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07章 赠药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07章 赠药

????莫哥儿把目光转向女孩,打量她一会,才点点头。

????清哑便对细妹道:“把另一盒也拿来。”

????这么大一片伤痕,一盒肯定不够,起码要用两盒才能彻底令肌肤复原。清哑好人做到底,让细妹把另一盒也取来,等女孩家人找来时,好当面交给人家。这孩子看上去不像普通人家孩子,怕不会随便用外人东西,须得说明了,让他们先找大夫看过再用。

????细妹忙进庙去取了。

????清哑便将女孩往地上放,“玩去吧。”小女孩却不肯下去了,伸手环住她脖子,贴在她胸前,叫道:“娘,娘。”

????清哑只好继续抱着她,又微笑纠正道:“是姨。叫姨。”

????小女孩固执地重复“娘。”一面忽闪着乌黑的眼睛看她。

????清哑不跟她较劲了,转开话题,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娇声嫩嫩道:“梦儿。”

????清哑再问:“梦儿,谁带你来的?”

????梦儿道:“爹爹。”

????小手指向观音庙。

????清哑想,原来是跟她爹一块来的。这人也忒粗心了,女儿不见了这半天,都没发现吗?她就在庙门口,若是找出来,一眼就能看到。

????她又碰碰梦儿的胳膊伤处,问:“这伤怎么弄的?”

????梦儿小身子一抖,眼中现出惊惧神色,说道:“烫。”

????原来是烫的!

????清哑心疼地问:“疼吗?”

????梦儿道:“疼。”说着把脸埋在清哑胸口,很是濡慕和依恋。

????清哑实在想不通,为何这孩子这样亲近自己?忽见莫哥儿盯着梦儿,满眼不悦,心想儿子吃醋了,低头对梦儿道:“叫哥哥。”

????梦儿下意识地抱紧了清哑脖子,戒备地看着莫哥儿。

????侧殿院中,韩希夷一身天水蓝的广袖锦袍,从净室祈福出来,从容走向正殿外。在这清幽的乡间古庙内,飘然优雅、不染尘埃的他,仿佛真是一尊菩萨,从神座上走了下来!

????他来到正殿外,站在殿前台阶上寻找女儿和丫鬟,目光一扫,停在开满槐花的槐树下。他身子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地看了一会,忽然醒悟过来,急忙闪身退回庙中,心狂跳。

????这时,他才想起不见紫霞和紫云两丫鬟,忙又悄悄探头,在庙前搜索。扫了一圈,才发现紫霞在一个摊子前买平安符和福袋,紫云则不见人影。他不由暗怒:该死的,竟敢这样懈怠!

????他心乱如麻地看着槐树下抱着孩子的女子,好温馨的画面,任谁见了都会以为她们是母女。半响,他才收回目光,转身看着大殿正中神像下的供桌,上面摆着签筒。当年,他就是在这里抽了那支中上签。解签的和尚说,得失全在他一念之间。

????如今回头再想:好个一念之间!

????正痛苦,紫云从殿后匆匆赶来,见了他忙问道:“大爷出来了?我刚去找大爷呢。梦姐儿要爹爹。”一面说,一面朝庙门口看去。一看之下,诧异道:“咦,梦姐儿呢?”目光乱转,找梦姐儿。

????韩希夷道:“梦姐儿在那边。你去抱回来。我们马上就走了。”

????紫云道:“是,大爷。”

????便匆忙出去了。

????韩希夷看见紫云走到银杏树下,责怪地对紫霞说了句什么;紫霞惊慌地转头四顾,找梦姐儿;然后两人一齐向清哑那边走去,对清哑赔笑施礼,紫云伸手去抱梦姐儿,然梦姐儿抱着清哑脖子不松手。清哑低头哄劝梦姐儿,将她手从脖子上拉下来,递向紫云。梦姐儿扭着身子不愿,紫云硬抱了过去。细妹递给紫霞不知什么东西,对她说着什么,紫霞不断点头,然后屈膝向清哑拜谢。

????两女告辞,抱着梦姐儿往回走。

????梦姐儿扬手冲身后叫“娘,娘!”

????韩希夷如被雷轰,僵住了身子。

????他不仅惊诧韩非梦叫清哑“娘”,还惊诧梦姐儿开口说话了。梦姐儿再过几月就两周岁了,却一直没开口说话,且很怕生人。因她会哭会笑,不可能是哑巴,但韩希夷还是担心她会说话不利索。

????谢吟月就曾讥讽过,说梦姐儿秉承父母脾性。

????旁人不明这话深意,韩希夷却明了:这是暗指梦姐儿是清哑女儿。清哑小时候就是天哑,被明阳子治好后,依旧寡言少语。后来涉足商场,打交道的人多了,言语才丰富些。

????谁知,今日梦姐儿见了清哑,却开口了。

????韩希夷心中涌起惊涛骇浪。

????可是,他却不能过去!

????他双脚如同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转身往回走,立即就能动了。也不知怎么回的禅院,正坐在椅子上出神,紫霞紫云便抱着梦姐儿回来了。

????梦姐儿见了韩希夷,伸手叫“爹爹”,韩希夷眼眶一热,忙接过女儿抱在怀中,柔声问:“梦儿会说话了?”

????仿佛证明自己似的,梦姐儿又叫道:“爹爹。娘。”

????紫云喜悦道:“可不是呢,姑娘忽然就会说话了。把奴婢喜欢得跟什么似的。哦,刚才那夫人还送了咱们姑娘这个药,说是涂了不留疤呢。叫我们让大夫先看好,然后再给姑娘用。大爷要不要去道谢?”

????韩希夷问:“什么药?我看看。”

????紫霞忙递上白玉生肌膏,又道:“再好还能比姑娘用的珍珠养颜霜强?况且姑娘也不能随便用这些来历不明的东西。奴婢本要推辞的,又想着人家一片好意,若说咱们的药比她的强,未免让她脸上下不来,我便接了。可不敢随便给姑娘用。”

????韩希夷让梦姐儿靠在怀里,接过瓷瓶旋开盖,瞧一瞧,又凑近鼻子闻味道,并不认得。清哑既说涂了不留疤,想必是宫里赐下来的好药,市面上没的卖,所以他才没见过。

????他暗暗吃惊:难道清哑知道梦姐儿被烫了,今日来此不是巧合,而是打听他带梦姐儿过来祈福,特意送药来了?

????梦姐儿见他看药,忙捋袖子让爹看自己的伤处,又说:“娘。不疼。”她想说这是娘给的,已经抹了,不疼了;她还想让爹带自己去找娘,因此手指着外面,想出去,想去观音庙门口。

????紫霞慌道:“哎呀,这人太不知规矩,怎么随便就给姑娘抹上了!”

????********

????有人被盗币了。敬告大家一声,每次少充值,看完再充。那些人利用网络知识行窃,咱们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