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91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水汽氤氲中,谢吟月面色铁青,双手紧紧抠住浴桶边沿。

????再说严家,巧儿和严暮阳夫妻双双把家还,快快乐乐地说笑一路。然刚进家门,便听下人说梅氏脚扭伤了,头也撞伤了,刘心正为她诊治呢。小夫妻好心情不翼而飞,急忙前去探望。

????严予宽陪刘心在外间说话呢。

????巧儿和严暮阳便进内去问候。

????梅氏已经用虎骨酒揉了脚踝,头上的伤也包扎了,用抹额压着纱布,一副重伤的模样,很疲惫地靠在床上,陈氏坐在床前。

????严暮阳听说没大碍,就是要好好养些日子才能下床,才放心。因问道:“好好的,母亲怎么会扭了脚,头也撞了?”

????巧儿也纳闷地看着婆婆,走路扭伤了脚不奇怪,怎么又撞了头呢?

????梅氏看见巧儿心虚,转开目光道:“是我不小心,下车的时候碰了车门框,把额头碰破了。我一疼就忘了留心脚底下,又扭了脚。”

????严暮阳和巧儿恍然。

????严暮阳便责怪伺候的人不尽心,为什么母亲下车没人扶呢?

????跟梅氏的婆子立即跪下请罪,说都是自己伺候不周,甘愿领罚。

????陈氏道:“好了,已经罚过了。”

????转而问巧儿:“你从哪里来?”

????巧儿道:“孙媳下午去街上转了一圈,查访买卖行情。后来去了王府,和慧怡郡主她们玩牌。郡主留我吃了晚饭才回来。”

????梅氏听了眼睛瞪得像铜铃。

????陈氏问:“那衙门来人找你是怎么回事?我和老爷都吓一跳。”她一直等在这,就是心悬巧儿,要等巧儿回来问个究竟。

????巧儿愤愤道:“祖母,那不关我的事!我还奇怪呢:谢吟月杀了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她说和我相约在城外相见,真是胡说!她这是欺负我郭家人欺负上瘾了,什么时候都不忘扯上我郭家人。幸好有慧怡郡主她们为我作证,说我那个时辰一直在王家。暮阳哥哥请王府管家和一个婆子还有金锁去公堂为我作证。我就回来了。”

????陈氏点头道:“韩大奶奶心机深沉,怕是又有什么阴谋。还好你去了王家。若是没去,那可就说不清了。”

????巧儿道:“怎么说不清?我堂堂正正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下午在街上逛,还买了不少东西,那些铺子的人都能为我作证。”

????梅氏目光畏惧地看着巧儿小嘴吧啦吧啦地说,一声不敢吭。

????又说了几句,陈氏见巧儿没事,也放下心来,便道:“好了,天也好晚了。你们刚从外面回来,回房去洗漱吧。你母亲这里有人伺候,不劳你们挂心。”

????巧儿忙道:“儿媳留下来伺候母亲。”

????梅氏急道:“不,不用你伺候!”

????巧儿怀疑地看向梅氏——这是嫌弃她?

????陈氏也看向梅氏。

????梅氏勉强赔笑道:“我是想,你刚从外面回来,打牌也累的很,该早些歇息。娘这里有丫鬟守着,没事的。你放心回去吧。”

????巧儿道:“那儿媳去了。”

????唉,她真想尽尽孝心呢。

????梅氏不许,她只好和严暮阳一左一右扶了陈氏出来。

????他们送陈氏回去,又见了严纪鹏。

????严纪鹏问了巧儿几句官司的话,巧儿又绘声绘色将自己今日的行程回报一遍。严纪鹏笑眯眯道:“谢吟月想诬陷你,那是白费心机!”

????巧儿觉得祖父笑得老奸巨猾,有些心虚不敢接话,只陪着笑。

????好在严纪鹏问了两句就没多问了,挥手让小夫妻早些回去歇息。

????小夫妻回房后,叫人准备热水,然后和和美美地洗鸳鸯浴。

????等坐到浴桶里,严暮阳才问巧儿,今儿是怎么回事。

????他直觉今天的事不简单,可是小娇妻太狡猾了,直接问未必能问出来。婚后他总结出一条经验:当两人赤身坦诚相对时,她因害羞的缘故,脑子便没那么好使,套她的话也就比较容易,所以他特地等这个时候问。

????巧儿被他抱着上下其手,滑溜溜的又笑又嗔道:“你好好洗!别闹!哎哟别摸,讨厌……我没和她约……我跟她有什么好见的……”

????笑闹得水花四溅,浴桶周围都湿了。

????严暮阳纳闷:怎么不说实话呢?

????不说实话就罢了,看她笑着躲着,还有些心不在焉,走神了,完全不像以前共浴时,她浑身发软、对他毫无抵抗力的模样。

????他哪里知道,巧儿心中正得意呢,正回忆自己一手安排的好戏,所以对美男产生了抵抗力,竟然坐怀不乱了!

????那天,谢吟月找了巧儿后,巧儿先问了细妹,然后又去问清哑。

????她命下人都退下,郑重问清哑道:“姑姑,在奉州,灾民暴乱那天晚上,你到底有没有见过韩叔叔?”

????清哑奇怪道:“怎么问这个?”

????巧儿道:“姑姑,你只说到底有没有见过?咱们是一家人。你告诉我,我心里有数。别人要是为这个来害你,我才好拿主意。你要不说,我心里没底,不知怎么回事……姑姑,你到底……”

????说到后来,她眼睛都红了。

????清哑忙道:“我见了。”她不知巧儿听了什么闲话,这样慌张,心想先把事情说清楚,回头再细问巧儿。

????巧儿听了几乎不曾晕过去,正要问“那韩家的孩子真是姑父送去的”,就听清哑接着又道:“那天晚上……”忙又忍住泪,看着她。

????清哑就将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追问:“你听谁说什么了?”

????巧儿怔怔问:“姑姑就看了,然后细妈妈把他送出去了?”

????清哑道:“对呀。”

????巧儿眨巴两下湿湿的睫毛,眼珠骨碌一转,巧妙地问道:“这么说,姑姑也不知道是谁和韩叔叔做的那事?”其实她是想问“姑姑没和韩叔叔做那件事”,但看清哑平静如常,隐约猜到答案,于是换了个问法。

????清哑摇头道:“不知道。”

????巧儿松了口气,笑了。

????清哑又问:“你听谁说的?”

????巧儿忙道:“没听说什么。”

????清哑疑惑,既然没听说什么,那刚才为什么要哭的样子?

????巧儿见她疑惑,便找借口。

????她想了想,灵机一动,道:“还不是谢吟月,说韩大爷在奉州方家被人害了。现在弄出个孩子来,都怪方家。我骂她血口喷人……”

????清哑便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