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人家

第1212章 昔日为情?为利?

乡村原野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12章 昔日为情?为利?

????虞南梦木木地转向夏流星。 从进来后,这是她第一次正视他。不,这是他们分别十几年后,她第一次正视他。以前夏流星在霞照任县令时,她曾寻机会偷偷地见他,但都是远远地看着,不在近前。现在面对面看他,那俊雅的容颜、寒星般的眼眸,令她窒息、恍惚。

????夏流星在清哑叫“虞姑娘”时,便认出虞南梦了。和虞南梦紧张到木然不同,他微微一愣,随即看向清哑。清哑也正专注地凝视着他,黑眸幽静,他心一动;同时,他感受到另一道强烈注视,那是方初,也正凝视着他。他没理会方初,却只盯着清哑。

????清哑这样看他很不寻常。

????她的眼睛极能传达心意。

????她的眼睛也能看透人心。

????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不会自大到认为清哑当着方初的面对他含情脉脉地凝视。他觉得,清哑在探视他的内心,且是为了虞南梦。郭家主宅那边正宾客云集时,清哑带着虞南梦来到工坊,绝非偶然。

????正思忖间,就听诸葛鸿笑道:“郭织女真深明大义呀!”

????欧阳青峰也拜谢道:“织女如此高义,晚辈感激不尽!”

????夏流星便对清哑微笑道:“织女襟怀宽广。巧的很,虞姑娘正是下官故人呢。”又转向虞南梦道:“虞姑娘,别来无恙!”

????虞南梦一惊,慌乱地蹲了蹲身子,道:“见过公子。”她称他“公子”,而不是“大人”,因为她以前就是这样称呼他的。

????清哑追问:“你认得她?”一面看着夏流星。

????诸葛鸿和欧阳青峰也诧异地看着夏流星。

????夏流星点头道:“虞姑娘原在周记做事。周记……原是夏家的产业,下官和家父获罪,此罪行之一也。”

????方初和清哑并不意外,诸葛鸿恍然之下干笑两声,不知怎么说了。

????夏流星道:“让伯爷和大人见笑了。下官经历繁华富贵到落魄,如过眼云烟。幸得上天和皇上垂怜,才使下官觉醒,得以重头再来。”又向方初和清哑轻笑道:“好在周记被方伯爷买了。这也是虞姑娘的运气。跟着郭织女,她也能尽展其才,且免了飘零之苦。”

????清哑觉得他语气有些微惆怅,还有繁华褪尽的从容和淡然,让她感到陌生和意外。不由紧紧盯着他,恰和他两点星眸相撞,一下子沉入他眼底,窥见他的心理历程:失母、失父、抄家、流放、再起……仿佛弹指一挥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清哑猛然闭眼,才收回心神。

????夏流星双眸突亮,烨烨生辉。

????二人对视不过一瞬间工夫,方初将清哑神情看在眼里,心一凝,本能觉得:这样的夏流星很具威胁性!他微微侧身挡住清哑,对夏流星笑道:“周记那么多人,夏大人竟能记得虞姑娘?”

????夏流星解释道:“虞姑娘是周记的意匠,下官曾亲自教她书画。”

????虞南梦激动得身子轻颤,短暂的喜悦过后,旋即陷入恐慌:他如此毫不避讳,当众说出此事,虽彰显了他的坦荡无畏,但若她有任何危害方家的行为,他却是断然脱不开嫌疑的了。

????果然方初诧异道:“没想到大人和虞姑娘竟有这渊源!”

????他从以前周记一女工那追查到,虞南梦倾慕夏流星,却不知道她和夏流星还有这层关系,难怪背叛方家,而夏流星竟坦然说了出来。

????夏流星道:“惭愧!这都是下官从前贪心作祟,想借周记谋利,才全力培养她。谁知到头来……”说着转向虞南梦,正色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虞姑娘一样好运气,在主家获罪后,再遇见良善主子,免受辗转变卖和奴役之苦。虞姑娘可要擅自珍重,万不可辜负了伯爷和织女的厚待。否则,再落得凄苦境地,可怨不得老天不公,也白辜负了本官当年对你的一番教导!”最后一句,分明带着警告之意。

????虞南梦听见“贪心作祟,想借周记谋利,才全力培养她”这句话,遍体森寒,如坠冰窟,刚才的喜悦消逝无影踪。

????原来,当年他教她竟只是为了谋利,只因为贪心!

????他对她就没有半点儿情义?

????怪道久别重逢,他一心只关注郭织女,看见她不过略感意外。

????呵呵……她真是痴傻!

????正在心中惨笑,忽听他叫“虞姑娘”,抬眼一看,立即被魂牵梦绕的星眸吸住。星眸中射出清冷光芒,似询问,又以言语警告。

????她悚然而惊,后退一步,郑重跪下道:“民女谢大人提点!虞南梦定不辜负方伯爷和织女厚爱,全心以报伯爷和织女恩情。绝不会给公子丢脸,不辜负公子当年教导!”

????夏流星看向方初和清哑,微微一笑,似乎问“这样可满意了?”

????清哑看着眼前情形,一时无言以对,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方初目光一闪,对清哑道:“今日来客众多,你且去陪客,这边有我陪着。既然夏大人开口,留下虞姑娘和紫竹帮欧阳公子。”

????清哑直觉夏流星和虞南梦没有勾结,然他以前暗害过她,加上虞南梦出卖方家被捉个现行,这样轻易相信他似乎太不谨慎。

????她深深地看着他——夏流星坦然迎着她的目光,并不闪避——告辞道:“请二位大人见谅。失陪了。”

????诸葛鸿忙道:“织女请便!”

????夏流星则对清哑抱拳躬身。

????清哑看了他一会,才收回目光,又看了虞南梦一眼,再和方初交换了个他们夫妻才能懂的眼神,才带着众人转身出去了。他曾经想过无数次,为何清哑当年不肯接受他。流放途中他想过,在流放地生死一线时想过,获赦免回来也想过,中进士后还在想,今天,他尤其想的多,因为郭俭娶的是官家女,郭勤也和官家女儿定亲了,可见郭家并不排斥和官宦人家结亲。

????他敢肯定,当年他向郭家求亲时,郭清哑尚未爱上方初,也没有爱上韩希夷,那时候她心里没有任何人!

????为什么不肯接受他?

????若只是不愿做妾,他还可以为她努力争取一把,然他知道,不是名分问题。可是,最后她却接受了曾经厌恶的方初。

????********

????最后一更!(*^__^*)