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75章 弃婴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方初正要说“方无恨”不好,闻言闭嘴。

????父亲这是有备而来,早就想好一套说辞了。

????他还能违抗父亲?

????罢了,就安哥儿吧。

????产房内,刘心为清哑号了脉,然后开了调理的方子。

????严氏命人好生照料大少奶奶,然后才和方瀚海带着孩子们走了。细妹将安哥儿抱进来放在清哑身边,又说了方瀚海改名的事。

????清哑笑了,觉得无恨也蛮好。

????还有,安哥儿听着也舒坦。

????方初等父母去了,便溜进产房瞧清哑。

????那时,安哥儿正睡在清哑枕边。

????方初俯身看她母子,恰遇见清哑张开眼睛。

????清哑微笑道:“你怎么还不去睡?”

????方初道:“来瞧瞧你。”

????因见她身上衣裳都换了干爽的,头脸也都干净清爽,脸色也还红润,才放下心来,和她讨论小儿子长相。

????京城另一处,松山,慈安寺。

????下半夜,寺院以东半里地,玉瑶长公主住的小院内响起一阵婴儿啼哭,又一个孩子诞生了!

????室内点着好几盏玻璃花灯,照得明晃晃的,玉瑶长公主躺在床上,不顾精疲力竭,努力撑起上身去看荣婆子手中的孩子,锦绣急忙抢上前托起她,又拿了个大软枕垫在她腰后。

????玉瑶坐稳后,接过孩子抱在胸前。

????荣婆子笑道:“公主,哥儿健康的很。瞧,这眉眼和公主一个样。”

????玉瑶看了一会,不确定地问:“是吗?”

????一面看向锦绣,征询她意见。

????锦绣便仔细瞧了一瞧,很肯定道:“是像公主多些,不大像他父亲。”

????她说的是“不像他父亲”,而不是“不像驸马”。

????玉瑶便笑了,低下头,用唇轻轻在婴儿额头碰了下,喃喃自语,也不知说的什么;又出神深思,好一会才道:“梦生。”

????锦绣忙问:“公主说什么?”

????玉瑶公主道:“告诉驸马,哥儿叫赵萌。萌芽的萌。”

????锦绣忙道:“是。”

????驸马赵辉正在堂间陪着安御医在说话呢,听说公主给儿子取名“赵萌”,蹙眉想了一想,却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送走安御医,他走去看玉瑶长公主。

????坐在床边,他打量睡熟的赵萌,笑对公主赞道:“这小子可真结实。瞧这天庭,多饱满!一看就是个有福的。赵萌好,好听!”

????玉瑶公主面色柔和,点点头,道:“明日记得叫人进宫给太皇太后和皇兄报喜。还有,洗三也该叫人准备。还有满月酒……”

????赵辉笑道:“公主只管放心,这些事我都叫人安排。”

????玉瑶抬头,满意地对他笑一笑,道:“辛苦你了。”

????赵辉笑逐颜开道:“我儿子么,这不是应该的。”

????玉瑶公主神色微滞,目光一闪,旋即恢复如常。

????赵辉便殷切地扶她躺下,劝她好好歇息。

????※

????次日上午,在京城以西,离京城约三十里地的官道上,几人骑马疾奔二来。当头那人一身月白长衫,广袖飘飘,座下白色骏马奔驰如飞,好像一朵白云从天边飘来,人马皆英姿神俊。

????马上人是韩希夷。

????他姿态虽潇洒,神情却沉凝。

????他身后是韩嶂、小秀等人。

????前方道路拐弯,弯道内树木密集,遮住了前方视野。转过这片树林,才豁然开朗。忽听一阵哭声传来,是婴儿啼哭。

????韩希夷猛然勒住马,顺着哭声看过去。一只篮子放在右手树林边,哭声就是从篮子内发出的。仿佛为了留住他,啼哭一声接一声,不依不饶,叫人听了心里很不落忍。

????小秀早跳下马,走向路边。

????“大爷,是个孩子。”他探头看了一眼,便向韩希夷道。

????“要你说!我难道听不出是个孩子?”韩希夷没好气道。

????“看样子刚生下来没多久呢。”小秀又道。

????“你们找找看附近,看谁丢的。”韩希夷道,一面四下打量,看可有人迹或者村落。

????“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好好的谁把孩子丢在这?我看八成是个私生子,见不得光的,不能抱回家,才故意丢在道旁,叫过路人捡去,也算给他寻了个活路。”一随从笑道。

????“我看八成也是。”韩嶂也道。

????韩希夷如被雷击,半边身子发木。

????“抱过来,我看看!”他颤声道。

????一面说,一面翻身下马。

????下马时脚底一软,差点栽倒。

????他扶住马鞍,站稳了。

????小秀已经提着竹篮走过来。

????韩嶂等人忙都下马来看。

????篮子是普通的竹篮,厨房买菜用的,并无什么特色;包裹孩子的包被是普通蓝花棉布,并不是锦缎,也无刺绣;篮子里除了孩子,也没有书信或者其他东西,来提示这孩子是被人有意丢弃的。

????小小的婴儿似乎明白自己获救了,啼哭声低落下来。他(她)肌肤粉红,眉毛淡黄,睁着一双黑亮纯净的眼眸“看着”众人。

????韩希夷屏住呼吸,伸手将他从篮内抱出来。

????软软的一团入手,他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胸口闷闷的疼痛。他一手将孩子紧紧搂在胸前,另一手解开包裹下端,只略一看,喃喃道:“女孩子。”然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婴儿也完全停止啼哭。

????韩嶂已经四下找了一圈,一个人影也不见。也怪的很,这会子官道上居然连个行人都没有。这可是奉州通往京城的官道,平常人来人往从不断的,现在不早也不晚,却没人。

????他转来,道:“大爷,没见人。”

????韩希夷没吭声,抱着孩子出神。

????一随从问:“大爷,怎么办?”

????韩希夷道:“带回去!”

????口气不容置疑。

????小秀忙道:“交给我吧,我媳妇生了两儿子,我还没闺女呢。这个正好给我做闺女。我肯定把她当亲生的养。”

????这是他机灵,想着大爷虽然好心,但韩家这样人家,若大爷带回去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恐怕对他名声不好;更何况大爷和大奶奶最近本就不睦,若将这孩子抱回去,大奶奶还不知会怎样想呢。倒不如自己带回去养,既全了大爷一份心意,也免了不必要的麻烦。

????韩希夷却道:“不用。我带回去。”

????小秀一呆,不知他为何这样。

????********

????这孩子是个悬念……投票我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