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77章 困惑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韩希夷对两个奶娘和四个丫鬟道:“梦姐儿就交给你们了。她虽是我路上捡回来的,然我既然收养她,便不当她是捡来的,而是亲生的一样。否则,随便将她交给小秀带回去养活还省事呢——他当时就说要收养的,他正好没有闺女——我又何必费这个心思?所以,你们都要用心伺候。若叫我发现有人苛待梦姐儿,或者轻视她,一律赶走不饶。丑话先说在前头,你们都记住了?”

????众人忙都道:“记住了。”

????他又是亲自选奶娘又是选丫鬟,还郑重警告大家,众人都有些诧异。等周达媳妇接过梦姐儿一端详,心里咯噔一下明白了。但她是个本分实诚人,什么也没说,便到旁边屋里去喂奶了。

????丫鬟们也都散去准备,好搬过来。因为韩希夷把梦姐儿就留在自己院内,指了东厢房让奶娘和丫鬟们陪住。

????等人都走了,韩希夷去到书房。

????他命管家过来,问道:“最近京城可有什么事?”

????管家回道:“就是铺子那件事,恐怕要大爷亲自去廉王府上拜访。其他的都是些人情往来:刑部赵大人父亲七十寿辰……”

????韩希夷一面喝茶,一面听他回禀。

????忽然他手一哆嗦,差点把茶盏给扔了。

????就听管家道:“……郭织女昨晚生了个儿子,明日洗三。大爷既然回来了,就算有事不能去,也要派个管事媳妇走一趟。还有玉瑶长公主,后半夜也生了个儿子。这个还要请大爷酌量,去恭贺还是不去?”

????管家说完,半响不见韩希夷回应,奇怪极了。抬眼看去,只见韩希夷正呆呆地望着地上。他看向地上,什么也没有,更纳闷了。

????他便叫道:“大爷,我们要不要去玉瑶长公主那里?”

????韩家原本和长公主府没有来往,因上次石寒坤谢吟风诬陷方家和玄武王府勾结一案中,韩希夷请长公主出面作证,提供有力证词,韩希夷便欠了长公主一个人情。这人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长公主府有事,韩家上门恭贺也在情理之中。

????管家不好擅自做主,便请示韩希夷。

????韩希夷被他惊醒,艰涩问:“你刚说什么?”

????管家便又重述一遍。

????韩希夷沉吟了一会,才道:“长公主府那里,备一份厚礼送去。忠义伯府……也备一份厚礼,叫你媳妇带人送去。”

????管家忙答应了。

????韩希夷垂眸,仿佛随口问:“郭织女生了个儿子吗?”

????管家笑道:“是呢。听说和方大爷长得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点不像郭织女。取的名字也特别,叫方无恨。”

????韩希夷再次震动,猛然抬眼看着他,“长得很像?方无恨!”

????管家被看得莫名其妙,问道:“大爷是不是要亲自去?”

????毕竟是好友喜得贵子。

????韩希夷满眼困惑,轻轻摇头。

????管家只当他没空去,也就罢了。

????韩希夷越想越困惑,神情凝重。

????又低声念“方无恨!无恨!”

????管家见他没吩咐了,正要退下,韩希夷甩甩头,深吸一口气,道:“你准备一番,择个日子发帖子给京城的亲朋好友,梦姐儿我要正式认在膝下。等回到临湖州,再上族谱。”

????管家虽吃惊,却立即道:“是。”

????※

????韩希夷回京,且捡了个女儿的事很快传开。

????玉瑶长公主时刻关注韩家,立即知道了。

????她觉得蹊跷,急命人再去打听详情。

????她生了儿子赵萌,公主府不断有人前去恭贺,她母子却没有离开松山回府,要继续在此静养至满月再回去。

????这日上午,她让人将她和儿子挪到临窗的软榻上。她背后垫了两个蟒缎大方枕,靠在榻上,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秋阳,侧首打量儿子睡颜。看见孩子睡梦中无意识吧唧小嘴,她的心柔软极了。她伸出手指轻触孩子嘴角,孩子小嘴儿抿了下,她像看见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样,惊奇地瞪大眼睛,抿嘴笑,雍容的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芒。

????“公主,锦绣回来了。”

????荣婆子在门外回禀道。

????玉瑶忙坐直了身子。

????“叫她进来。”她道。

????须臾,锦绣进来了。

????她先对玉瑶屈膝施礼,然后才回禀道:“公主,都打听清楚了。”

????玉瑶长公主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她,等她继续回禀。

????锦绣便将韩希夷在何处捡的孩子,带回来当晚便找了奶娘和丫鬟,又命管家发帖子正式请客,他要将捡来的婴儿认在膝下,且入韩家族谱等事,一五一十都回禀了玉瑶。

????末了她道:“就这些,其他就打听不出来了。韩家下人嘴紧的很,关于那孩子的情况,他们都说不知道。也许是真不知道。哦,韩家也派人往公主府送礼了,是两个管家媳妇。我借机问了她们几句,她们都谨慎的很,没说什么有用消息。”

????玉瑶吃惊地问:“照你看,那孩子……”

????锦绣低声道:“只怕是方家送去的。”

????玉瑶搁在身前的双手猛然攥紧了盖在身上的锦被,喃喃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方初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人了?

????韩希夷误认了方家的女儿?

????这误会大了!

????她情不自禁侧首,看向睡在身边的赵萌。这一刻,她没来由的紧张,好像怕人来抢这个孩子一样。这个心理,来自对清哑的愧疚。这个愧疚,源自她刚做了母亲。方初把女儿送给韩希夷,郭清哑一定被蒙在鼓里。若不是蒙在鼓里,这个误会一定会被澄清。现在,方初亲手把亲生女儿给丢了,郭清哑却丝毫不知。玉瑶也是做母亲的人,且这件事因她而起,难免觉得不忍心。

????怎么办?

????若是她出面澄清,韩希夷会愤怒,以至于恨她;方初和郭清哑也会大怒,定不会同她罢休;皇兄和太皇太后知道了,她更难逃惩罚;还有,赵萌的身世暴露,将来会被人轻贱。

????这三方人当中,她最怕韩希夷。

????她不愿意被韩希夷恨。

????她也不愿儿子被人轻贱。

????她便紧张地思索对策。

????忽然想起什么,她急问锦绣:“那方家呢?孩子送走了,方家对外怎么解释的?对郭织女又是怎么解释的?”

????********

????韩希夷困惑,公主困惑,方初……也困惑!求票,晚上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