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59章 新婚燕尔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当着人,她话说得十分敞亮、大气。

????其实,她是在暗示巧儿别忘了她昨晚教的。

????昨晚她告诉巧儿:做媳妇不能拧,媳妇天生比公婆矮一截,在公婆面前太拧了,肯定讨不了好。但也不能太怂,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你若怂了吃亏不说,别人见你好欺,越发要拿捏你。该尊敬的尊敬着,不该受的千万别忍。就算当时不能顶,过后也要想法子找补回来,叫人知道你不是好欺负的,别拿你当傻子。

????巧儿瞅了奶奶一眼,黑眼珠闪了闪。

????吴氏认为孙女领会了自己的意思,放心了。

????她对阮氏道:“走吧。外面都开始催妆了,前面还要张罗呢。让她姑姑陪她说会话,你去准备准备,一会儿就要磕头上轿了。”

????阮氏只好忍住泪,又轻声叮嘱巧儿一声,才和婆婆先离开了。

????她们走后,清哑移到巧儿身边坐下。

????巧儿忙起身扶她,等她坐稳了,才挨着她又坐下。

????清哑拉着巧儿的手,想起方老太太那年对自己说的话,便告诉巧儿:“记住,别当面顶撞公婆,不然再有理也没理了。”

????巧儿点头应道:“姑姑,我记住了。”

????清哑又轻声道:“也别太较真,背后该怎样就怎样。”

????巧儿正被她招惹得心里酸酸的,眼睛红红的,又怕她看见,因此垂眸掩饰心情。听了这话不禁愕然,睫毛一张,抬眼看向清哑。只见清哑神情平静如常,方知自己没听错,嘴角一弯。

????姑姑这是怕她吃亏呢,干脆点明了。

????她小声道:“姑姑放心,我都晓得。”

????清哑看着她滴溜溜转的黑眼珠,想说什么,发现无可再说。

????罢了,再舍不得也是要嫁的,放手吧。

????此后,严暮阳如何催妆,巧儿如何辞别祖父母和父母,如何上轿,如何出发,清哑一概模糊的很。歪在美人榻上,听着那喜庆的乐声,猜想巧儿怕是已经上轿了,心里有丝淡淡的惆怅。

????劳累了大半天,连午睡都没歇,此时她很倦了。

????不知不觉,她合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细妹和她娘杨安平家的,都在前面听吴氏指挥忙碌呢,清哑这里就紫竹、青竹两人伺候,连水竹等人都被清哑派去照看方丹青和方无悔姐妹,担心今天人多,万一有个闪失就麻烦了。

????等清哑睡了,紫竹和青竹便到外面廊下守着。

????因没事可干,又不敢恣意说笑,怕惊动了清哑。

????两人便喝茶吃果子,偶尔轻声说一两句。

????紫竹一抬眼,发现方初大步流星从院外走进来,一进来就望着上房门口,忙将手中剥了一半的荔枝丢在碟子里,站了起来。

????青竹见状,忙也站了起来。

????等方初到门口,两人静静地屈膝行礼,却没有出声。

????方初便知清哑睡了,低声问:“什么时候睡的?”

????紫竹道:“有一刻钟了。”

????方初又问:“有什么事没有?”

????紫竹轻轻摇头。

????方初不再问,径直进屋去了。

????来到里间,走到美人榻前,蹲下身子,静静地凝视着清哑。她的睡颜安宁,一手抵着下巴,一手搭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方初伸手碰了碰她红嘴唇,又缩回来。

????看看她圆滚滚的肚子,他将手放上去。

????隔着一层薄薄的锦衣,他感触肚里儿子的动静。

????方无憾好像也睡了,也没动静。

????方初不敢有太大动静,怕惊扰了他们母子,确认清哑无事,又四下打量一番,也都正常,便悄悄站起来,出去了。

????到外面,他低声对紫竹道:“留心伺候。”

????紫竹也轻声道:“是。”

????方初正要走,看见碟子里的荔枝,又停下,道:“这荔枝别让大奶奶吃了,你们分了吃吧。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曾去过岭南,了解荔枝这果子,只要离开了枝头,一日变色,三日变味,除非连枝砍下来,才能保存长久一些,故而古人称其“离支”。即便这样,从南方运到京城,也难保新鲜了。

????北方的人稀罕它,不过是物以稀为贵。

????他却不主张在京城吃这个,所以不买。

????这荔枝想必是哪家亲友得了,当稀罕物送来的。

????紫竹忙应道:“是。”

????方初这才走了。

????※

????严家,今日婚事进行得出奇顺利。

????梅氏言行得体,郭家来送亲的也很通情达理。

????严暮阳大登科接着小登科,真无限畅快。

????种种热闹和喜庆也不能一一细说。

????且说第二日早上,他带巧儿去给长辈敬茶。

????早饭后小夫妻回房,路上经过园子,园内各花竞相开放。巧儿看得兴起,剪了一大捧玫瑰和蔷薇回来插瓶。

????卧房外间的窗下,是一张大紫檀桌案。

????巧儿特意让金锁从嫁妆内找出她喜欢的天青色花瓶——就是沈寒秋上回送的——摆在桌上,将玫瑰花一支支修剪后插进去,又不断调整方位、层次,以及各种颜色搭配,忙得小脸红艳艳的。

????严暮阳坐在旁边椅上,单手撑在桌上,看着她忙。

????少女——不,昨晚已经是少妇了——比她正插的花儿还要鲜艳,比桌上摆的果盘里的鲜桃还要诱人,看得他一颗心浮躁难安,就想抱在怀里啃一口。又想起昨晚洞房,浑身燥热起来。

????巧儿知道他在看自己,新婚的她很羞涩,心慌意乱的,不敢看他,便垂着眼眸装作不知道,只顾忙着用剪刀修剪花枝。

????她双眼睫毛不住颤动。

????严暮阳猜到睫毛下的黑眼珠肯定在滴溜溜地转。

????她腮颊本就白里透红,此时更是滚滚红晕不断。

????就像湛蓝的天空,不时飘过淡淡的白云。

????她的樱桃小口跟手上的玫瑰一个颜色。

????他再按捺不住体内燥热,正要行动,就见巧儿猛然转脸,冲他羞恼地瞪过来,他本能咧嘴一笑,一样的齿白唇红。

????巧儿也是受不住了,觉得快要被他目光烤化了。

????她转脸瞪他,目光横过来,却再也扯不回去。

????严暮阳俊雅的容颜,从小到大她都看烂熟了,昨晚更是近距离亲近,此刻撞上他水润的凤眸,还是令她的心狠狠悸动。

????那悸动,有点疼。

????********

????甜蜜蜜的小夫妻,接下来继续甜蜜蜜滴。原野也处于甜蜜状态,甜蜜蜜地求票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