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86章 道歉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有没有生命危险?”方初问。

????“那倒没有。就是口眼歪斜、不能动、不能说话,跟活死人一样。大夫说,这是饮酒过量导致的。”张恒道。

????方初恼怒极了。

????真是功亏一篑!

????林大夫若真死了,睿明郡王说不定更疑心,以为有人从中作梗,阻止他查明真相。他会从其他方面再查证曹侧妃死因。但林大夫中风了,还是被睿明郡王派去的人给灌酒中风的,看上去极像一场意外,睿明郡王怕是不会再查了。

????方初问:“方隐叔呢?”

????张恒道:“他回来告诉了我这个消息,就又出去了。也不知做什么,好像很急的样子。应该是发现什么新线索吧。”

????方初有些颓丧地想:“林太医中风了,还有什么线索可以追查?”

????晚上,喧嚣了一天的伯府安静下来,只在清哑和方初住的院子还有欢笑声,那是尚未离去的至亲好友,延续喜庆的尾巴。晚饭后,沈寒冰夫妇、严家老少三代、郭家一家子等也纷纷离去。

????方初便问清哑,今日谢吟月来的情形,清哑便一一告诉他。

????清哑问:“明天去韩家……”

????方初断然道:“不去!”

????清哑道:“今天谢吟月当众邀请我,按道理应该去,礼尚往来么。”

????方初道:“明天我会去。这难道不算礼尚往来?你刚出月子,虽然不用亲自喂奶,也要照看孩子,离不开在情理之中。你能跟她比吗?那孩子又不是她亲生的,她在人前说那些都是给别人听的。”

????清哑见他这样说,便点头道:“那好,我就不去了。你去吧。”

????又笑着对他道:“安哥儿今天很乖,都没怎么哭呢。很争气。”

????方初笑容满面道:“咱儿子有眼色,晓得在人前克制。”

????一面和清哑说笑,一面看着她想,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清哑去配合那些人演戏的。管他们是真误会也好,有心利用误会也好,他们自己爱怎么演,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别想拿清哑当棋子。他该提点的都提点了,还反复提点了几次,他们一定要坚持,那就由得他们。哼,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希望他们能扛得住那个后果!

????※

????韩家,谢吟月进门后,发现韩希夷正坐在厅上喝茶,一面等她。见她进来,立即对下人们道:“都下去,我有话对大奶奶说。”

????下人们忙都退下了。

????谢吟月静静地看着韩希夷。

????韩希夷一指对面椅子,道:“坐。”

????谢吟月站立不动,从容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韩希夷问:“你去方家了?”

????谢吟月点头道:“是。郭织女儿子满月,我上门去恭贺,这也是应有的礼数。怎么,你觉得不该去?”

????韩希夷道:“对不起!”

????谢吟月一怔。

????韩希夷认真地看着她,剑眉下,一双星眸明亮、温润,透着诚挚,并不敷衍和客套。

????谢吟月一刹那有些恍惚。

????跟着就问:“什么对不起?”

????心悄悄地跳快了些。

????还有些莫名的紧张。

????韩希夷道:“我从奉州回来路上,捡了个孩子,已经决定认为女儿。我也坦然告诉你,她是我的亲女儿。”

????谢吟月心一冷,问:“你这是承认了?这是和郭清哑生的孩子?”

????韩希夷摇头道:“不是她。”

????谢吟月讥诮道:“我知道你是永远都不会承认的。为了她,你要担上风流的名声。那又为什么对我道歉?”

????心跳又恢复正常。

????韩希夷道:“你不信,我也不想多解释。吟月,我希望这件事能过去。若这孩子是我不尊重你引来的,我绝不会求你原谅;可我是被人陷害的。你是我的妻子,这一点患难与共的情义都不肯给我吗?”

????谢吟月心再次波动。

????“患难与共”四个字触动了她。

????这波动只维持了一瞬间,紧接着,她眼前便浮现郭清哑安静恬然的笑容,这波动便消失了,且胸中升起不可遏制的愤怒:被人陷害的?被人陷害了却不觉耻辱,反而亲自为这孩子挑奶娘、丫鬟,唯恐有一点不周。非花和非雾出生,他何曾关注过这些琐事?

????她淡声道:“我说原谅你,把那孩子当亲生的养,你会相信吗?对不住,我还是说实话的好。你也不必对我道歉。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无法将孩子视若己出,也不会管你怎么做。”

????韩希夷定定地看着她。

????这回答在他意料中。

????这才像谢吟月行事风格。

????若谢吟月说原谅他,并善待孩子,他恐怕会觉得她反常,从而疑心;不管不问是最好的结果。但他还是很难受。今晚他是诚心对她道歉,希望与她言归于好,就算不接受孩子,也不要再生气。

????看来是他奢望了。

????谢吟月见他神情,心中了然,轻笑道:“你不问问我在方家看到了什么?我看见方无恨了。长得和一初一模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

????韩希夷垂眸道:“一初的孩子,自然像一初,有什么可奇怪的。”

????谢吟月感叹道:“是啊。我上次就说过,相信他一定会找出合适的人来证明郭织女的清白。他做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韩希夷猛抬眼质问:“你为何如此执着逼人?”

????谢吟月道:“不是我执着,是避不开。我邀请郭清哑明天来参加韩家义女办满月。她若是心中无鬼,就该前来。怎么说,我今天也去恭贺她了;礼尚往来,明天她应该过来。若不来……”

????韩希夷不耐道:“她刚出月子,为什么该来?你与她关系很好吗?”

????他之前努力酝酿的赔罪求好情绪荡然无存,且感到索然无味。

????谢吟月道:“对不起,是我多嘴。我以为,你是盼着她来的。”说完转身道:“我累了,进去换衣裳。”

????韩希夷目中闪过伤痛之色。

????谢吟月不在乎他纳妾生子,却对一场被陷害的意外不依不饶。此事若换上是清哑,必定不会这样对他。若他纳妾,清哑可能会与他离心;像这次被人陷害,清哑肯定不会怨怪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