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74章 郭织女产子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严暮阳诧异地问:“母亲不是瞧不上郭家吗?”

????梅氏道:“那不同。现在郭俭做官了。”

????严暮阳咧咧嘴,无奈道:“母亲!”

????这事巧儿恐怕不能做主。

????梅氏不悦道:“什么不能做主?她姑姑出嫁了,还当郭家半个家呢;她为弟弟说一门亲事的主意都不能提了?不是厉害很吗!”

????严暮阳敷衍道:“我问问去。”

????梅氏这才满意。

????她很信心,觉得这事一定能成。这信心不仅来自娘家侄女,还来自巧儿。巧儿可是和梅如雪梅如霜关系好的很,她觉得巧儿会考虑好朋友做弟妇的。

????因拍卖引发的各类琐事,也不能一一细述。

????且说小方氏和郭家,奉州那边纺织工坊的建立已经到了关键时候。这日,方初和岳父以及二舅兄,加上郭俭和郭巧儿都去了奉州。

????清哑在家安心待产,一直到八月份。

????八月初五,方初就从奉州返回。

????从此,就守在府中,静等清哑分娩。

????八月二十二日午后,清哑开始发作。

????方初和严氏等人守在产房外间等候。

????严氏、方纹和刘心坐在小圆桌边。

????严氏和刘心说话,无非是问他清哑的身体状况,照这样还需要多久才能生,还需要做哪些准备等等,都是慎重的意思。刘心笑着劝岳母别担心,说清哑身体好着呢,这次一定还是顺产。

????严氏放下心来,端起茶盏喝茶。刚喝了一口,眼角余光瞥见方初站起来,走到产房门口歪着头听动静;听不到动静便转身回来,来来去去转了几圈,又坐下;然后又起来,又转悠,又去听;然后又坐下……

????她忍无可忍道:“一初,你坐下!”

????方初转身,诧异地看着他母亲。

????严氏没好气道:“你转得娘头都晕了。”

????方纹看着哥哥噗嗤一声笑。

????方初不坐,问道:“怎么还没生?”

????严氏扶额道:“这才进去多大一会!”

????方初不信,他觉得清哑进去好久了。

????刘心笑嘻嘻道:“大哥,坐下等,莫心急。师妹没事。这已经是第四胎了,肯定顺利平安。”说完悠闲地喝了一口茶。

????方初心想我能跟你比吗?

????你什么时候着急过?

????嗯,清哑生适哥儿那次,快死了,他才真急了。

????严氏见儿子对女婿的话充耳不闻,又在屋内打转去了,那挺拔的身躯没了平日的沉稳和气势,只有焦灼不安,忽然心软。

????她朝产房紧闭的门瞅了一眼,道:“也不怪他急。这清哑也是,怎么生孩子也不吭声呢?哪个女人生孩子不是叫得惊天动地的,偏她没个声响。一点声音不出,反让人心里没着落。”

????方纹也道:“大嫂真是坚强。”

????怎么生孩子也不吭声呢?

????这话让方初想起另一件事来。

????他走到产房门口站住不动了。

????他便一直望着那房门。

????万幸,再煎熬的等候也有尽头。

????晚间戌时三刻,清哑顺利产下一子。这,便是方无憾!

????蒋妈妈笑容满面地抱着孩子出来给严氏瞧,“太太请看,哥儿长得虎头虎脑的。跟咱们大爷小时候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严氏急忙接过去,抱在胸前仔细瞧。

????一看之下失声笑起来。

????方初要进产房看清哑,被杨妈妈堵了回来。

????他只好凑近严氏看小儿子。

????严氏抬头看看他,又低头看看方无憾,然后笑对众人道:“真跟他老子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点不像清哑。就这模样,走哪都丢不了。将来往大街上一站,凡认得一初的人,都知道是他儿子。”

????众人听了都哄笑起来。

????蒋妈妈笑道:“可不是,莫哥儿最像大少奶奶,小伯爷是鼻子像,姑娘是鼻子嘴巴都像,就憾哥儿一点都不像母亲。”

????方初瞅着那红红皱皱的小婴儿,耳内灌满了众人七嘴八舌的声音,就只记住一句话——跟他老子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一点不像清哑,只像他?

????是为了证明什么吗?

????他用食指轻轻碰了碰婴儿的小嘴儿。

????小婴儿不满地皱眉动了动,嘴一张,大哭起来,洪亮的声音响彻秋夜伯府天空,让刚进门的方瀚海吓一跳,随即欢喜地走过来。

????他笑道:“好,中气足。”

????一面说,一面走到严氏身边低头看孩子。

????看了孩子一眼,又看了方初一眼,目光古怪。

????严氏笑得合不拢嘴,道:“老爷瞧,是不是和一初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我猛不丁瞧着吓一跳,还以为这是我那年生的呢。”

????方瀚海说道:“是像老大。”

????适哥儿兄妹一直熬着不肯睡,也跟着祖父来了。

????听见严氏这么说,适哥儿忙拽严氏手袖子,道:“祖母,让我瞧瞧弟弟。”莫哥儿和无悔则扯严氏的裙子,仰着小脸叫“祖母。”

????严氏慌得道:“别扯,别扯。”

????一面放低手臂,让他们看弟弟。

????适哥儿稀奇万分,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戳婴儿脸蛋;莫哥儿见弟弟没哭了,觉得还算乖巧,可见他教导还是有用的;无悔最欣喜,糯糯地叫道:“弟弟,我是姐姐。”小姐姐瞬间爱心膨胀。

????旁边,方瀚海问方初:“名字起好了?”

????方初道:“起好了,方无憾。”

????方瀚海道:“方无憾,合适吗?”

????方初纳闷道:“怎么不合适?”

????因见父亲不满地盯着他,心下疑惑,细细反思,把方无憾念了好几遍,忽然醒悟过来,忙道:“是儿子糊涂了。”

????方无憾的“憾”和方瀚海的“瀚”谐音,虽然音同字不同,但也该避长者名讳,不然“憾哥儿憾哥儿”地叫,听着对长辈不尊重。

????他便蹙眉,想用另外的字代替。

????方瀚海见他意识到了,满意地点头。

????他其实早就知道方初给孙子娶这个名,就等现在指正呢,也趁机把给孙子起名的权利夺过去。他便气定神闲地说道:“你也别费神想了,我替你想好了一个——”

????方初忙问:“父亲想的什么?”

????一面怀疑地看着他,怎么觉得有预谋呢?

????方瀚海道:“就叫方无恨。《广雅》云:憾,恨也。无恨,还是无憾的意思。《国语.鲁语》又云:无憾而后即安。他小名就叫安哥儿,不然恨哥儿叫着不好听。”

????********

????安哥儿呀呀挥手,发出人生第一个请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