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16章 巧言(二更求粉红)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谢吟月因江明辉起疑,所以发了那番话。

????说过了,便不欲再管他。

????就是她之前插手管江家的事,也是担心他们在和郭家争斗中太落下风,影响江竹斋生意事小,牵连谢家丢脸事大。至于说她心里对江家存有愧疚,那却是半点都没有的。她心里想:江明辉要是对堂妹没一点想法,又怎么会接了堂妹的绣球呢?又怎会跟她拜堂呢?更别提江大娘了,对郭家切齿痛恨,那是巴不得和郭家退亲,对谢家谄媚巴结之意也十分明显。正如她对郭清哑说的,这件事责任并不在谢家。

????因此两点,她说过这番话后,就站起身告辞。

????方初之言犹在耳边,她也不想多管堂妹婆家的事。

????谢吟风见江明辉听了堂姐的话神色悲伤,当即就有话要说。

????只是这番话若当着谢吟月的面说出来,恐怕精明如她会觉察端倪,犹豫片刻,便想等她走了再说。

????因见谢吟月告辞,便道:“天晚了,也不敢留姐姐,妹妹送你吧。”

????一面对锦屏使了个眼色,一面就亲自送谢吟月出去了。

????江明辉还在悲伤,竟像没看见一样,也不起身相送。

????谢吟月并不以为意,心里却轻视了他三分,觉得他作为男儿,和方初韩希夷等人相差太远了,很没担当——

????要么当初誓死不从;既选择了谢吟风,却又在这里悲感伤痛,左右为难,两个都难丢下,岂不可笑!

????这么想着,便很为堂妹不值。

????从此,她便不大愿意再管江家的事。

????等谢吟月走后,锦屏上前叫道:“姑爷!”

????江明辉惊醒,见谢吟月走了,怏怏道:“大小姐走了?”

????锦屏没好气道:“走了!”

????江明辉便站起身往后面去了。

????走进他和谢吟风卧室外间。想起一事,想要找纸笔来画。然四下一扫,只见雕花刻草、锦屏绣帷,满目古雅富贵。却令他陌生茫然,不知何处找自己的东西。

????锦屏跟进来,察言观色,问“姑爷要什么?”

????江明辉道:“要纸笔。”

????锦屏就去窗前的桌屉内翻出笔墨纸砚。

????江明辉看了更心烦,因他绘图用的不是这种笔墨。

????想要再说。又懒得再说,叹气摆手,转身掀起珠帘走进卧室。

????锦屏气得对他背影撅嘴。

????一时谢吟风回来,见此情形,问锦屏怎么回事。

????锦屏便说了,“也不知想干什么!”

????谢吟风却明白了,命她找绘图用的硬笔来,还有直尺等用具一并拿来。

????随即,她走进卧室,挨着江明辉坐下。轻声道:“你想绘图对不对?我让锦屏另换了笔。这么的也好。还是你说得对,咱们慢慢琢磨,什么人也不靠,总能做出个样子来。我虽然不会意匠,却会画画。我就帮你画,你一心一意编稿子。”

????说完,拉他起身,携手走到外间。

????江明辉没想到她会支持自己,十分意外。

????当下,他便坐下来制网格图。

????他不过是心血来潮想回味过去和清哑共同制图的时光。并不是及时要发奋,立马要做出什么成绩来。

????见他安静下来,谢吟风才起身出去。

????她原以为那流言能逼得郭家走投无路,谁知事态竟不朝她想的方向发展:郭家固然生气。却把江明辉说得一文不值,这光景是不可能把闺女送过来的了,江明辉上门勾引郭清哑只怕也不管用;这还不算,他们还反咬一口,说她和江明辉私通在先,把她也卷入漩涡去了。

????这么一来。这步棋便失去作用了。

????她只得另谋出路。

????不管怎样,都要先安抚江明辉。

????她亲自去厨房弄宵夜,却留锦屏在屋里伺候。

????锦屏帮着点亮了好几盏灯,都拿到近前,一面对江明辉道:“姑爷要发奋,我们巴不得。姑爷近几日病着,不知道外面传言多难听。是小姐不让我们在姑爷跟前露口风,我们才瞒着的。”

????江明辉听这话有文章,便疑惑地抬头看向她。

????锦屏气愤地说道:“是郭家。他们逢人就说:姑爷是靠着郭家闺女发财的,却过了河就拆桥,死不要脸……往后他家找女婿可要擦亮眼睛看仔细了,免得一次找个不要脸的,二次又找个更不要脸的。——他们就是在媒婆面前说的这话,还污蔑小姐早就和姑爷勾搭上了,才合计做下抛绣球的套儿,专门堵郭家的口。哦,最近好些媒婆上郭家提亲呢。郭家已经放话出来,一定要找个又有财势又能压过姑爷的女婿。小姐听了那些话,气得背着人偷偷哭。所以刚才姑爷说以后要自己琢磨竹丝画,小姐才格外高兴。”

????江明辉没有血色的脸迅速涨红。

????他眼前浮现郭守业、吴氏、蔡氏等人面孔,目光嘲笑地看着他;耳边响起郭大有咬牙切齿的诅咒“我等着看你不得好死!”还有清哑,静静地望着他,轻轻吐出两个字“退亲!”还有郭大全,似笑非笑地、漫不经心地望着他。

????他禁不住颤抖起来。

????清哑不会骂他,郭家其他人是完全可能痛骂他的。就像他家,他娘毫无道理地就骂清哑,若不是他亲耳听见,简直不敢相信。

????还有,他们要帮清哑寻亲了?

????虽然早知结果,听见这消息还是痛彻心扉。

????锦屏挪过灯盏,又站在他身后为他轻轻打扇,口里仍在数落不休:“……姑爷要能从此发奋了,也不枉我们小姐对姑爷一片心。我大胆说句话姑爷别不爱听:当初姑爷接了小姐的绣球,我本来没什么好说的——都是现成的规矩,砸中谁就是谁,有什么好说的!后来听姑爷说定了亲了,我就劝小姐算了,再重新扔一次,重选一个。以小姐的品貌家世,哪里找不到好的,何必选一个卖竹器的小掌柜。小姐说我不懂,姻缘的事怎么光能看财势呢。二老爷和二太太也不答应。小姐就说,既然老天爷安排江公子接了她的绣球,就是天意,她做妻也好,做妾也好,只要能跟公子在一起,就安心了。老爷拗不过小姐,才答应的。没想到后来惹出那么多事。谢家还被连累得丢了皇商差事。我老早就在谢家伺候小姐了,来来往往也见过许多大富之家,穷人也见过几个,就没见过像郭家这样的。那郭清哑再本事,我们小姐还比不上她一个村姑?小姐都肯屈就,愿意二女共事一夫,她凭什么不愿意?自己不愿意就算了,还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埋怨谢家夺了她女婿,真是不讲理。本来,以谢家的家世,还能怕了他们?不过是让着他们罢了。偏不知好歹,一次又一次使巧计害人……”

????正说得热闹,谢吟风端着一碗燕窝粥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