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90章 状元奶奶在打牌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于是,孙知府便命传韩希夷,问他是不是被妻子席卷空了贵重财物;一面又命人去传六首状元之妻严夫人。

????去严家的衙役没找到巧儿,严家人说:少夫人打发人回来说,她在王家和慧怡郡主打牌,吃了晚饭再回来。

????衙役急忙赶去王家。

????王家,巧儿正和慧怡郡主等姐妹斗牌斗得热闹很,赢了不少钱。

????慧怡郡主不满道:“状元奶奶,你那么有钱!跟我们打牌就不知道让些我们?我们可没你那么多嫁妆。”

????王珊笑道:“对呀!你才得了二十五万呢。”

????众女纷纷打趣笑闹,说巧儿不该赢她们钱。

????巧儿笑嘻嘻道:“打牌归打牌。说钱,那是你们笑话我呢。像王家这样的家世门楣,便是奉上全部家业来求娶一个姑娘,也是求而不得。——那得看机缘!要像我方三叔那样,鸿运当头才行。不过,妹妹们不以出身和我论交,我感激不尽。等妹妹们出嫁的时候,姐姐一定会奉上一份心意。别的不说,新嫁衣的料子我可要好好动些心思。”

????一番话说得众女心中十分熨帖,又有脸面。

????王珊忙问:“那你准备给郡主姐姐添什么?”

????慧怡郡主婚期就在眼前了,十月下旬,她听红了脸,去挠王珊。

????众人正笑闹着,丫鬟来请入席吃饭。

????大家便推了牌,洗手吃饭。

????才坐到席上,刚吃了没一会,就有丫鬟来回,说京都府衙的衙役来请严夫人,说是有一桩人命官司要请她上堂作证。

????巧儿诧异道:“坐在这打牌也能沾上人命官司?”

????慧怡郡主道:“混账东西!什么人都敢传!”

????众姐妹也都道:“这可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了。”

????慧怡郡主让巧儿别理会,先吃饭,一面打发一个婆子出去告诉来人:状元夫人申时三刻就来了王府打牌,期间都没出过王家,怎么就沾上人命官司了?叫知府大人好好查清楚再来传人。

????衙役听了一呆,不知所措。

????这时,得了消息的严暮阳赶来。他今日落衙后,约了好友在酒楼吃酒。正酣畅时,听家中下人来回禀,说有衙役为人命官司传少夫人去府衙问话,慌得把筷子一放,就急忙赶回来了。等问明情形,便请王家这位婆子并一个管家、还有金锁代巧儿上堂作证。

????巧儿么,当然不去了。

????状元夫人能随便过堂吗?

????连他也不必去。

????他等巧儿吃完了饭,接了她一块回家。天黑了,不安全!

????孙知府听说王府的官家和婆子说,严夫人申时三刻就带着丫鬟到了王家,其后一直在王家和姑娘们打牌,有王家门房、王家数位姑娘和下人都可作证;金锁也作证道,她下午随少夫人在哪条街上的哪间铺子买了什么东西,申时二刻就去了王家,大人若不信,可传那几家铺子的掌柜和伙计来作证。

????孙知府一面命人去传,一面心下计算:状元夫人申时三刻到王府,而韩大奶奶等人却是申时末、酉时初到的柳树坡,状元夫人除非用了分身法,否则绝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孙知府遂对谢吟月喝道:“大胆谢氏,敢糊弄本官!”

????谢吟月气得面如金纸。

????她没想到巧儿如此狡猾,明明申时二刻出了城,却说去了王家。怪不得那之前她们要下车步行。因为坐车的话,马车不便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想快也快不了。想必是她们把马车先打发回去,停在某处等待,她们在城外绕了一圈,再进城上车,再去王家。郭巧儿主仆都会武功,不声不响间就完成了“缩地成寸”*,瞒天过海。

????谢吟月待要将这一切说出来,又怕追究下去那后果她无法掌控;她又不能说为什么约见巧儿,又说不出巧儿非去不可的理由;待要说出梅氏在场的事,没有巧儿,也是难圆其说。

????她竟陷入死局,真被人当成***了!

????韩希夷赶到府衙公堂的时候,就见谢吟月头发凌乱、衣衫污皱,丝帕覆面遮挡,吃惊万分。

????孙知府问他,家中可曾丢失了贵重珠宝,谢氏是否***夫卷了他的东西私奔等等,他断然否认道:“绝无此事!”

????有韩希夷亲自作证作保,私奔一事不了了之。

????人命案却不能轻易了结,即便谢侯是为了保护谢吟月,也脱不了一个斗殴致死的罪名。此案尚有疑点,双方都被收押,择日再审。

????韩希夷力保谢吟月,才将她带回家。

????回到家中,韩希夷先命请了大夫来为谢吟月诊治,看混乱中可有哪里受伤,又将嘴唇上了药,忙乱了好一通才完。

????送走大夫,他回到卧房,挥退下人,看向谢吟月。

????谢吟月正准备洗澡,见他这样,面无表情道:“你什么也别问,我不想说。要问,就去问方家人,问郭巧儿!”

????说完转身进了就走。

????韩希夷沉声道:“难道不是你想害别人,才会遭遇别人反击?”

????他不用想也知道,谢吟月为什么会约见郭巧儿。

????每次都是这样,她处心积虑地陷害清哑,然后自食其果,不但不思悔过,反过来怨怪别人不该对付她。

????他飘逸的身姿仿佛冻结了,如寒风中的枯树冷凝萧瑟。

????谢吟月没有回答他,向浴房冲去。她一会也等不得了,要彻底清洗身上,把那身衣服换下来,不然恶心的难受。

????泡在大浴桶中,她身子还止不住地颤抖,即便没有洗浴,桶里的热水也一圈圈动荡不安。

????“郭巧儿!”

????她低低地轻唤。

????却字字千钧。

????终日打雁被雁啄瞎了眼,就是指的现在的她。

????不是她智谋不够,而是太高看郭巧儿了。这小贱人行事根本不按常理来,竟然找人毁她清白,太不讲规矩了!身为六首状元夫人,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也敢使!不愧是贫寒小户人家出身的,狡诈阴险龌龊下流,上不得台面;哪比得上她,用的智谋都是高妙无形的,便是对手也会佩服她,会恨她,却不会将她归于下贱之流。

????郭巧儿就是下贱的村女!

????********

????巧儿一扬下巴道:甭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你谢吟月干的事本质上哪一件都比我这歹毒龌龊,还自我感觉良好,觉得比我高尚,真是笑死本姑奶奶了!月票砸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