????“姑娘,都问清楚了,是这么回事……”

????她将管家的话说了,又悄悄道:“我刚才要去织锦坊找那李红枣,半路上碰见二姑娘带着人往那边去了。我就闪在一旁,没让二姑娘看见。姑娘看,要不要马上叫李红枣来问话?”

????谢吟月垂眸,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半响才道:“不必了。先把这事放一放,回头我再找她。”

????说着走进卧室,命多点灯烛,在桌前坐下,又揣摩起画稿来。

????这一坐,就坐到了四更多天。

????精致堂皇的绣阁内,搁了好几盆冰,凉润润的。

????锦绣端了两次冰糖燕窝、一次西洋参茶进来。

????直到第十幅画稿看完,谢吟月还没有罢手的意思,犹自望着面前图稿出神。锦绣不得已,过去轻声提醒道:“姑娘,快五更了。”

????“是吗?”谢吟月诧异地问,“这么快!”

????锦绣道:“嗯,姑娘看入神了,所以忘了时辰。我本待提醒姑娘的,又怕扰了姑娘思路。”

????听了她的话,谢吟月有些发怔。

????就算看了一晚上,还是毫无结果。

????她默默地收拾那些图稿,按次序叠放。

????她已经能分辨清哑绘制这些图稿的先后顺序,每一幅都在前一幅基础上有所进展和突破,第十幅居然双面成图,就像双面绣一样,真是穷尽变化,涵盖了她所有的想法。

????她想要跳出清哑的思维范畴,做出超越这十幅图稿的东西来,至少眼下根本不可能,顶多也就改变图案设计而已。如此一来,就成了她窃取清哑的东西了,也就违背了方初发下的誓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