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5章 反抹黑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每来一个媒人,吴氏都客气接待,然后细细跟人说江家靠着郭家闺女发财的经历,以及发财后忘恩负义攀上富家小姐的故事。

????结果,外面流言又多了些内容……

????有一次,郭大全从外面回来,顶头碰见一个媒婆正要走。

????他忙上前,客气地跟人家打招呼。

????媒婆觉得很有脸面,故作同情地感叹郭家的遭遇。

????郭大全笑道:“唉,大娘说这些干什么!这都是命!江明辉自打到城里来开铺子,跟我妹子有半年没见了,又出了这事,怕是他们真没缘分。我们来了这,听说谢家二姑娘以前常去江竹斋。江竹斋一开张,她就买了上千两银子的东西。后来江明辉接了二姑娘的绣球,谢家说他家闺女不能白毁了名声,江家要娶回去才行。当时我们也没多想,我们就信了。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就退亲吧,也算成全别人。我们从来就没多想其他的。”

????媒婆瞪大眼睛——

????这话由不得她不多想!

????比如,江明辉和谢吟风早已暗通情愫。

????又比如,谢吟风已经珠胎暗结,不得已才出了个抛绣球的计策,解了江明辉找不到理由退亲的困境。

????总之,郭大全自己没多想,却让别人遐想无限。

????那媒婆便浮想联翩地走了。

????渐渐的,街面上的口风就变了。

????谢天良不料这个结果,气得在家摔东摔西。

????谢吟月还不知道此事,她接连几天约见各路商贾,凭借谢家雄厚的实力和良好的口碑签订了许多合约,其中包括运往海外的。

????有几次,方初得闲也敬陪在座。

????这日他们又在醉仙楼大设晚宴。

????待来客散后,两人闲坐窗前喝茶。

????“我想到一个主意。”谢吟月说。

????“什么主意?”方初立即问,知道她说的是竹丝画的事。

????“我将缂丝工艺改变后融入竹丝画。叫人试了试,还行,就是编起来太慢。不过我想。既然你往后要做这一行,江竹斋又断了图稿来源,不如弃大幅而就小幅,专门做些精致的小件。凸显出和缂丝一样的立面花纹来,也是一条路子。”她按自己想好的说道。

????“那也好,我就专门做大件,不做小件。”方初爽快道。

????谢吟月微笑道:“多谢你肯相让。”

????方初摇头道:“总算吟月你聪明,想出这法子来。哦。你说给我听听,你怎么想到的?”

????谢吟月叹道:“郭清哑穷尽神思,我哪里还能想到什么好的。只有这缂丝,我还算稍强她一筹,少不得拿来用。就这也费了我不少心思呢,毕竟竹丝和丝线是不同的,不能用梭子来织。他们那钩针还管用,就用钩针代替了。”

????方初听了沉默下来。

????不知为何,他心头很是不安,总觉得不对。

????要他说。他又说不上来。

????谢吟月看看外面,一弯上弦月挂在天空,照着下面水乡静夜,十分静谧美好。她却记起一件事:想要去江家,把这事告诉妹妹妹婿。因此,她就歉意地向方初告辞,说要先走一步,不能陪他赏月了。

????好容易得这点空闲,方初自然是想和未婚妻共同赏月的。

????听她说了缘故后,不满道:“这次你来。一心就忙她的事去了。就算忙别的,也是受她牵累惹出来的事,你来收拾善后。便是她嫁了,还要管她婆家的事。什么时候是个头?”

????说着话。又想起谢吟风那晚怨怪的目光——怨怪他不该出手救郭清哑——他心情越发厌烦,口气就很不好。

????正要走的谢吟月闻言停住脚步,静静地瞅着他。

????方初也看着她,道:“怎么,我说得不对?”

????谢吟月扫了一眼门口等候的丫鬟,小声嗔怪道:“我不跟你说!你说得当然对。可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倘或方家有人做了这样事。你待如何?”

????方初想说我方家姑娘才不会这样,然看她流露出一丝娇嗔,不胜其情,哪还忍心说,说了不是伤她面子。便悻悻住口,反站起来送她出去。

????谢吟月待他走近了,才又道:“等忙完了,我会多留几日。或许还会去湖州府城一趟。去天音阁看看,可有什么好琴。”

????方初听了欢喜,不管她为什么都好,这便是对他俯就了。

????因笑吟吟地伸手道:“谢少东请——”

????谢吟月噗嗤一声笑了,当先走出雅间。

????锦绣说谢吟风搬了,带着谢吟月去了田湖西街。

????见面将来意一说,谢吟风大喜,拉着她手不住道谢。

????江明辉却茫然失神,久久未说话。

????他病体未愈,脸上没有血色,加上眼神落寞,风采大不如前

????谢吟月见他神情不对,便对谢吟风使了个眼色。

????谢吟风便叫道:“相公,大姐这主意可太好了。明日就叫意匠做些新图样来。咱们多弄些精巧的小东西,保证好卖。”

????江明辉看看她,又转向端坐的谢吟月,轻声道:“不必了。”

????谢吟风一愣,不知他怎么说这话。

????谢吟月目光锐利地看着他。

????江明辉艰难地对谢吟月挤出一个笑脸,道:“我自己的生意,自己慢慢琢磨就是了。做大件也好,做小件也好,都凭我自己本事来,守着多大的碗吃多少饭。也不用大姐费神,也不要方少爷违誓。”

????谢吟月心思一转,略有些明白。

????她轻笑道:“妹婿莫非以为我不让你做大件?”

????江明辉沉默不语。

????让也好,不让也好,都是别人的事。

????他只要按自己原来的路子努力就是了。

????心里不存靠任何人的想法,也就没了烦恼。

????无欲则刚,不外如是!

????谢吟月的声音传来:“郭清哑以前给你的几十幅图,都是用同一种手法编织的;这次拍卖的十幅却不同,每一幅编织手法都不重复。幸亏是被方公子买去了,若是别家买去了,只要在市面上这么一露脸,你那铺子怕是就再没人光顾了。我建议你把重点放在小件上,是怕你吃亏,有扬长避短的意思,并非不许你跟方少爷抢生意。不过,目前你要做大件也没什么,横竖方少爷不打算在霞照开铺子——他准备去京城做。但日子久了恐怕就不行了,因为他的东西只要一面世,肯定会影响你的生意。京城虽隔得远,霞照但凡有头有脸的商家却是常去的。”

????江明辉心疼得一缩——

????清哑竟为了他这般费心思!

????这一切原本都好好的,怎么弄到这步田地?

????怪谢吟风?

????不,不能怪她!

????怪自己?

????他觉得自己很冤枉。

????他就又陷入那无穷无尽的苦海中,挣扎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