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09章 为爱叛变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09章 为爱叛变

????方初冷笑道:“有关无关,可由不得你说!”

????虞南梦道:“大爷说我受夏大人指使,有什么证据?”

????方初道:“虞姑娘,你忘了自己出身了?当年虞家获罪,是夏流星买了你,并将你安置在周记做事,从此你便一心在他身上了。 夏家被抄家后,我买了周记,你顺利进入方家。卫昭找上你,就因为知道你的底细。否则无缘无故的,你怎会背叛方家,替他卖命?”

????虞南梦道:“这只是你推测,其实我和卫昭合作,另有目的。”

????方初道:“猜想也罢,事实也罢,我若将你的底细在公堂上说出来,只怕夏流星难逃律法惩治。上次适哥儿被掳,夏流星正好在霞照为官,他同郭家有仇,又与你有这段渊源,而你将我们的图纸偷给了卫昭,卫昭却与废太子勾*结,指使陈老爷绑架适哥儿,试问,他能脱得了干系吗?后来案子告破,陈家和周巡抚获罪,卫家再次被抄,夏流星却因此升官了。姑娘想,若我把姑娘送去官府,翻出旧案,他这个新任景泰知府会不会再次被流放呢?这次只怕不单单是流放,恐怕要砍头了!”

????虞南梦叫道:“不是他指使的!真不是他指使的!”

????方初道:“既不是他指使的,你这么慌张做什么?”

????虞南梦嘴唇颤抖,死死盯着他,说不出话来。

????她终于发现,自己堕入这个男人的算计之中了!

????他的心机和谋算,她拍马难及!

????她以为他信任自己、欣赏自己,殊不知他早命圆儿在暗中监视自己;她以为前几日斗篷事件使他和郭织女生了嫌隙,他对自己动了心,却不知这是他有意迷惑自己;他故意去五桥村,暗中却张开了网等着捉她;现在他又毫不留情地利用夏流星威逼她就范!

????她又看向郭清哑,依然安静无言。

????虞南梦痛恨清哑的安静,叫人无所适从。譬如斗篷一事,你以为她不在意、没上心,偏偏她看你的目光了然,仿佛很清楚你的心思。你以为引起她注意,可以扰乱她心绪,可是她又不怒不动,只静静地看着你。到头来,你发现自己就像戏台上的戏子,上蹿下跳地表演,却未能博得她一笑或一怒,因为她觉得你演得很无趣。

????虞南梦看清哑的目光痛恨、不甘,清哑却不想问她任何话,因为清哑明白:和这种人讲理,那是鸡同鸭讲。虞南梦为了爱情疯魔,就像当初的卫晗一样。与其浪费口舌,不如交给方初处置。方初没有让清哑失望,一出手就掐住虞南梦的死穴——夏流星!

????这件事真的与夏流星无关吗?

????只是虞南梦自己的主意?

????清哑不肯相信。

????她对方初道:“别说了,送官!”

????官府查到谁就是谁!

????虞南梦脱口大叫:“不!”

????她怎么忘了,郭织女虽然寡言少语,然关键时候发一言就能将人置于绝地;倒是方初,看似厉害,却思虑谨慎,虽然对她提出条件,有条件就可以商谈,能商谈就表示她还有退路。

????方初逼视着她道:“你不想见官,不想连累夏流星?”

????虞南梦道:“不是他指使我!”

????方初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虞南梦道:“你要怎样才肯信?”

????方初道:“不管是不是夏流星指使你,你如此背叛我们,我们岂能不警惕?就凭你和他的渊源,还有他和郭家的仇怨,我们无法不怀疑。公堂上若将他攀扯出来,都是拜你所赐!”

????虞南梦彻底崩溃,扑通一声跪下,泪流满面道:“虞南梦任凭大爷和织女处置。”说完伏地不起,肩背不住颤抖。

????方初道:“看来姑娘是个明白人,很好!只是我还有一言警告姑娘:别想背着我们玩什么手段!若惹恼了我,后果你清楚!”

????虞南梦直起身子,惨然道:“我既认了,就不会反悔。”

????方初道:“如此我就放心了。”长身而起,对圆儿道:“剩下的事你来处置。”又对清哑示意,“走吧。”清哑站起身,他牵起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并肩而去。并未打算亲自审问虞南梦,显然丝毫未将她放在心上。虞南梦甚至听见方初低声问清哑:“累了吧?回去睡一会。”

????虞南梦自嘲——自己真是可笑,居然认为他们夫妻有了嫌隙,居然以为方初对自己动了心!

????忽听圆儿道:“虞姑娘,起来吧。咱们来商量个主意。”

????虞南梦愕然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感觉好荒谬。

????商量?

????不是审问吗?

????圆儿好像没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何不妥,在她面前站住,叹道:“念旧情是好事。不念旧情的人,也太没人性了。夏大人对你有恩,你为了他报复大奶奶,也算个理由;可要是报复不成,反而连累他丢了官和性命,那就不是报恩了,比亲手杀了他还狠。你说是不是?”

????虞南梦没了荒谬的感觉,也醒悟方初为何放心地离开。这个圆管事,平日只觉他小意圆滑,其实很有能耐和心机。听听他这一篇话:句句为她好,却句句掐住她的七寸。就是方初亲自审问她,也不能比他说的更好,反而会因为威逼导致她产生逆反心理。

????虞南梦讥讽道:“你倒是很为你主子尽心。”

????圆儿正色道:“那是当然。大爷待我跟亲兄弟一样,我当大爷是亲人,自然尽心。前日你还说呢,我们都是大爷带出来的人,不能给他丢脸。你都忘了?虽然夏家对你有恩在先,可是方家也没亏待你吧?大奶奶更把你当姐妹一般。”

????虞南梦心想,那能和公子比吗?

????圆儿似看出她的心思,诚恳道:“我知道,在你心里,把夏大人看得比旁人都重。所以我才跟你商量:要真是夏大人指使你报复织女,你就别说了,我也费事问,直接送你去官府;要不是他指使的,你为何还要隐瞒?难道你想看着夏大人被你连累丢官丢命?你这不是报恩,恩将仇报还差不多!”

????虞南梦忍无可忍地看着他——这两种结果有差吗?

????********

????咳咳,稍后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